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泰宁尚书第,
我相信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
古时候八闽可谓蛮夷之地,
这里的男人特别辛苦。
所谓耕读持家,
不会读书的男人,
只能在大山里做深耕农夫。
为了金榜题名,
多少男儿不惧头悬梁,锥刺股。

泰宁李春烨四十六岁摘取进士,
为官十年,最后三年连升十二级,
官至兵部尚书可谓光宗耀祖。
即便如此,有人计算,
他十年里也仅有1520两银子的俸禄。
而“尚书第”耗资超过二十万两银子,
这其中的况味与谜底呼之欲出。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只能是两个字:贪腐。

古时候的读书人博取功名,
最后的结局不外两种归途。
脑子不开窍的固守家国情怀,
不断地做谏臣忠言逆耳铮铮铁骨。
最后惹恼皇帝而遭贬、革职、流放,
甚而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脑子活泛的在官场如鱼得水,
哪管什么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同流合污。
在君权神授的家天下,
脑子进水的人才挑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做一个百依百顺的奴才,
把皇帝老儿伺候好了可以掌管国库。

看来窃国大盗古已有之生生不息,
“尚书第”就是一面镜子,
折射出了当今盛世的鲜活画图。
混得风生水起的深得李春烨真传,
做奴才、做酷吏活得风光、荣耀和舒服。
这就是历朝贪官们的普世价值,
这就是世代贪官污吏们念兹在兹的发迹之路!

后记:
在尚书第我才体会到什么叫“书中自有黄金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深刻含义。此现象延续至今,一旦官位加身,权利就失去约束。这也是从古至今无数贪腐的悲哀之处。
明朝李春烨,福建泰宁人,因榜上奸臣魏忠贤,十年间官升十二级,至兵部尚书,按照明朝相应官阶的俸禄,他十年至多获俸1500余两银子,而他在家乡修建的府邸,至少耗银二十万两,而贪官李春烨不过在这座庞大的宅子过了几年时光,很快就在被追查的惊恐中离世。

2018/05/14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