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邢摘编

2007年“六四”前夕,王丹先生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发起了“六月四日,不见不散”的六四网聚倡议。这是八九六四以来一次别具一格的纪念活动。网聚于6月3日0:00在“六四网聚,现在开始”标题下由王丹先生发首贴,原计划于6月4日24:00结束,实际上至6月25日在该标题下仍有发贴。经统计,前48小时内发贴人数超过百人 其中以实名发贴者包括王丹,刘晓波,陈子明,王军涛,吴仁华,江祺生,李海,马少方,王超华,余志坚,浦志强,刘水,王德邦, 胡佳,刘荻(不锈钢老鼠),孙立勇等等。48小时总贴数1522贴,总字符数超过25万(word文档统计)。

笔者曾全程观看这次网聚。鉴于该论坛己关闭很久,google搜索也未见到文字实录,在今年六四来临之际,笔者从当时下载的文档中摘编部分内容于下,用以纪念这个重要日子。

六月四日,不见不散
(本主题由 方应看 于 2007-6-1 16:27 设置高亮 )

王丹 发表于 2007-5-30 14:39
六月四日,不见不散。
既然這裡很多朋友是當年的同仁,既然很多不是當年參與者的朋友對六四也很關心,我想我們應當組織一個網路的聚會,算是對六四18週年的紀念.我已經邀請軍濤,子明6月4日那天上來,跟大家一起討論六四的回顧與反思.他們已經同意並開始註冊.六月四日,不見不散.

王丹 发表于 2007-5-30 15:06
方站,你覺得呢?如果你覺得不妥,我們當然尊重你的意見.

方应看 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07-5-30 15:09
没什么不妥。非常欢迎。网上交流,当局一般不在意的。时间就定在北京时间2007年6月3日 00:00 —— 6月4日 24:00,当年看西单民主墙,今天看自由中国论坛zyzg.us。

六四網聚,現在開始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00
六四網聚,現在開始
应方站号召,在3日0:00发一篇旧帖,作为纪念六四18周年网聚的开始.因为时间的关系,现在无法上网太久,不过北京时间3日11点我会准时上来.
以下这篇旧文,写与2001年6月7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这篇虽然短,但是最能代表我的心情.网友中有一些当年也在我家里看过<<我毕业了>>,也许会对本文有一些同感吧?

我毕业了
王丹

说实话,“毕业”这个词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记忆。
1989年以后,大陆有一部地下纪录片,名字就叫《我毕业了》,是记述“天安门一代”大学生──87、88级──毕业时的悲苦心境与迷茫。他们有同学死在长安街上,自己又感同身受地体验政治肃杀,那种深切的压抑使毕业成了心灵的葬礼。他们不想毕业,不想因为自己的离去使孤魂更加孤苦,使理想主义的过去彻底化为灰烬。记得影片中最打动人的是黄金刚(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的悠长而忧伤的歌声:“亲爱的人,再见再见……”。只有我们这些经历过年轻的死亡的人才可以体会到,这不是对生者、而是对死者的告别。
1994年我在北京的时候,招待各方面的朋友看这部片子。每一次都见到有朋友大哭着从我放电视机的房间里出来。我总是递过去纸巾,而自己,却从来不敢与他们一起再看一遍。那时,我从来没有毕业过,但“毕业”这个词却在我心中代表了悲伤,代表了泪水,代表了那么多人永远斩不断的记忆。
现在我真的毕业了,从哈佛大学东亚地区研究毕业。货真价实的毕业,但并没有货真价实的毕业生的快乐。有些沉重是命中注定的。当你只能承担时,回避毫无意义。我对於毕业的记忆就是如此。
在毕业典礼那天,周围的美国同学尖叫、欢笑,但我的内心如一片秋天景象,孤寂而荒凉。一瞬间,我的耳边响起的是重复的歌声:“亲爱的人,再见再见……”,
亲爱的人,我的生命是幸存的,但我的悲伤与记忆,永远陪着你们。

最后 发表于 2007-6-3 00:01
报个到

Sian 发表于 2007-6-3 00:03
向所有民主战士问好.纪念伟大的六四民主运动失败十八周年!

兆金名 发表于 2007-6-3 00:10
无言以对,唯有一顶!我们要是闭嘴不再批评,真理部的人就会因无事可做而下岗,
……

笑出眼泪 发表于 2007-6-3 00:15
这部纪录片哪里可以看到?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17
回复 , 笑出眼泪 的帖子”这部纪录片哪里可以看到?”
当然没有公开发行过,不过一些朋友那里应当有个人收藏吧?建议手里有这盘带子的朋友,是否可以转换成DVD,这样可以看到的人会更多一些.

孙悟假 发表于 2007-6-3 00:18
我的每一次毕业都差不多是这感觉,没有什么快乐,只是想快速的离开学校

蒋品超 发表于 2007-6-3 00:18
祝贺毕业.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00:20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0:00 发表
因为自己的离去使孤魂更加孤苦,使理想主义的过去彻底化为灰烬。 …
无以言说, 无可奈何….那不是缺陷,是你不在梦中……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20
回复 :王丹 的帖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看到一部很震撼的关于六四的影像作品出来,真是很遗憾的事情.

Sian 发表于 2007-6-3 00:26
王丹,一个给中共最后命名的人.纪念伟大的六四民主运动失败十八周年!

剑胆琴心 发表于 2007-6-3 00:30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花再美我也不想要!目空一切,孤傲一生!浪迹天涯!任我逍遥!~~~

eddie 发表于 2007-6-3 00:30
是这个吗?http://www.dianying.com/jt/title/wby1992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32
回复 :eddie 的帖子,
对,对,多谢EDDIE.,以后有六四的问题,我看你别问我了,我还是问你吧,你比我掌握的多得多了.

草虫 发表于 2007-6-3 00:33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香港电影省港旗兵第四集地下通道是关于六四的电影,好像关于六四的电影只有这一部,纪录片有好几部。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00:34
已经从哈弗毕业了? 恭喜一下, 也祝以后一帆风顺. 那记录片不知道什么地方能下啊? 或者谁能放到youtube上就好了

Sian 发表于 2007-6-3 00:36
民主人士在办事能力方面应该向F战士学习!纪念伟大的六四民主运动失败十八周年!

