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于1848年完成的巨著。当时,马克思30岁,恩格斯28岁。我在16岁上中学的时候就读过这篇巨著。读《宣言》是我与马克思主义的第一次拥抱。

去年盛夏,我和夫人在英国去寻访恩格斯这位《宣言》作者在伦敦的足迹。恩格斯虽然出生在德国,但是,在英国度过了53个春秋,并在伦敦去世。

我们辗转来到瑞琴特公园路122号。1870年至1894年,恩格斯在这里居住了24年。这块政府树立的兰色圆牌,清楚地标明了这一段历史。

接着,我们沿着摄政王公园向东步行,走不远就来到了瑞琴特公园路41号。恩格斯在这里住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恩格斯为什么要搬家?没有查到任何解释。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栋房子里,1895年3月6日,恩格斯撰写了《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这时,恩格斯75岁。如果说《共产党选言》是马克思主义的开篇之作,那么《导言》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收官之作。

在这篇文章中,恩格斯深刻总结了1848年以来世界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和欧洲工人运动的新经验,坦诚、直率地提出了工人阶级斗争的新策略。

他说:在1848年革命中,我们丝毫不怀疑,“伟大的决战已经开始”,这个决战的结局“只能是无产阶级的最终胜利”。‘但是,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的。’

显然,恩格斯这是对《宣言》的反思。‘那末这就彻底证明了,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来达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恩格斯提出了新的斗争策略,他说:‘他们给予了世界各国同志们一件新的武器——最锐利的武器中的一件武器,他们向这些同志们表明了应该怎样利用普选权。’恩格斯还说:‘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历史用经济革命证明了这一点,这个经济革命自1848年起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而由于这样有成效地利用普选权,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以前到处都起过决定作用的筑垒的巷战,现在大都陈旧了。’‘世界历史的讽刺把一切都颠倒过来了。我们是“革命者”,“颠覆者”,但我们采用合法手段却比采用不合法手段或采用变革办法要获得多得多的成就。’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5个月,恩格斯去世了。可以说,这篇文章是他的政治遗嘱。这说明,恩格斯不仅坦率地承认了《宣言》中的错误判断,而且,提出了与《宣言》不同的斗争策略。

实际上,几年前,恩格斯的思想就开始改变了。1893年5月11日,当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问他:“你们德国社会党人给自己提出什么样的最终目标呢?”他回答说:‘我们没有最终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

恩格斯说:‘我们没有最终目标’‘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

那么说共产主义已经不是‘最终目标’了?!

也不是‘最终规律了?!

1893年6月底,恩格斯与英国‘每日纪事报’记者谈话。这次,他谈的最多的还是选举斗争。当记者问:‘您希望很快看到您那么想看见的执政的社会党政府吗?’他回答说:‘为什么不想呢?如果我们的党今后也以正常的速度发展,我们在1900年和1910年之间将拥有多数。’

1895年7月26日,恩格斯在这里写了第三封遗嘱,也就是最后一封遗嘱。恩格斯共有三份法律意义上的遗嘱,分别写于1893年7月29日、1894年11月14日、1895年7月26日。

遗嘱中有三点,特别引起人们注意:

一、伯恩斯坦被恩格斯委之以遗嘱执行人;

二、恩格斯个人的全部手稿和全部信件,遗赠给了伯恩斯坦和倍倍尔(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

三、恩格斯遗赠给奥古斯都·倍倍尔和保尔·辛格尔(两人是德国国会议员)共一千英镑,用做他们或他们的继承人的选举经费。

这再次证实,晚年恩格斯确实对伯恩斯坦格外看重,同时,对议会民主和斗争情有独钟。

1895年8月6日,患有晚期食道癌的恩格斯逝世。10日,在威斯敏斯特桥的滑铁卢车站大厅举行追悼会。

我一直十分敬仰恩格斯。他渊博的知识,高尚的品德,尤其是他的自我反省和自我批判的精神,是一座后人无法企及的高峰。恩格斯所写的《导言》是马克思主义的收官大作。不读《导言》,就如同一出大戏,只看了开幕,却没有看到结尾,就无法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思考过程和全部内容。

《宣言》有初出茅庐的激情、雄心和理想,《导言》则有历练之后的老辣、睿智和现实。英国作家唐纳德·萨松所著《欧洲社会主义百年史》指出,欧洲的社会主义者‘到了20世纪末,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中,主要的政治斗争都是围绕规制资本主义的范围大小和采取什么形式而展开的,而不再寻求废除资本主义制度。

在发达国家之外的地区和国家,资本主义看来已经深深植入,斗争主要围绕民族主义、宗教、资本主义的发展形式和速度而展开。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不再追求非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这都证明恩格斯的《导言》的正确性。

今天,在人们谈论《宣言》的时候时,需要问的是:是否认真看了《导言》?如果没有看《导言》,就莫要谈《宣言》!

开放2018-05-2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