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黄谷阳为何杀人自杀?

Share on Google+

读到黄谷阳杀人自杀的消息,我在悲哀与震惊之余,想起前年《北京之春》编辑部收到的一封读者来信,这封来信登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号上。内容如下:

惊闻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传出血案。一个来自上海的医生陈健开枪打死美国教授,然后自杀。这使人联想到几年前爱荷华大学的卢刚事件。记得你们当时对卢刚事件有详细报道,不知能否对陈健事件也报道报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两次事件都是大陆人。要说中国人在这里受了美国人的窝囊气,忍无可忍,为什么台湾人、香港人没见这种事?再说,我们大陆人在国内受的窝囊气还少了吗?大陆的官场、商场、学界,其他界,哪里不是充满倾轧,勾心斗角。几天前刚从网上读到一个消息,一个名叫郭正品的医学博士被无理解聘(后来被美国一家单位吸收),这种事在大陆司空见惯,多如牛毛。郭正品单位的人还怪郭正品不会处理人事关系。为什么同样的人,在大陆更恶劣的人际关系中不见爆发流血事件,到美国后反而发生了呢?

我们都是从大陆那种不正常的环境中长大的,长期压抑,会不会造成心理问题,是不是该进行心理治疗?

遗憾的是,这封读者来信发表后,编辑部并没有收到相关的文章稿件,我们也没有对此事进行追踪调查。现在又发生了黄谷阳事件。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读到对此事的来龙去脉的调查和分析。有人推测是情杀,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刘永川谈到象黄谷阳这样经历背景的学者在中美两边不讨好的窘境,给人启发,但毕竟还不是对黄谷阳事件的个案分析。听人说黄谷阳留有遗书,在警察那里,连他的妻子都没见到。另外,黄谷阳的妻子和接近的朋友也很少向外界讲述有关情况。

人死不可复生。在此,我谨向两位死者的家人表示慰问。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度发生,我以为我们应该思考前引读者来信提出的问题,这中间是不是有某种并非个别的心理问题?我特别希望有关的专家学者能贡献意见。我读过那篇写卢刚事件的长文“枪声为他说明了一切”,对作者的认真调查研究印象很深,但对其结论仍有若干保留。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关注这一问题。

2002年3月15日

大纪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7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