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在这里被衰成碎片,
每一片都炫彩斑斓。
虽然经过精心的擦拭洗礼,
但哪一缕不积满历史的风烟?

青铜时代的迈锡尼文明,
将恢宏的雅典卫城置放于奥林匹亚山。
阿伽门农和帕特农神庙钻天的巨石柱,
豪迈磅礴地将太阳神礼赞。
雅典娜和阿波罗遣派掷铁饼的健儿,
飞火流星闪耀于伯罗奔尼撒平原。
伊底帕斯情结在黎明中留下阴影,
瞎眼的荷马唱出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太阳不倦地照耀着尼罗河,
一座座神秘的金字塔伫立于大河西岸。
太阳永无止息地东升西落,
阴阳两界地轮回生生不息地循环。
难解的象形文字等待生命密码的破解,
变形的时光划出一道道宿命的曲线。
埃及艳后诱惑着十字军的金戈铁马,
征服与奴役的权欲碧血四溅。

耶路撒冷发源了灵魂的皈依,
信仰的冲撞经年累月的血迹斑斑。
耶和华的创立开天辟地,
创世纪的辉煌璀璨斑斓。
摩西率领四十万信徒西出埃及,
摆脱奴役的西奈半岛成为新的家园。
人类在心灵的桎梏无助地挣扎,
丈量灵魂的刻度寸长尺短。

太阳的光辉不分东方西方,
穹顶之下的子民素面朝天。
图腾与膜拜在宗教仪轨中变异,
太阳神鸟的华丽一飞冲天。
难解的象形文字殊途同归,
活字印刷在火药的爆炸中旋成诗篇。
明清的官窑出堂着易碎的胎磁,
漂洋过海的丝绸与香茗不敌炮利船坚。

“五月花”号的风帆乘风破浪,
埃利斯岛高擎的火炬将自由召唤。
列克星敦的枪声颠覆了旧世界的秩序,
生而平等的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
证券交易所在淘金热中呱呱坠地,
华尔街的帝国大厦高入云端。
旷日持久的战火在冷热交替中燃烧,
血与火浇灌出的文明之花蔚为壮观。

时光在血泪与冀望中无声地流逝,
历史的万花筒在惊涛骇浪中炫目飞旋。
置身大英博物馆就是历史的穿越,
人类永恒的宿命还将有多少大戏华丽上演!

2018.05.28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