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诗聚,
是这个季节的唯一?
诗人饮酒亮嗓,
不经意的浩瀚风生水起。

生于炫彩盛世,
些许的诗心避之不及。
何处可见久远的大风悲歌?
仅一瞥,已知其春秋大义。

没有悲风也知易水深寒,
荆轲与秋瑾瞬间遥遥而泣。
时光如橄榄球跨越了一千六百年,
失衡的檄文是《兰亭集序》。

永垂不朽乃身外之物,
红颜缺位满是过命兄弟。
推人及已涉嫌矫情,
宏大叙事是悲秋的主题。

太湖之水浩瀚了千年,
千古留名的唯有西施范蠡。
姑苏白发是最后的惊艳,
相视一笑的背影已然飘逸。

初夏,一群诗友太湖相聚,因杂务缠身无法赴会,特作诗以贺。

2018.05.09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