刘主席 发表于 2007-6-3 00:38
要好好看看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39
回复 : freethinker 的帖子。
“已经从哈弗毕业了? 恭喜一下, 也祝以后一帆风顺. 那记录片不知道什么地方能下啊? 或者谁能放到youtube上就好了”
那是2001年硕士毕业的时候写的,现在又等著毕业了,这次是博士.严重支持你的建议: 真的,谁要是能放到youtube上就好了,期盼ing…

eddie 发表于 2007-6-3 00:40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0:32 发表 。对,对,多谢EDDIE.以后有六四的问题,我看你别问我了,我还是问你吧,你比我掌握的多得多了.
那怎么可以呢?!俺这是先给您记下的欠账呢,到时候一并收齐。 🙂 刚才只是google了一下,找到这个地方,但继续查了一下,没有任何内容。那几个链接的网站里也没有找到,很是遗憾!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0:48
回复 : 草虫 的帖子,”香港电影省港旗兵第四集地下通道 是关于六四的电影,好像关于六四的电影只有这一部,纪录片有好几部”
当艺术介入社会,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记录艺术家对一个特定时空状态下的情感经验.只有情感,才能震撼.这是我遗憾的原因.

草虫 发表于 2007-6-3 00:55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地下通道这部电影还算成功,但给人的感觉是意淫的太厉害了,不真实。希望丹哥能结合自身体验拍一部关于六四的电影,只要是真实情感的表现就一定能震撼人心。我支持你!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1:18
回复 : 草虫 的帖子”拍一部关于六四的电影”,
我也正合计这事呢.

老戚 发表于 2007-6-3 01:26
“反腐”六四”大屠城, 贪污腐败成党业. 民怨天怒千夫指, 江鬼落得万民踩. 可怜胡温真糊昏, 新鞋老路死里钻. 劝君群发此短信, 手机电波有乾坤! 国民灵魂震醒日, 民主法治光茫时. 神州上下齐努力, 共建华夏真和谐. ”

寂寞笙歌 发表于 2007-6-3 01:26
期待20年纪念日好莱乌丹哥监制!

凡骨 发表于 2007-6-3 01:31
去年毕业了。我也结业了。毕业的时候我在拘留所里,没能参加毕业典礼。开始被关的几天很着急,因为那个典礼。之后就释然了,既来之则安之。毕业了,一年来人懒散了不少,一些书也看不进去了,好怀念读书的日子。一定要再去读读书。一定。给王丹兄讲个故事,以增行色:
一天佛像前的石阶质问佛像:“你我都是一块石头凿成的,凭什么我就要被人踩,而你却被人顶礼膜拜呢?”佛像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你成为四阶只用了四刀,而我成为佛像却被千刀万剐。”
是的,没有灵魂的苦难,哪来境界的超然??当然,这个故事有很强的精英主义的倾向。是听于丹讲的。当时正在傍徨,似王丹兄所讲,心中如秋风瑟瑟。马上就释然了。梅花香自苦寒来吧。18年前,枪声已经响了!!!!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1:34
回复:凡骨 的帖子
真是冰雪开释,我笑纳了,多谢.

第一滴血 发表于 2007-6-3 01:38
献上一首熟悉的歌,懷念六四逝者.
啊,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的家
啊游击队员,快带我走吧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员,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啊如果我在 战斗中牺牲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如果我在 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 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 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啊多么美丽的花

凡骨 发表于 2007-6-3 01:39
王凡兄,感谢去年我被拘时您的声援。一年了,可还好。我不是八九一代,只能做后89一代了。为六四做了20天牢。也算了一生一大愿望。王兄可还记得我吧。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1:41
回复 : 凡骨 的帖子。
恕我迟钝,不方便公开讲的话请发短信.

猪佬当家 发表于 2007-6-3 02:14
作片子最好还是要做纪录片。以亲历者或被害人家属访谈作切入点。这样做的好处一个是好操作,再一个,如果做得好的话也会有很好的史料价值。比如这几年制作的一些关于文革的片子,象追忆林昭、我虽死去,日本NHK作的四十年后的证言,都是很不错的。但作这类的片子,最忌讳的一点就是虚假和浮躁。先不要考虑它能不能搞得好,会不会感动人。就象拍大片不能先考虑票房一样。只要是绝对真实,就自然会好,自然会感人。

方应看 发表于 2007-6-3 03:06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0:20 发表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看到一部很震撼的关于六四的影像作品出来,真是很遗憾的事情.
一定会有的。不过,估计又是美国人拍的。据说克鲁斯就拍过一部纪念达赖事迹的影片。可惜在网上找不到。电影这种形式太重要了,国内不可能拍,国外诸位应该想办法拍一部呀,我认为不难。资金——很多基金会有钱,中国人权也有钱,好来坞各大公司也很可能会投资,拍这样的片子应该会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人员——王丹等都在海外,完全可以亲自参与拍摄。主演——导演,主演,还都得是美国人。没办法。为了影响力和票房。克鲁斯这样的明星是必须有的。剧情——有3点就够了,一是六四背景和学生领袖;二是要表现广场美国人的勇敢——救学生领袖出中国;三是事后美国国会一致通过制裁决议的画面。历史经验表明,谁被中共批得狠,谁才能当选中华民国总统。
当年看西单民主墙,今天看自由中国论坛。 自由中国论坛 zyzg.us

量宽福厚 发表于 2007-6-3 03:25
向所有民主战士问好.

巴哈 发表于 2007-6-3 03:38
回复 #26 凡骨 的帖,一天佛像前的石阶质问佛像:“你我都是一块石头凿成的,凭什么我就要被人踩,而你却被人顶礼膜拜呢?”佛像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你成为四阶只用了四刀,而我成为佛像却被千刀万剐。”
很好。6月4日禁食

杨夏 发表于 2007-6-3 04:31
我永远不会再毕业了。
年华逝去,十八个春秋······我们也老了,无所谓了。周永阳:键盘——中国弱势群体的武器(2007)

水电工 发表于 2007-6-3 05:12
恭喜王丹成為哈佛人(偶是史丹福人);如果香港不就,歡迎到臺灣。前幾年我曾幫北京幾位文物專家接到臺灣各校客座,如果有這方面的問題可以問我。那天晚上,是我大學畢業在當兵的時候。正徬惶是否出國讀書的問題。天安門清場的槍聲伴隨著中正紀念堂的直播,讓我的心很亂,後來退伍就考了新聞所,在寫論文時考上中華民國的外交官。(外交領事人員乙等特考)。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水電工從高中到臺大都沒畢業。因為跳級。王同學,好好去狂歡吧,或許找個美眉Date一下下!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06:16
QUOTE:
1989年以后,大陆有一部地下纪录片,名字就叫《我毕业了》,
王丹先生能否把过去的、类似这类作品传到公共服务器上供大家下载观看?我00年在北京前门地铁站碰到一个卖地下刊物(盗版?)的人,不过在他那翻了一边,见到唯一一本带有六四背景的书,可是仔细一看,里面尽是大学士男女性爱故事。说真的,当时我那虔诚的心备受打击。为了使生活更好,而非更坏~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06:27
QUOTE:
有3点就够了,一是六四背景和学生领袖;二是要表现广场美国人的勇敢——救学生领袖出中国;三是事后美国国会一致通过制裁决议的画面。
这种剧情安排似乎落俗套了~有关六四的影片,通过对某个普通参与者的经历、心境等细致的描白,把更为深沉的理念认识展示给观众~

三楼楼长 发表于 2007-6-3 06:39
王丹好!大家好!坚信会有一天我们会重聚广场!自从从天安门广场撤离的那一刻,我们就坚信,我们终会有一天,在广场上宣布,民主中国胜利了!18年以来,我们为之奋斗,可以说把整个青春贡献给了这个事业,有过痛,有过苦,但从未有过悔。尽管今天我们的中国民运不尽人意,但我们相信,再长的路也有尽头,再高的山也有顶,信念会始终陪伴我们。中国需要民主化,民主自由法制终会在中国胜利!

