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六四二十九周年拉开序幕,天安门母亲发公开信

Share on Google+

据香港明报星期五报道,六四事件29周年将至,“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发表公开信,称“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那场大屠杀中,我们失去了儿女、亲人,29年来,我们每个家庭饱受着痛苦的煎熬。如今,父母亲们大多已进入了耄耋之年,年老体弱、令人堪忧。迄今为止,我们群体中已经有51位难属永远离开了我们”。公开信还表示,收到并感谢美国的“人道中国”组织及英国的“六四基金会”的捐款人民币6.4万元。

尤维洁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说:今年的六四还是同往年一样,没有任何新的动向。六四那一天,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同以往一样展开活动。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同我们没有任何接触。我们当然期待能够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谈谈,至少给我们难属以一个交代。但是,政府似乎认为八九六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我们唯一的接触方就是警察。其实,政府不应该以沉默来对待我们,因为毕竟当年政府动用军队在首都北京打死了这么多人,到今天依然保持沉默!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

香港支联会10多名成员,周日(20日)到西贡清水湾郊野公园放民主风筝活动,他们将写有“悼六四、抗威权”、“结束一党专政”等标语的风筝放上天空,悼念六四事件的死难者。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18日报道:六四前“结束一党专政”风波在香港发酵

在“六四”二十九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中国港澳办前主任王光亚、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等北京官员与香港亲共人士,接连就香港人在“六四”烛光集会中经常高呼的“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放话,指有关行为违反国家《宪法》,有这种立场的人士不应该参选立法会等。日前有民主派人士到中联办挂横幅抗议,也有立法会议员就此向港府官员提出质询,批评当局在六四前制造寒蝉效应,为未来选举进行政治筛选。

据法新社等媒体报道,之前差点被香港政府DQ(取消参选资格)的立法会议员区诺轩的选战协调人叶锦龙,近日制作了两条横幅挂在中联办对面的街道上,上面分别写着“废止一党专政”、“实行民主政治”两句标语。标语右下方写着出处-《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叶锦龙向法新社表示,区诺轩和他希望通过横幅提醒中联办官员,只有走“结束一党专政”这样的道路才能让中国繁荣富强,这是毛泽东倡导过的,两个横幅也是对香港亲北京人士和大陆官员指喊“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会影响参选立法会资格的说法作出回应。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星期三在立法会提出质询,要求港府澄清高呼“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是否违宪和违法,以及叫此口号的人可否参加立法会选举。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聂德权在一番长篇大论中,未有正面回应问题,只是称《基本法》下市民有言论自由,连“结束一党专政”几个字也回避。

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大家听到这样的答案哭笑不得之余是愤怒和遗憾。他整个主体答案只字不敢提“结束一党专政”这句话。究竟叫“结束一党专政”这句口号有无违法违宪,有什么政治后果,究竟有无违法违宪,有或者无。请勿鹌鹑(胆小怕事)。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聂德权:香港特区是中国一部分,所以从政人士要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同时要尊重宪法和尊重内地制度,这是符合政治逻辑也是常理。至于我说这样说那样说是否违法的问题,在香港我们基本上依照法例行事。

多位民主派议员质疑港府按北京的旨意,在六四前制造寒蝉效应,对未来的从政人士进行政治筛选。

公民党议员郭家麒:过去多年有超过几百万香港人参加过“六四”集会,最高一年18万,即有几百万人在香港讲过“结束一党专政”。是否从现在开始你用人脸辨识方法记录所有香港人,在即将到来的“六四”都要记录每一个人有无讲过“结束一党专政”以存档予政制事务局或选举事务处将来之用?

