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余文生律师案当局正在复制着709王全璋案的模式——律师一直无法会见当事人,不许取保候审,以隔绝外界信息的方式对当事人及其亲属进行心理折磨。这现在已经成为当局办理此类案件的常用方法。而当局的此种行径是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的行为,是对其自身依法治国承诺的极大嘲讽。我们将持续关注余文生律师案,随时编发其妻子关于案情的通报。

2018年5月16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再次到达徐州,二位辩护律师在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交了申请会见的手续,工作人员刚输入电脑,显示:限制会见。

然后,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到达徐州市公安局要求见办案人员,申请会见。办案人员没有接待,让到徐州市公安局信访。信访处处长接了电话后以二位辩护律师被解聘为由,不认可辩护律师身份。但是,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时曾经录过视频,说他失去自由时决不会解聘律师,除非他遭到酷刑。那余文生律师的声明是怎么岀来的?余文生是否遭遇了酷刑?而且,辩护律师说,有法律规定,他们有法律权利去会见当事人核实。但是至今没有让辩护律师去会见核实。

5月16日,家属许艳递交了对余文生取保候审的申请,5月22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不让余文生取保候审回家。

5月23日,许艳向徐州市监察委、徐州市人大常委会、江苏省监察委、江苏省人大常委会邮寄申请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监督的申请。
申请监督事项:
1.监督徐州市公安局对余文生案件行使公权力的情况。
2.监督徐州市检察院对余文生案件行使公权力的情况。
3.监督余文生案件中公职人员是否实施酷刑情况。
4.监督余文生案件中公职人员是否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绚私舞弊等情况。
5.监督余文生案件请辩护律师的权利是否被剥夺?他获得辩护律师帮助的法律权利如何得到保障?

请有关部门能够依法履行监督职责,对余文生案件监督。避免不公正、冤假错案。让公平正义早点降临到这个家庭身上,希望余文生能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

709家属许艳
2018.5.23

维权网
2018年5月2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