是 发表于 2007-6-3 07:21
六四英魂永存(第一段,九二年),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三年前的今天,中国大地血雨腥风,法西斯暴徒残酷的杀害了手无寸铁的百姓,一代精英倒下了,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用鲜血与生命谱写了一曲悲壮的歌,从此,每当响起这首歌,人民就将振奋,反动派就将胆寒.,记住六四,记住倒下的人,记住我们还活着.(今天的感言)

安魂曲 发表于于 2007-6-3 09:08
请问“拍许多学运领袖,在国内的和流亡的”究竟有什么现实意义?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16
回复 澤火革 的帖子,
一年就這麼一次,辛苦也是應當的.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09:16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09:08 发表 ,请问“拍许多学运领袖,在国内的和流亡的”究竟有什么现实意义?
现实的意义有很多,除了王丹说的不要遗忘之外,更有让人们知道18年中被称为“领袖”的,当年究竟是不是“领袖”,18年中还是不是“领袖”,有没有谁能成为将来的“领袖”的希望。这样,人们不会再稀里糊涂地等待“领袖”了,该是给公众一个选择、淘汰“领袖”的时候了。今天,王丹在这里发起网聚,我们来了,说明王丹依然有“领袖”的魅力存在。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促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中国民主正义党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17
回复:Sian 的帖子”魏京生是当然的民运界的精神元老,王丹是给中共命名的人.’
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命名?就叫”王八蛋”好了.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19
如果我对eBay的投诉没有效果,希望王丹兄也能参与投诉此事。。。所谓“一年辛苦一次”,总不能老停留在谈天、尤其是“谈领袖”之上,要有些效果能对得起死者才好。咱们没本事做更大的事情,但却完全可以“勿以善小而不为”,你说是不?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09:19
回复 : 齐源理 的帖子,
酸呀酸…那不是缺陷,是你不在梦中……

Sian 发表于 2007-6-3 09:20
回复 王丹 的帖子,
向你问好.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坚持就是胜利,愿随时听候老弟的吩咐.
纪念伟大的六四民主运动失败十八周年!

两军对阵 发表于 2007-6-3 09:20
哇塞,都到了呀,看到王军涛了耶,不知道魏京生来不来?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21
回复: 齐源理 的帖子,”现实的意义有很多,除了王丹说的不要遗忘之外,更有让人们知道18年中被称为“领袖”的,当年究竟是不是“领袖”,18年中还是不是“领袖”,有没有谁能成为将来的“领袖”的希望。这样,人们不会再稀里糊涂地等待“领袖”了,该是给公众一个选择、淘汰“领袖”的时候了。今天,王丹在这里发起网聚,我们来了,说明王丹依然有“领袖”的魅力存在。”
老齊啊,民主之前,領袖應當在運動中產生;民主之後,領袖應當在選舉後產生.因此我覺得,在運動還處於低潮,而選舉也還不可能的時候,談論誰是領袖,條件並不成熟.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09:21
魏先生似乎在日本遇到了点麻烦, 估计够呛.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23
回复 : 安魂曲 的帖子,”如果我对eBay的投诉没有效果希望王丹兄也能参与投诉此事。。。”
安兄:關於此事,需要跟一些朋友有一些共識才好,我不想自己單獨行動.可是從目前我收到的反饋看,大家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並不一致,因此我想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整理意見.請稍安勿躁.

国际歌 发表于 2007-6-3 09:24
什么地方可以看到~~ 期待呀~~~~~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25
回复 : 两军对阵 的帖子,”不知道魏京生来不来?”
很期待老魏能來.不過昨天他好象出了一些事情,現在應當還沒有解決.我剛纔給黃慈萍打電話,也沒有回音.很讓人擔心.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09:26
QUOTE:
原帖由 傻傻往前 于 2007-6-3 09:21 发表 ,魏先生似乎在日本遇到了点麻烦, 估计够呛.
刚才在独坛上看到有人说,魏京生在日本遇到的究竟是什么麻烦还没有弄清楚,就对外发消息,不妥当。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09:28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9:21 发表 “现实的意义有很多,除了王丹说的不要遗忘之外,更有让人们知道18年中被称为“领袖”的,当年究竟是不是“领袖”,18年中还是不是“领袖”,有没有谁能成为将来的“领袖”的希望。这样,人们不会再稀里糊涂地等 …
王丹是在89年那场运动中产生的“领袖”,这一点王丹是当之无愧的。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28
回复: 王丹 的帖子,一個強烈建議:請有意願的朋友將你的EMAIL地址發到我的短信箱或者EMAIL地址,我正在設立一個EMAIL的群組,大家先通過這樣的方式互通有無,逐漸恢復密切的聯絡.重新走到一起,這似乎應當是第一步.

是 发表于 2007-6-3 09:29
建议:为六四英烈举杯,告慰他们的英魂!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29
回复 :齐源理 的帖子
1)如果18年后某些人已经没有资格被称作“领袖”,那么拍他们就毫无意义,否则就等于免费帮不称职者炒作;
2)“我们来了”和某个人的魅力未必有关—–我在王丹之前就是这里的常客,今晚又是六四前最后一个休息日夜晚,加上刚好有eBay的事情需要呼吁,于是就来了,这很自然:)
3)某个人的明星魅力也不一定可以简单等同于“领袖”的魅力。。。好比超女,个个都比王丹魅力大千倍,但却毫无“领袖魅力”。
4)真正的“领袖魅力”是需要行动,尤其是行动的决断的。。。群众当面呼吁了半天,“领袖”如果老装听不见,请问其“领袖魅力”何在?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31
“王丹是在89年那场运动中产生的“领袖”,这一点王丹是当之无愧的”
你说得很对,问题是这只是过去的事实,就如同我本人在那场运动中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头头”一样。。。但我今天却显然不再是“民运头头”。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09:33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9:28 发表
一個強烈建議:請有意願的朋友將你的EMAIL地址發到我的短信箱或者EMAIL地址,我正在設立一個EMAIL的群組,大家先通過這樣的方式互通有無,逐漸恢復密切的聯絡.重新走到一起,這似乎應當是第一步..
可以将这个内容放到您的签名档里, 这样旁人随时都可以看到, 具体位置: 控制面板->个人资料->个人签名.

