10月20日(一)

随着国学回归,民本成为官方炒作的热词。有“海外人民论坛”之称的多维网的评论员文章把民本等同于民生,然后再以民生否定民主。该文援引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拼经济”的话语,论证民生才是最重要的,并称,把民生与民主放在天平两端,民主应该靠后。

这种以民生否定民主的观点极其荒谬!

首先,克林顿是民主国家的总统,他的拼经济与民主没有半点矛盾,如果敢以民生为由危害民主,他这个总统就当不上,侥幸当上了,一旦干出侵犯民权的蠢事,也会被赶下台。民主国家的经济是受民主法治保障和规范的经济,与专制独裁国家的垄断经济根本不是一回事。以一位民主国家总统的“拼经济”,论证非民主国家应该经济压倒民主,驴头不对马嘴。

其次,民主与民生本是民之一体的两个不同侧面,犹如人的肉体与心智。谁能说中国人只应有肉体,不应有心智?民生指的是人的生计,物质需求;民主指的是人的权利、自由和尊严。人如果只有物质需求,就等同于动物,与猪没多少分别,只有同时具有权利,得到作为人所应有的自由和尊严,才称得上是人。把民生与民主区分开来,强调民生,否定民主,相当于断定中国人是猪,或者只应是任人驱使的低等人。

民本根本就不等于民生。我们古人说的民本,就不限于民生。我们古人民本观的意思指的是:人民是国家的根本:

《尚书》说:“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春秋左传》说:“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社史正辞,信也”,“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硕肥腯(音tu,肥的意思)‘,谓民力之普存也“,”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与焉“,”礼以安国家利民人为大“,”天之爱民甚矣。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以从其淫,而弃天地之性?必不然矣“,”臣闻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

《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

以上这些,可谓中国古代民本观念的主要内容,它们无一有只要把人民喂饱就完事的意思。

我们祖先所说的民本,特别是《尚书》中的民本,不包含君主恩赐的含义,是国家决策以民之是非为国是国非,以民之意愿为国之意志,民独立于天地之间,民与天之间不存在君主或领袖作为中介,与今天世界的民主观念完全重合。这些中国远古的思想,不是否定,倒是恰恰证明了民主是普世价值观。《春秋左传》中的民本,基本上继承了这种来自远古的思想传统。相对而言,《孟子》里的民本,已经有民本沦为官本工具的雏形。今天官家秀出来的民本,是官本取代民本定型之后的产物,只包含民生,不含民权,则无论于世界,还是于我们自己的祖先,都是阉割版的,是既欺师,又灭祖。这种民本只是“缘饰”,是官本的装饰品,官本才是内核。

今天应然层面的民本,不仅仅包括人民衣食住行无所忧虑的内容,而且必须包括人民想要什么就能得偿所愿这层含义──只要目的和方法都正当。这才应该是正版的中国梦:国家保障和帮助每个人中国人实现其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官家统一制定一个最有利于党永远实现执政梦想的梦想,然后强制要求人民个个做的梦都坚决与党的这个梦保持一致,胆敢不一致就关进大牢。

今天的民本,不仅仅包括民生,必然包含民权,而且民权是民本的DNA.这种普世民本观的核心要义就是,人民自由幸福的生活必须靠人民自身去努力争取,而不是靠党或国家施舍。国家在人民获得自由幸福生活过程中起的作用,仅限于三点:提供公平正义的竞争秩序;提供个人无法提供的公共服务;提供公共安全。至于党,则只是个人民意愿的传声筒,一个人民在争取自由幸福生活过程中觉得有用则用,无用则弃,有害则废的工具。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