聂德权强调,一旦从政者加入议会,属于政治体制一部分,体制内人士不应该反对国家制度,即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18日报道:“六四酒案”疑太敏感官方采不审不判

2016年四川成都4人因推制一款名为“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精饮品而被拘捕。被称为“六四酒案”中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及陈兵被关押至今仍未作出审判。今年6.4前夕,六四酒案审理期限今天到期,但家属称法院可能不审不判。

据香港东网今天报道,四川成都“六四酒案”4名被告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及陈兵,从2016年被关押至今仍未作出审判。被告家属指案件于今年3月被起诉至成都中级法院后仍不审不判,案件的审理期限于周五(18日)到期,法院之应该在周五作出判决,但至今仍未开庭。

报道说,律师及家属曾多次致电到法院希望了解情况,但一直无人接听,到后来更响了两声就将电话挂断。目前辩护人仍未收到延期审理的通知。

案发于2016年,符海陆在当年六四周年前夕,自制一款名为“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精饮品,谐音与“铭记八九六四”相似,并存放在其在成都刚开业的茶馆内。符其后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张隽勇、罗富誉、陈兵也先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19日报道:天安门母亲:已有51位遇难者家属离世 我们仍在艰难地走着

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

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资料图/天安门母亲网)

中国“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日即将到来,由遇难者亲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表公开信,告诉世人过去29年来已有51位六四遇难者家人离世,并说“我们在维护做人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艰难地走着”。

据香港明报星期五报道,六四事件29周年将至,“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发表公开信,称“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那场大屠杀中,我们失去了儿女、亲人,29年来,我们每个家庭饱受着痛苦的煎熬。如今,父母亲们大多已进入了耄耋之年,年老体弱、令人堪忧。迄今为止,我们群体中已经有51位难属永远离开了我们”。公开信还表示,收到并感谢美国的“人道中国”组织及英国的“六四基金会”的捐款人民币6.4万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20日报道:天安门母亲:29年来政府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

中国“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日即将到来,由遇难者亲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公开信向支持六四难属的美国以及英国的人道组织表示感谢,并且强调群体成员绝大多数已年老体衰,已有51位难属含恨辞世。

“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这样表示发表公开信的目的是为了向长期支持他们的人道组织美国的“人道中国”与英国的“六四基金会”表示感谢。

法广:今年的六四有没有什么的新的消息?二十九年来与中国政府是否有过接触?

尤维洁:今年的六四还是同往年一样,没有任何新的动向。六四那一天,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同以往一样展开活动。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同我们没有任何接触。我们当然期待能够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谈谈,至少给我们难属以一个交代。但是,政府似乎认为八九六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我们唯一的接触方就是警察。其实,政府不应该以沉默来对待我们,因为毕竟当年政府动用军队在首都北京打死了这么多人,到今天依然保持沉默!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5月20日报道:民主风筝悼“六四”对抗威权要“同心”

支联会举行民主风筝活动

2018年5月20日,支联会举行民主风筝活动,悼念六四事件29周年。(刘少风摄)

还有大约一个星期就到“六四”29周年,香港支联会举行民主风筝活动,悼念六四及对抗中共威权。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表示,今年“六四烛光晚会”将会特别关注维权人士,呼吁大陆当局尽快释放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刘少风报道)

支联会10多名成员,周日(20日)到西贡清水湾郊野公园放民主风筝活动,他们将写有“悼六四、抗威权”、“结束一党专政”等标语的风筝放上天空,悼念六四事件的死难者。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表示,放风筝行动是模仿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以放风筝来干扰军方监视他们的直升机。

蔡耀昌说:民主风筝的行动是源于1989年的北京学生,他们在戒严期间透过放风筝去阻挠解放军的骚扰及监视,其实也是一种以一个无权者的力量去对抗威权的一个表达,我们承继北京学生的精神,亦都希望传递一个讯息,我们会继续抗争(抗威权)。

他表示,除了悼念“六四”,今年“六四烛光晚会”的其中一个重点是“抗威权”,支联会将在晚会上表达对维权人士的关注,促请大陆当局尽快释放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以及709案的维权律师。

蔡耀昌说:现在中共的威权是笼罩着整个中国,我们(支联会)特别关注他们(中共)对维权运动及个别维权人士的持续打压,特别现在,其中一个需要关注的当然是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女士。另一方面,亦有很多维权人士在过去一段时间被捉拿,甚至至今仍未判刑,其中一位就是709案件的维权律师王全璋。