澤火革 发表于 2007-6-3 09:33
回复 #64 安魂曲 的帖子,应该做一些实际的事情了。海外民运应该团结起来,有一定的组织、纪律性,有明确的目标。经费可以募捐,向一些民主国家、地区的机构、财团拉赞助。在经费充足的情况下,可以拿出一部分支援国内各地的维权活动,还可以鼓励各界被侵犯权利的人士、群体维权。

剑胆琴心 发表于 2007-6-3 09:34
毕时圆先生怎么没来???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09:35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09:21 发表 老齊啊,民主之前,領袖應當在運動中產生;民主之後,領袖應當在選舉後產生.因此我覺得,在運動還處於低潮,而選舉也還不可能的時候,談論誰是領袖,條件並不成熟. …
运动在低潮中也是运动,18年前的运动似乎并不算已经彻底结束了,当然在新的形式与格局下应该有所变化,但运动还在继续,运动是需要“领袖”的。王丹,您有没有勇气出来说一句:“我愿意象18年前那样,再一次站在大家的面前来领导今天的中国民主运动,请大家选择我!”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35
回复 #70 王丹 的帖子
那么请问你自己的判断力呢?恕我直言:谁要是觉得那个eBay拍卖毫无问题、可以听之任之的话,他就根本不配纪念六四。何况,我的基本判断根本不会错—-eBay的规则上明确写明:这类宣扬、奖励仇恨和暴力犯罪的物品,本身就是非常offending的—–作为六四过来人,我们自己加入要是不觉得被offend的话,那么我们就未免太贱,或至少是缺乏某种针对当年屠杀符号强烈的个人反感。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09:35
回复 #77 安魂曲 的帖子
“1)如果18年后某些人已经没有资格被称作“领袖”,那么拍他们就毫无意义,否则就等于免费帮不称职者炒作;
2)“我们来了”和某个人的魅力未必有关—–我在王丹之前就是这里的常客,今晚又是六四前最后一个休息日夜晚,加上刚好有eBay的事情需要呼吁,于是就来了,这很自然:)
3)某个人的明星魅力也不一定可以简单等同于“领袖”的魅力。。。好比超女,个个都比王丹魅力大千倍,但却毫无“领袖魅力”。
4)真正的“领袖魅力”是需要行动,尤其是行动的决断的。。。群众当面呼吁了半天,“领袖”如果老装听不见,请问其“领袖魅力”何在?”
每一條都衷心同意.補充一條,江山代有才人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取代我們.如果覺得我們做的不好,希望可以比我們做得更好.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09:38
回复 #77 安魂曲 的帖子
你最好讨论别人也感兴趣的问题,你的ebay话题好像没人感兴趣,换个地方也许你能在这个话题上当一次“领袖”。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09:39
回复 #82 齐源理 的帖子
貌似, 说那句话, 除了勇气, 理性/理智更重要… 不过, 今天这个日子, 你还在扯这些个酸溜溜的东西, 端的是让俺瞧不起..

熊仔 发表于 2007-6-3 09:40
点燃万千烛光,照亮“六·四”英魂!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41
回复 #80 澤火革 的帖子,有些实际的事情很难,有些则很简单,只需要你想得到又肯去做—-好比投诉六四屠杀军功表拍卖这件事,操作起来极其简单,成功胜算极大,对参与者本人尤其是其宣传的理念也有很大的正面促进作用,相反可能遇到的阻力却没有多大。。。这样的事情都瞻前顾后不去做的话,我很难想象你说的那些事情可能真的做成功。
对于我个人来说,军功表拍卖我们该不该投诉是一个原则问题,就好比对黑人来说Imus侮辱了黑人女球员该不该被黑人投诉属于原则问题一样。。。不管拍卖者真实动机如何,也不管我们投诉的效果如何,我们作为六四过来人,就理所应当在六四18年忌日这个敏感的时候对“六四平暴军功表”的拍卖特别地敏感—-谁要是不敏感,对不起,我认为他至少是忘了本,或者说是已经没了血性。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09:44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09:31 发表
“王丹是在89年那场运动中产生的“领袖”,这一点王丹是当之无愧的”
你说得很对,问题是这只是过去的事实,就如同我本人在那场运动中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头头”一样。。。但我今天却显然不再是“民运头头”。
你在申请一份新的工作的时候,你总是需要向雇主递交一个学历和工作经历表格,雇主说你的履历表说的都只是过去的事实,你现在要从最低工资开始做起,你同意吗?如果你不能同意的话,那么你上面发表的评论则是不正确的。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09:48
“我愿意象18年前那样,再一次站在大家的面前来领导今天的中国民主运动,请大家选择我!”类似的话,假如是王炳章,他一定毫不犹豫地会说的。这就是王炳章不管处于什么样的逆境,他所号召的运动总是不会缺少一批追随者的原因。这不是什么“酸溜溜”。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48
回复 #86 沈龙 的帖子
你既然这么说,那么我可以这么回答你:今晚在这个该不该投诉eBay拍卖的话题上我还真要当仁不让“领袖”一回:)
至少在我看来,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具体问题都不知道如何解决,讨论那些好高骛远的问题更不知意义何在。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09:49
QUOTE:
原帖由 齐源理 于 2007-6-3 09:16 发表现实的意义有很多,除了王丹说的不要遗忘之外,更有让人们知道18年中被称为“领袖”的,当年究竟是不是“领袖”,18年中还是不是“领袖”,有没有谁能成为将来的“领袖”的希望。这样,人们不会再稀里糊涂地等待“领袖”了,该是给公众一个选择、淘汰“领袖”的时候了。今天,王丹在这里发起网聚,我们来了,说明王丹依然有“领袖”的魅力存在。
呵呵,复议~
搞那么些党党派派意欲何为?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09:49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09:41 发表
有些实际的事情很难,有些则很简单,只需要你想得到又肯去做—-好比投诉六四屠杀军功表拍卖这件事,操作起来极其简单,成功胜算极大,对参与者本人尤其是其宣传的理念也有很大的正面促进作用,相反可能遇到的阻 …
你的意见表达过了,你可以另开一个主题去谈,有兴趣的人会过去同你讨论的。你继续在这里“抢话筒”,你就成了干扰因素了。

