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麻醉师:谭作人

Share on Google+

麻醉师是一种稀奇的职业,
肯定不仅仅在医院的病房。
在麻醉病人之前常常先被麻醉,
还未醒来早已痛断肝肠。

病人深睡不醒似无可非,
讳疾忌医者更加病入膏肓。
一种魔咒般的病毒猖行几千年,
纠缠,噬咬着一个民族的器脏。

这个病毒一次次地变异,
如章鱼的墨手抓住灵魂不放。
它带着先验的麻醉摧城拔寨,
让人逃无可逃防不胜防。

麻醉师的职业被彻底地边缘化,
亟待苏醒的是正义之神的形而上。
道统的缺失是杜冷丁的死穴,
太过沉溺职业守责满目悲伤。

“五•一二”强震是天地的怒吼,
它犹如天试拷问着人世的薄凉。
残垣断壁的死寂灼烤着灵魂,
麻醉师未泯的良知大义天下兴亡。

稀世的良知渐行渐远,
毗邻的囹圄在墓园的近旁。
高高的牢墙阻隔了浓浓春色,
麻醉师的锥痛溢满了阳光。

一脉相承的士大夫秉性难改,
为追寻公义而奔走于满目沧桑。
水质,空气和土质乃生存的根本,
梦萦魂绕的青山绿水绝不是梦中怀想。

站立在坚实大地踽踽独行,
问天问地问世间的暖寒炎凉。
天下皆被麻醉但麻醉师拒麻,
麻醉的灵魂怎么托起豪气热腔!

2018-05-15

美篇·诗魂有道

阅读次数:2,8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