支联会秘书长李卓人表示,在中共的威权下,香港人不能够独善其身,呼叫“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就不能参选的说法,是制造寒蝉效应。

李卓人说:(中共的)威权已经来到香港,包括有很多DQ(取消议员资格)事件、政治检控,所以现在香港人本身的处境,我们看到是在威权的威吓之下,是我们要继续捍卫我们的自由,所以我们(支联会)今年“悼六四、抗威权”,希望把香港的处境与中国镇压、维权的处境扣连在一起,因为是同一个政权、同一个一党专政正在打压两地人民的权利和自由。

今年各大专学生会继续不派代表出席“六四烛光晚会”,李卓人指,明白大专生不出席是希望表达不同的政治立场,但需要认清共同目标。

李卓人说:我明白学生会本来说不出席“六四烛光晚会”,是想透过切割去表达他们的身份,但我希望呼吁大家要切割的,是一个镇压人民、人权的一个政权,如果大家觉得切割,与中共的镇压切割是重要过一切的话,希望大家都来“六四烛光晚会”,因为我们(支联会)是在切割政权的镇压,这个政权的镇压亦都已经来到香港。

他表示,对烛光晚会的参加人数有信心,他呼吁更多香港市民,包括大专生及其他年轻人参与。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20日报道:天安门母亲:29年来政府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我们将一如既往

中国“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日即将到来,由遇难者亲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日前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后,“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女士5月20日(星期日)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的六四还是同往年一样,没有任何新的动向。她说,六四那一天,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展开活动。她表示,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同我们没有任何接触。我们当然期待能够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谈谈,至少给我们难属一个交代。但是,政府似乎认为,“八九六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我们唯一的接触方就是警察。其实,政府不应该以沉默来对待我们,因为毕竟当年政府动用军队在首都北京打死了这么多人,到今天依然保持沉默!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

▲大纪元新闻网5月20日报道:“六四”29周年多伦多将烛光悼念

“大纪元2018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一年一度纪念“六四”活动来临,6月2日(星期六),民主中国阵线将在多伦多大学校园内的“六四”纪念碑前,举办烛光纪念活动,包括向当年的死难者献花。

5月19日,在“六四”纪念碑前召开的新闻会上,手持“‘六四’英魂不死八九薪火相传”的人中,有1989年“六四”事件的亲历者,也有他们的后代、还在读高中的年轻人,代表着“薪火相传”的含义。

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表示,29年来,纪念“六四”活动从未间断,“特别是在多伦多,一直做到了薪火相传”。

在轮流对媒体讲话时,“六四”事件亲历者杨先生只是简单、重复地说这6个字“‘六四’永远不忘!”

“中国人争自由,反专制的决心和勇气永远不会消退。”前中国律师赖建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有责任把‘六四’精神继承下去,这是我们长期坚持不懈地参与纪念”六四“活动的根本原因。”

29年了,海内外的中国人一直在呼吁平反“六四”。赖建平的表示,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决心不会改变,“我们的目标一定会实现”。

6月2日傍晚,在位于多伦多大学校园Hart House Cir.路的“六四”纪念碑前,烛光悼念会7点30 开始。将有嘉宾发言、8个不同年龄段的代表讲话、歌唱、朗诵、公众论坛;9点10至9点30 将是向死难者献花的时间。

“人们的诉求没有错”

75岁的杨先生对《大纪元》说,1989年6月2日,他去了天安门广场。当时他在北京的一所大学当老师,他的学生也上了天安门广场。

“当时群情激昂,大家都为着中国的繁荣和强盛,去向政府表达诉求。”他说:“本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使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走向繁荣和幸福。没想到是一个悲惨的结局。”

杨先生说:“人们的诉求没有错,为什么却遭到屠杀呢?这使我非常不能理解。”

“六四”事件过后,杨先生也成了被清算的对象。他说:“在我的一生中,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折。”他以前还对中共抱有期望,“但‘六四’的枪声使我改变了想法”。

杨先生表示,他对中国会变好有信心。因为“社会在发展,总不能停留在过去的时代”。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21/2018

阅读次数:3,6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