8言语 发表于 2007-6-3 09:52
一天佛像前的石阶质问佛像:“你我都是一块石头凿成的,凭什么我就要被人踩,而你却被人顶礼膜拜呢?”佛像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你成为四阶只用了四刀,而我成为佛像却被千刀万剐。”
很功利滴说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09:54
回复 : 齐源理 的帖子,齐先生:西方求职的经验不知道你有多少?你知道求职经验必须有一定的时效性么?好比我现在要求找一份高级的数据库管理员工作,那么我告诉招聘者自己十年前有过类似经验是毫无意义的,告诉你自己在大学时期是学校数据库协会的主席就更是无聊。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个人经历:我十多年前业余干过电台call in节目的主持人,还曾是全国著名的某领域专家(你知道我是首届高交会专家评审委员会邀请成员么?),报告都不知做了几场。。。十多年过去了,我还好意思拿这些做简历去求职么?好汉不提当年勇,那些十八年基本没从事民运的“领袖”,如今最好自己知趣一点,传媒也最好少炒冷饭一些。

寻秋者 发表于 2007-6-3 09:57
關于64,我很想知道,
1、究竟當年64失敗的原因是什么?是趙不力,還是學運宗旨不明確?是不是天安門上確實有很多派別?
2、為什么三勇士被天安門學運人士押送去派出所的?雖然理解在在學運意義上要求共產黨下臺之只能做不能說,但,對押送三勇士的行為還是不解。
關于現在或未來,是否做好了準備迎接下一次運動的到來?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00
回复 : 安魂曲 的帖子
安先生带个头, 扯点正劲些的蛋吧 J/K… :),齐先生能否今日暂且把争议放一边?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10:02
QUOTE:
原帖由 寻秋者 于 2007-6-3 09:57 发表關于現在或未來,是否做好了準備迎接下一次運動的到來?
运动?隔七八年来一次,只是出去溜达一下,其实什么也没大改变?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03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09:54 发表 ,齐先生:西方求职的经验不知道你有多少?你知道求职经验必须有一定的时效性么?好比我现在要求找一份高级的数据库管理员工作,那么我告诉招聘者自己十年前有过类似经验是毫无意义的,告诉你自己在大学时期是学校 …
你说的只能当你是撒谎。既然你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你又是89学运的“不小的头头”,你既然这么重要,你为什么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或者让一个团体来承认你的代表性)来讨论?你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怕什么?为什么怕?你认为中共政权的威慑力能延伸到西方民主自由国家来吗?西方民主自由国家同意吗?你同意吗?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09
回复 : 齐源理 的帖子
第一,我不想吃民运饭,我过往的“头头”经历和自己的真实身份当然没必要公开。我曾写网文,因此一个笔名便已足够。
第二,除非自己真能成为名人,否则任何人公开个人隐私都是一件蠢举,这和具体危险性多大无关;

吴仁华 发表于 2007-6-3 10:13
报了到!点燃万千烛光,照亮“六·四”英魂!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14
回复:寻秋者 的帖子,”關于64,我很想知道,
1、究竟當年64失敗的原因是什么?是趙不力,還是學運宗旨不明確?是不是天安門上確實有很多派別?
2、為什么三勇士被天安門學運人士押送去派出所的?雖然理解在在學運意義上要求共產黨下臺之只能做不能說,但,對押送三勇士的行為還是不解。關于現在或未來,是否做好了準備迎接下一次運動的到來?”
只能簡單回答啦:
1.從宏觀的角度上講,六四成功的歷史條件還不是那么成熟,這保羅反對運動本身沒有準備好,溝通不良,也包括社會對國家和中共的認識還不明確,社會利益分化還不嚴重等等.運動要成功,有時候也是一個”勢”的問題,這是我不贊成把責任歸屬到個別學生領袖身上的原因.
2.當時一些學生決定送三勇士到公安局,是因為第一,不是很清楚他們的身份,第二,不希望學生運動理性和平的宗旨收到影響.當然,現在看起來,那個決定很幼稚,很有問題.我想我們已經再三道歉了,余志堅和魯德成也反復令人感動的表示了諒解.這應當說是一個悲劇,但是這個悲劇的責任主要還是在於中共.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17
回复:熊仔 的帖子,”今天的主角是王丹!主题是什么啊…..?”
今天的主角不是我,是大家.軍濤,子明,曉波,超華,巴哈等等一會都會上來.
網聚的發起也不是我一個人,應當說是本站站方和我共同倡議.主題方面,我個人當然希望是紀念18週年,至于具體內容,就看個人意願了.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18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09:58 发表
这就奇怪了:我问完问题,知道“道不同不相与谋”,放下话筒也就完了,你们却在一边风言风语好像我无权提出这个问题似的。。。请问究竟是谁在“抢话筒”?
从我这个角度来说,六四之夜居然讨论起“领袖”的问 …你提的问题可大可小. 我同意王丹的说法, 在大家都对你提的问题有异议的情况下, 没必要有啥行动.关于”领袖”问题, 不管王丹先生自己承认与否. 这个名字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现在情况是海外民运的山头林立, 各自为政. 虽然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 但是用一个所谓的”领袖”登高一呼的方法, 显得太过突兀. 反而引起不知情人事做出”贪名求利”的推测. 要说”登高一呼”的胆色, 我相信诸位参加过64的又能坚持到现在的人物, 绝对都是有的. 所以个人觉得这是个时机问题, 当真正需要的时候是肯定有人站出来的, 而且是会有很多人站出来, 只希望到时候大家能统一思想和认识, 团结一致才是.

澤火革 发表于 2007-6-3 10:18
回复 : 吴仁华 的帖子
好!吴兄也来了。吴兄,我对你个人的经历非常感兴趣,昨日在网上搜索了半天,只查到你出逃到澳门时是游泳过去的,出逃时是温州商界的朋友帮的忙。很想了解你逃往澳门时是从哪儿下的水?下水之前是从哪儿出逃的,是从温州吗?六四后你有没有被当局抓捕?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20
回复 : freethinker 的帖子
“关于”领袖”问题, 不管王丹先生自己承认与否. 这个名字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现在情况是海外民运的山头林立, 各自为政. 虽然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 但是用一个所谓的”领袖”登高一呼的方法, 显得太过突兀. 反而引起不知情人事做出”贪名求利”的推测. 要说”登高一呼”的胆色, 我相信诸位参加过64的又能坚持到现在的人物, 绝对都是有的. 所以个人觉得这是个时机问题, 当真正需要的时候是肯定有人站出来的, 而且是会有很多人站出来, 只希望到时候大家能统一思想和认识, 团结一致才是.”
鼓掌!贊成!

沈龙 发表于2007-6-3 10:20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10:14 发表
“關于64,我很想知道,
1、究竟當年64失敗的原因是什么?是趙不力,還是學運宗旨不明確?是不是天安門上確實有很多派別?
2、為什么三勇士被天安門學運人士押送去派出所的?雖然理解在在學運意義上要求共產黨 …
这个悲剧,我们有一次讨论过,有人说,发生这个悲剧的责任主要在于“民主”。这么说,当然需要有解释,说的是当时学生将三人送派出所是学生“民主”的决定,不是少数学生头头的决定,没有人阻止过把三人送派出所说明了这个问题。这就让我们想到有必要讨论“民主”之上是不是应该还有一些原则的问题了,这些原则应该比民主的形式要高一个层次。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22
回复:傻傻往前 的帖子安兄已經帶頭另發新貼,謝謝安兄理解.

