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徐州市下着雨。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去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电脑里显示,限制会见。

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到徐州市看守所为余文生存了1000元钱,存钱处说余文生在徐州市看守所。

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到达徐州市公安局,找办案人员,徐州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没有接待。让到边上的信访室。信访工作人员以余文生解聘辩护律师声明不承认辩护律师资格。2位辩护律师告诉他们有法律规定,辩护律师应该可以去会见余文生核实此声明。他们说不看法律规定。余文生之前录有视频,他不会解聘律师,除非遭到酷刑。请问,余文生是否遭到酷刑?为什么不让辩护律师去会见核实?

许艳下午又去了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监察委、徐州市人大,想递交材料申请监督余文生案件是否合法?监督办案机关是否依法办案?监督公职人员是否对余文生酷刑?可是几个部门不但难找,还有互相推诿的情形,而且材料也都没有交到部门负责人手中。亲身体会到维权路是异常的艰难,看不到希望。

不管生活多么艰难,我也绝不放弃为你努力,祈祷你平安,祈祷上帝眷顾余文生 ,让他早日回家。

余文生 律师妻子许艳
2018.5.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