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春天,
七窍六根都住进了医院。
浑身上下体无完肤,
很难找到一个合格的零件。

首先是眼睛失明,
许多熟悉的物象变异暗淡。
或许原本就应当倒视,
高大上的未必那么光鲜。

接着是耳朵在劫难逃,
置身癌病房无助地蒙难。
那些不绝于耳的喧嚣,
宇宙真理裹挟着宏大谎言。

再次是口舌遭殃,
酸甜苦辣百口莫辩。
嗟来之食嚼而无味,
佳肴的记忆恍若童年。

完美的鼻子成了摆设,
枉费了一桌饕餮盛宴。
麻辣鲜香的奇珍异宝,
无动于心的欲望喟叹枉然。

最吊诡的是艰坎的呼吸,
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挣扎与抗争于事无补,
十字架投影在命运的边缘。

走过春天来到夏日,
躁动的荷尔蒙似怀期盼。
能否走出病房还得听天由命,
生存或死亡同赴最后的晚餐!

2018年5月13日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