是 发表于 2007-6-3 10:24
我喝了:第一杯酒敬六四英魂,第二杯酒敬狱中的朋友,第三杯酒敬诸位活着的六四领袖……你们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10:25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10:20 发表 “关于”领袖”问题, 不管王丹先生自己承认与否. 这个名字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现在情况是海外民运的山头林立, 各自为政. 虽然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 但是用一个所谓的”领袖”登高一呼的方法, 显得太过突兀 …
王丹不觉得在中国民主运动越是最困难的时候,越是需要“领袖”吗?说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再出来号召当“领袖”,那不成了为当“领袖”而当“领袖”的投机政客了吗?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25
回复:是 的帖子”我喝了:第一杯酒敬六四英魂,第二杯酒敬狱中的朋友,第三杯酒敬诸位活着的六四领袖……你们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
還有一杯,敬天安門母親群體.

micronet 发表于2007-6-3 10:25
悲剧恰恰是运动混乱的产物~

熊仔 发表于 2007-6-3 10:27
回复 :freethinker 的帖子
反而引起不知情人事做出”贪名求利”的推测. 要说”登高一呼”的胆色,….
应改为:反而引起不知情人事做出”贪名求利”的选择. 要有”震臂一呼”的胆色,….

欧阳明瑞 发表于 2007-6-3 10:27
六四英雄永垂不朽!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10:27
QUOTE:
原帖由 水电工 于 2007-6-3 05:12 发表
恭喜王丹成為哈佛人(偶是史丹福人);如果香港不就,歡迎到臺灣。前幾年我曾幫北京幾位文物專家接到臺灣各校客座,如果有這方面的問題可以問我。
那天晚上,是我大學畢業在當兵的時候。正徬惶是否出國讀書的問題 …
啊,有人向我谈起过你,原来你是“国家栋梁”啊!

巴哈 发表于 2007-6-3 10:28
回复 : 8言语 的帖子
佛说真话,不打妄语.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28
回复 : 沈龙 的帖子
“王丹不觉得在中国民主运动越是最困难的时候,越是需要“领袖”吗?说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再出来号召当“领袖”,那不成了为当“领袖”而当“领袖”的投机政客了吗?”
歷史就是這樣,很多遺憾,但是在遺憾中前進.所以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是有深刻道理的一句笑話.
很多前行者最後會默默無聞.當然,一方面我們有責任不要讓他們默默無聞,這是我們這個專業要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前行者也要有這個心理準備,如果以為自己做過了一些事情,就要永遠被人家歌頌,早晚心理上不能承受.

吴仁华 发表于 2007-6-3 10:29
QUOTE:
原帖由 澤火革 于 2007-6-3 10:18 发表
好!吴兄也来了。吴兄,我对你个人的经历非常感兴趣,昨日在网上搜索了半天,只查到你出逃到澳门时是游泳过去的,出逃时是温州商界的朋友帮的忙。很想了解你逃往澳门时是从哪儿下的水?下水之前是从哪儿出逃的, …
从珠海游到澳门,刮风下雨,摄氏7度。然后从澳门偷渡到香港,坐渔船。没有被捕过。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29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这句话民运已经喊了几十年,六四前就开始喊了。。。
问题是“需要”不等于“可能”,甚至不等于“合理”—-就好比我个人“需要”有1亿美金来实现我的个人梦想,但其实是不大可能变成现实的。在这里,具体采用哪种“统一”方法其实并不重要,就和我整天设想是中六合彩还是赌场赢1亿美金一样没有意义。
民运中王丹这样的“领袖”真正可以而且应该去做、甚至没有理由做不好的,是首先把你们自己的那个山头给建设好,为将来转型期中国的回国参与、民主化后中国的政党竞选打下各方面的基础。。。为什么非要整天迷信“整合”“统一”不可呢?难道那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领袖”意义和魅力么?要知道:朱元璋当年也是先想“地方割据”,然后才想“统一”的,如果朱元璋一早就在那里想怎么“整合”各股义军势力,朱元璋保证早就被人给消灭了。

剑胆琴心 发表于 2007-6-3 10:30
QUOTE:
原帖由 micronet 于 2007-6-3 10:26 发表
悲剧恰恰是运动混乱的产物~
附议……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31
点上了三只蜡烛。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10:31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10:25 发表
“我喝了:第一杯酒敬六四英魂,第二杯酒敬狱中的朋友,第三杯酒敬诸位活着的六四领袖……你们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
還有一杯,敬天安門母親群體.
我敬王丹父母一杯,也敬我远方的妻儿一杯。

欧阳明瑞 发表于 2007-6-3 10:31
回复 : 安魂曲 的帖子
安兄所言极是,顶一个,坚决阻止这种东西拍出天价。这块浸满民众鲜血的手表一钱不值。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32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我喝了:第一杯酒敬六四英魂,第二杯酒敬狱中的朋友,第三杯酒敬诸位活着的六四领袖……你们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還有一杯,敬天安門母親群體.
補充一下: 有時候喝酒很讓我難過,尤其是現在這樣的時刻.會不自覺打開電腦上存的六四紀念片段,然後一遍遍看,然後….
我也不想感情脆弱,但是沒有辦法控制.
我們在海外總是說,不管我們內部有多少分歧和意見,只要播放一下六四的錄像,大家都啞口無言了.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32
回复 : 沈龙 的帖子
“我敬王丹父母一杯,也敬我远方的妻儿一杯。”
代我父母謝謝你.他們也知道今天的網聚.

剑胆琴心 发表于 2007-6-3 10:32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10:29 发表
“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这句话民运已经喊了几十年,六四前就开始喊了。。。
问题是“需要”不等于“可能”,甚至不等于“合理”—-就好比我个人“需要”有1亿美金来实现我的个人梦想,但其实是 …
小安子没有喝多,头脑还是清醒的……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33
QUOTE:
原帖由 沈龙 于 2007-6-3 10:25 发表
王丹不觉得在中国民主运动越是最困难的时候,越是需要“领袖”吗?说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再出来号召当“领袖”,那不成了为当“领袖”而当“领袖”的投机政客了吗?
个人觉得现在不是需要”领袖”的时候, 需要的是大家的团结先. “领袖”本身是个次要问题, 在一些基本问题没解决之前, 先跳出来举旗子, 我觉得是不明智的. 所谓“条件成熟”是指, 当需要一个统一的号召人, 甚至所谓一个”形象”的时候, 那么再推举一个”领袖”才合适. 一点愚见, 各前辈指点了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33
回复 :安魂曲 的帖子
“为什么非要整天迷信“整合”“统一”不可呢?难道那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领袖”意义和魅力么?要知道:朱元璋当年也是先想“地方割据”,然后才想“统一”的,如果朱元璋一早就在那里想怎么“整合”各股义军势力,朱元璋保证早就被人给消灭了。”
同意.

