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1

上周中美贸易谈判在华盛顿举行,习特使、副总理刘鹤真正清晰地走到世界舞台中央。

刘鹤有两个显赫背景。2002年,中国派遣大批高级官员,前往美国哈佛大学甘迺迪管理学院学习,掀起“向西方学习运动”。在此之前,刘鹤就于1994至95年在甘迺迪管理学院国际金融和贸易专业学习,还是该院梅森学者项目的学员,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没有这个学历,刘鹤不可能面对特朗普出色的一水儿鹰派贸易谈判团队。

其二,刘鹤仕途上确实与习近平有长期的关系。习从福建厦门副市长干到省长,前后17年的后10年,刘鹤一直担任福建省的经济顾问。十八大之后刘鹤一路高升,获得习近平首席经济智囊的头衔,担负经济前景规划和公共政策设计制订,直接为习近平提供经济思想。

十九大刘鹤进入政治局,后担任副总理、中央财经委办公室主任,虽然在四名副总理中排名第四,但是他管理能力最强、责任最重。中纪委前书记王岐山担任国家副主席,变成“第八常委”之后,也有了“老九是刘鹤”一说。补充说法:“起码顶半个常委。”

今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中国经济侵略备忘录”,全面针对“中国制造2025”,点燃贸易战烽火。刘鹤在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前访美,虽未见到特朗普,但可见其判断的前瞻性和准确性。随后美国出手惩罚,加税产品达500亿、1000亿,直到美国“七鹰”进京,甩出减少2000亿贸易逆差的底单。中国的外交部、商务部、海关、媒体高调应战,你来我往,硝烟瀰漫。这些高调应战的多不是刘鹤主管的部门,重要的是中共最高层也没有发声,这当然由习近平做主。在政治局,对中美贸易战坚决主和的是总理李克强和副总理刘鹤,但是李克强的意见习近平很少能听得进去,经济问题能让习近平听得进意见的惟有刘鹤。

刘鹤认为贸易战中国不能打,要打必输,前景不堪设想,会引发中国经济总崩溃。一、论道义,不开打中国已经是输家,因为中国长期不遵守世贸协定。至于知识产权更多见不得人的问题,刘鹤还是司局级时候就主张“买比偷强”。买的结果,中兴又成了出头鸟。二、论能力,美国制裁1,500亿,中国可以跟,再多就跟不了了,因为中国从美国年进口只有1,500亿。三、论实力,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全部可以替代,有的本来就是美国自己的产品;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则不然,是国民经济的生命线,单以中国扬言要制裁的大豆说事,停止进口美国大豆或提高关税,沙律油和猪肉必涨价,中国CPI立马直线上升,银行只得加息。加息相当于刺破中国经济金融众多大泡沫的针尖,也就是周小川在十九大提醒的“明斯基时刻”的到来。说浅白点,到时候中国人连中国特色的地沟油都没得吃,更不用说高科技产品。中兴只是个例,美国全面禁止,中国已经信息化的经济军事文化社会全部停摆。因此,贸易战前景:中国惟有接受美国的全部条件,以此推进真正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

至于在贸易战的硝烟中,习近平在博鳌发表中国扩大开放四项重要举措,既是向特朗普表态,也是为刘鹤壮行。而有关放马中兴的电话交易,既是求特朗普饶命,也是拿这个并非贸易谈判范围的法律问题充当“双赢”结果。

全面妥协、部份协商

刘鹤赴华盛顿谈判的原则是“全面妥协、部份协商”,而且有拍板权。刘鹤极为重视数字,工作作风细緻、精准。他能获得特朗普、彭斯接见,临时将15分钟延长到45分钟,很多在于他拿出的数字。美方削减2,000亿逆差一揽子方案,农产品是300亿,而刘鹤给的是600亿。为联合声明争吵一夜,中方坚决不答应美方要求写明2,000亿这个数字,确实是争面子的技巧,实际只多不少。

刘鹤飞抵华盛顿,是美东时间5月15日。几乎同时,金三胖翻脸。棒棰岛设局,想用朝核绑架中美贸易谈判,实在是蠢之再蠢的政治设计,应与刘鹤无关。

中共决策层思维模式、教育背景、知识结构差别很大,政治上影响习近平的主要是“二王”——王沪宁和王岐山,而拉住习近平不至于更左的,是两个市场经济派——李克强和刘鹤。中美贸易谈判未来艰巨漫长,有人说终局谈判需要王岐山出马,未必!要打造习近平的“现代治理能力和现代治理体系”,王岐山的知识水准和公共管理经验只算“自学成才”和“中国特色”。

吕月(中国资深传媒人),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