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2018年5月15日

秘密潜入

从印度河源往噶尔撤退的道路旁边,紧擦着就是大片大片的未勘探地带,也是此番进藏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果子就在眼前而不能探手去摘,教人心痒难耐。探险队经费已近枯竭,在噶尔期间,他多次努力和藏官交涉,想要获得官方许可进入无人区,毫无结果。到了11月份,仍在努力交涉的赫定从报纸得到的一条消息,英、俄两国在1907年签署了一份条约,其中一条如下:

“英俄两国相互约束,未获事先同意,三年内禁绝一切入藏科考探险,两国将共同敦促中国政府采取同样立场。”

这下,对头又多出了一个俄国!赫定大为光火,这更加激起了他的倔强本性。他要和这些大国政府一较高下。

经费已经见底,随员还剩下5人,牲口寥寥无几,谈何容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这时一位他的坚定支持者出现了:来自列城的商人拉祖尔。

赫定四处散布谣言,说自己返回拉达克后,将取道和田,从和田一路去北京,那正是他护照上的路线。甚至写信给路透社驻印特派记者,把这谣言添油加醋告诉他。

另一边,他与拉祖尔二人密谋。拉祖尔帮他从拉达克秘密招募了11名新队员,采购了粮食、皮毛、衣物、帐篷等重装备,另借给他5000银卢比添置经费。

新队伍在拉达克重新结集,8名穆斯林、3名喇嘛教徒、21匹马和19头骡子。旧队员只剩下小黄、一匹白骡子和一匹白马。5名随员挥泪解散,他们都不愿离开,赫定也舍不得他们,不仅仅是因为一同出生入死的情感,这5人经历了一年多的艰难历练,已经成长为非常可靠的队员。但此行的计划是化妆进藏,一旦遇上人烟,就要乔装改扮。为了尽量降低被认出的风险,唯一能做的就是付给他们高额奖金打发他们回家。

新队伍中10个拉达克人,1个叫拉伯森的西藏人。领队是阿卜杜克里木。12月4日,队伍在凛冽寒风中启程,无人知道此行的目的,大家都以为要去和田。因此克里木只备了仅够牲口吃一个月的青稞,虽然赫定给他的命令是两个半月。这并不能完全怪克里木。

这一次将比上一次更加艰难,上次进藏是在8月,这次却是在12月。这意味要在无人的羌塘熬过隆冬,那里能将水银温度计都冻结,还有无休无止的高原劲风。

队伍一出门就遇上一条飘着浮冰的河流,大群的脚夫们在河岸两侧,赤身裸体帮助来往的商旅搬运行李,他们把行李举在头上,泅水渡河。这艰难的营生令人情不自禁悲从心起。和以往那一次次生气勃勃的出发场景完全不通,赫定心情凝重,前路将是一场死亡之旅!

12月6日,队伍又添一名新队员,约萨克河谷的塔布吉斯是位神枪手,于是便把这位探险队请来打几天零工的羊倌留在队中。

一队来自东突厥斯坦的商队和探险队相遇,一名商队伙计捧了一捧桃干来到赫定面前。

“图拉,您不记得我了吗?”

他仔细辨别后悲喜交集,那是1902年遣散的老队员穆拉。穆拉请求赫定带他一起走,他愿意继续追随至海角天涯。但是探险队已经满员了,这次是秘密潜入,队伍规模越小越好。

自1902年分别后,穆拉一直随商队奔波劳苦,至今还未回过家,他挥泪回到商队,继续当伙计去了。

这条经由帕米尔高原,翻越喀喇昆仑山,从东突厥斯坦通往印度的商道,由杨赫斯本发现,堪称世界上最艰难的旅途。一路上到处是倒毙牲口的余骸和因为牲口死后不得不被抛弃的货物。

有一天他清点粮秣时,发现青稞只够牲口十天的份,于是把年长的领队克里木叫来问,克里木委屈得憋着老泪说不久就能到去和田途中的塞图拉买到青稞了,他不明白赫定为何会失态。

再次犯了首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时的错误,出发前没有亲自检查整备情况!当晚彻夜难眠,在零下35度的严寒中不断研究地图。如今已不可能再退回拉达克去重新整备队伍,那样一定会引起英印当局的警惕,行踪就此败露,为今之计唯有向前,研究一条水草丰沛的线路穿过茫茫羌塘。

必须趁早向东拐入藏区,向北多走冤枉路越多,未来的损失就越惨重。12月20日,队伍碰上一个向东延伸到谷地,大伙忍不住走进去寻找东进的路线,但谷地越走越窄,经过一整天的挣扎,他们来到了谷地尽头,一条仅能容一只小猫爬进去裂缝。只好原路返回到商道上,接续沿着布满冰冻牲口尸体的道路向北。

平安夜这天,赫定骑马在前开路,他把队伍带离通往和田的商道,手下们一头雾水,显然,前途并非他们一直憧憬的葡萄干和羊肉汤,而是西藏苦寒的雪原。当晚两位羊倌赶着被冻得半死的12只幸存绵羊姗姗来迟,其余的羊都冻死了。没有找到合适的宿营地,只好把营地扎在一片高地,这里找不到燃料,只能烧几根根子勉力支撑。手下的穆斯林们不再高唱往日活泼欢快的曲调,唱起了献给安拉真主的悲歌。他对这深沉、严肃的曲调非常熟悉,悲歌响起时,意味着穆斯林已经意识到自己深陷绝境。

队伍沿着一条羚羊小径一路向东,但并没有找到水草。青稞只剩下两袋,接下来牲口将和人分食。老克里木每晚都在祷告,请安拉惩罚他一人之过,宽宥其他所有人。克里木也许是对的,目标定得太高了!但事到如今除了向前还有别的选择么?

就算赤着脚向游牧民乞讨,也绝不后退!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