草虫 发表于 2007-6-3 10:33
回复 : 吴仁华 的帖子
从珠海游到澳门,刮风下雨,摄氏7度。
牛人啊!强烈建议丹哥把吴哥这段事迹加入你合计中的电影

澤火革 发表于 2007-6-3 10:33
回复 : 吴仁华 的帖子
谢谢回复!也佩服你的毅力和勇气。在这虚拟的空间也敬你一杯!

熊仔 发表于 2007-6-3 10:35
点上了三只蜡烛;敬上一杯酒!!…..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36
QUOTE:
原帖由 沈龙 于 2007-6-3 10:15 发表
齐老兄,我国内朋友等着你们发送代理服务器,过10点了,没收到啊。急啦!
对不起,刚才没看到。已经发出了。

是 发表于 2007-6-3 10:38
需要理性,也需要豪情.记住英烈,记住我们还活着.

白鹤一鸣 发表于 2007-6-3 10:38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吁
作者:王丹

在六四18周年的今天, 我还想特别提出三项诉求, 希望得到各界朋友的呼应。

第一,当年被当局定性为“暴徒” 而判处重刑的一些北京市民,至今仍有一部分还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等地方。这些市民当年是为了保护学生而走上街头的,他们是八九民运中的英雄。18年过去了,他们不应当被遗忘。我们应当通过一切可能的手段,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些政治犯的待遇,并努力促成他们的尽早释放。在外界为六四难属和政治犯家属提供帮助的时候, 也应当重点考虑这些为民主运动做出贡献并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勇士。

第二, 六四过去18年了,但是今天中共仍旧有一份黑名单,拒绝让部份人士回国看病,探亲以及工作。刚纔提到的刘宾雁先生就是一例。 在这些被剥夺回国权利的人士中, 有一些年事已过,比如戈扬,比如郭罗基,比如苏绍智等先生。这些先生都曾经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过贡献, 仅仅因为政治观点的不同,在他们步入晚年的阶段, 就使得他们不能叶落归根, 这不仅是剥夺人权的政治迫害, 更是违反中国传统伦理的行径。 如果当局真的要搞什么“ 八荣八耻”,就应当知道,拒绝让这些老人回国,就是最大的耻辱。因此,我们呼吁各界关心流亡人士的回国权问题,特别是其中那些长着的处境,希望能够促使他们尽早可以有返回故土的权利人。

第三, 今年是六四18周年,距离20周年只有两年的时间了。如果中共当局继续拒绝六四问题的重新评价,继续关押异议人士,继续拒流亡群体于国门之外,我们应当在20周年的时候发起全球性的大规模的六四纪念活动, 以提醒世人不要忘记六四死难者和中共的极权本质,以进一步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这样的活动,应当是庄严隆重, 应当是海内外各地华人与世界各国政府与民间的联合行动, 应当是可以给予中共以强大震撼的活动。她不仅需要热情,也需要很多的协调。我呼吁,为六四20周年的盛大纪念活动的准备工作现在就应当开始酝酿。所有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应当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精诚团结,消除歧见,一起将这项工作做好。这是为了昨天的死难者,也是为了明天的中国。
王丹2007.6.2. 新世纪新闻网。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39
王丹兄:我早先给你提过,设法组织一个“青年智库”,学习美国共和党的类似经验,在低潮期吸纳人才,总结经验,设想将来,一旦时机成熟,现成就有了思想和组织体系。。。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你做最合适,不象搞个组织容易树大招风,而且符合“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朱元璋方略。

巴哈 发表于 2007-6-3 10:39
回复 :王丹 的帖子
我和超华说过:18年了,(89一代)年青人变成中年人,生活经历各自不同,每个人的精神变化都会很大,大概除了在”六四屠杀”认知这一点,很难再找到共同一致的地方.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39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10:29 发表
“需要一个统一的召集或者管理机制”这句话民运已经喊了几十年,六四前就开始喊了。。。
问题是“需要”不等于“可能”,甚至不等于“合理”—-就好比我个人“需要”有1亿美金来实现我的个人梦想,但其实是 …
问题是山头太多了, 甚至是哪座山都不知道. 安大哥的想法是对的, 这种呼声是需要的. 当很多人都有安大哥的想法去要求一个站出来的时候, 也就是这个人该站出来的时候了.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39
QUOTE:
原帖由 王丹 于 2007-6-3 10:33 发表
“为什么非要整天迷信“整合”“统一”不可呢?难道那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领袖”意义和魅力么?要知道:朱元璋当年也是先想“地方割据”,然后才想“统一”的,如果朱元璋一早就在那里想怎么“整合”各股义军势 …
美国宣布独立建国之后,各州货币还不统一,大陆会议也没有正规的财政来源,但美国却不但成功了,而且还是民主得最完善的。

巴哈 发表于 2007-6-3 10:42
回复 : 巴哈 的帖子
当然,也许局外人可能会发现他们之间更多的共同点,比如”情怀”,”行为模式”等等.

国际歌 发表于 2007-6-3 10:42
吴仁华大哥的书不知道能不能发个电子版的让更多的大陆人看到~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42
回复 : 是 的帖子
而且要活好。。。

是 发表于 2007-6-3 10:42
QUOTE:
原帖由 巴哈 于 2007-6-3 10:39 发表
我和超华说过:18年了,(89一代)年青人变成中年人,生活经历各自不同,每个人的精神变化都会很大,大概除了在”六四屠杀”认知这一点,很难再找到共同一致的地方.
是呀,共同的理想在哪里?如何慰藉亡灵?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43
回复 : 安魂曲 的帖子
“早先给你提过,设法组织一个“青年智库”,学习美国共和党的类似经验,在低潮期吸纳人才,总结经验,设想将来,一旦时机成熟,现成就有了思想和组织体系。。。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你做最合适,不象搞个组织容易树大招风,而且符合“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朱元璋方略。”
建議是好建議,不過因為糧草的問題,暫時還無法掛牌.不過通過網路集結力量,組成智庫,倒是可以考慮的一個方向,我一定認真思考.謝謝.

吴仁华 发表于 2007-6-3 10:43
QUOTE:
原帖由 是 于 2007-6-3 10:38 发表 需要理性,也需要豪情.记住英烈,记住我们还活着.
是兄说得好!真正的英雄是那些赤手空拳阻挡全副武装戒严部队的“北京暴徒”。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43
QUOTE:
原帖由 齐源理 于 2007-6-3 10:39 发表
美国宣布独立建国之后,各州货币还不统一,大陆会议也没有正规的财政来源,但美国却不但成功了,而且还是民主得最完善的。
觉得齐大哥这个例子不算好, 至少当时美国有部<1777宪法>, 各州人民都有个大山头了. 有了这个山头, 才有的美国独立啊.

熊仔 发表于 2007-6-3 10:44
回复 :白鹤一鸣 的帖子
还是推倒重来快…….推倒重来!!!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44
回复 : 白鹤一鸣 的帖子
而且,王丹提的三点第一条无问题,第二条就未免太多只考虑海外流亡朋友的意思。。。为什么不呼吁各界给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停止监视迫害国内死难者家属呢?
至于第三条,现在提出来就等于说“咱们两年内还只能面临同样的现实”,虽然这极有可能,但却不应该通过自己之口做丧气之言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0:45
回复 : 巴哈 的帖子”18年了,(89一代)年青人变成中年人,生活经历各自不同,每个人的精神变化都会很大,大概除了在”六四屠杀”认知这一点,很难再找到共同一致的地方.”
是啊,深有同感.我在想,真正的考驗還不是流亡的時候,真正的考驗是在未來.大家要是提前有心理準備,是最好的.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45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10:39 发表
王丹兄:我早先给你提过,设法组织一个“青年智库”,学习美国共和党的类似经验,在低潮期吸纳人才,总结经验,设想将来,一旦时机成熟,现成就有了思想和组织体系。。。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你做最合适,不象搞个组 …
这个我很同意, 特别是”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这点

欧阳明瑞 发表于 2007-6-3 10:46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当时的情况下送三勇士到派出所也是一个办法,如果把三勇士保护起来了,众目睽睽,中共会怎么看?当然中共是流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当时的情势,送比不送好,早送比晚送好。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46
回复 : 王丹 的帖子
你可以和方应看商量一下,我看这里条件就很好,没有粮草可以先用网络挂牌,关键是要比一般的网络聚会多那么一点归属感,让参与者觉得自己不仅在高谈阔论,而且在实际做些将来可能有用的事情。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47
QUOTE:
原帖由 白鹤一鸣 于 2007-6-3 10:38 发表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吁 ,作者:王丹
在六四18周年的今天, 我还想特别提出三项诉求, 希望得到各界朋友的呼应。
第一,当年被当局定性为“暴徒” 而判处重刑的一些北京市民, …
第一条完全同意,第三条还没有读,先说第二条。赞成争取回国权利,但不赞成王丹说的理由中的“看病”部分。现在国内的医疗体制情况众所周知,而且那些在国外入了籍的人在国内去看病可能自己要花昂贵的医疗费,他们在西方国家看病则完全可以免费。所以,把“看病”作为理由不太恰当。再说,这个问题由王丹提出更不恰当,因为王丹自己是用到美国看病的理由要求保外就医才得以流亡的。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47
回复 : freethinker 的帖子
希望在于坚韧而普通的努力 (何怀宏语)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49
QUOTE:
原帖由 freethinker 于 2007-6-3 10:43 发表
觉得齐大哥这个例子不算好, 至少当时美国有部, 各州人民都有个大山头了. 有了这个山头, 才有的美国独立啊.美国独立是1776年。

freethinker 发表于 2007-6-3 10:50
QUOTE:
原帖由 齐源理 于 2007-6-3 10:49 发表
美国独立是1776年。
1783年算的成功吧. 巴黎条约的签署

是 发表于 2007-6-3 10:53
网聚倒计时开始,七……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10:53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10:39 发表 [王丹兄:我早先给你提过,设法组织一个“青年智库”,学习美国共和党的类似经验,在低潮期吸纳人才,总结经验,设想将来,一旦时机成熟,现成就有了思想和组织体系。。。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你做最合适,不象搞个组 …
对,安魂曲先生这样的人才一定不要拉下~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0:54
QUOTE:
原帖由 freethinker 于 2007-6-3 10:50 发表
1783年算的成功吧. 巴黎条约的签署,没有被英军打垮就算是成功了。

是 发表于 2007-6-3 10:54
六…..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56
4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57 三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0:57
回复 :欧阳明瑞 的帖子
谢谢理解!我给eBay的信中最后就是这么一句—-
This item is a forever shame for human, it does not deserve even a penny.
这件物品是人类永远的耻辱,它甚至连一分钱也不值!
很奇怪这里很多人居然会对这次拍卖成功后,今后可能不断有这种沾满血腥的东西,甚至“共和国卫士奖章”之类的东西拿出来拍高价,从而直接间接让当年杀人或至少是犯罪者捞取实惠的前景无动于衷? 这在政治上也简直太糊涂了。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0:58
回复 : 安魂曲 的帖子
shut up.. I hate u… 🙂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10:58
QUOTE:
原帖由 傻傻往前 于 2007-6-3 10:56 发表
4
你的签名档还得我……

黄喝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0:59
响应王丹号召,提前一分钟报到。
晓波要我就十八年写点东西,思索再四,写不出来。就以现在这种方式表达吧。

王军涛 发表于 2007-6-3 10:59
各位好!
假如我是真的

欧阳明瑞 发表于 2007-6-3 10:59
向六四死难者致敬!
向当年的学生领袖致敬!
向英雄的北京市民致敬!
向当年主导广场撤离的四君子致敬!
向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的社会各界致敬!
向六四期间没有开枪屠杀群众的有良知的军人致敬!
向今天所有关心六四、关心国家前途的人们致敬!
六四英雄永垂不朽!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1:00
回复 : 王军涛 的帖子,”各位好!”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micronet 发表于 2007-6-3 11:00
QUOTE:
原帖由 安魂曲 于 2007-6-3 10:57 发表谢谢理解!我给eBay的信中最后就是这么一句—-This item is a forever shame for human, it does not deserve even a penny.这件物品是人类永远的耻辱,它甚至连一分钱也不值!很奇怪这里很多人居 …
它是否有作为历史见证而存在的必要呢?

为您呐喊 发表于 2007-6-3 11:00
QUOTE:
原帖由 王军涛 于 2007-6-3 10:59 发表 ,各位好!
哇,握手,握手啊

寻秋者 发表于 2007-6-3 11:00
安魂曲:王丹兄:我早先给你提过,设法组织一个“青年智库”,学习美国共和党的类似经验,在低潮期吸纳人才,总结经验,设想将来,一旦时机成熟,现成就有了思想和组织体系。。。这件事情在我看来你做最合适,不象搞个组织容易树大招风,而且符合“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朱元璋方略。
比较同意这一说法。而且私下认为应该已经有人在做。
个人认为:对于已经建立好的民主运作程序,当然万事不操心。但是,对于面对一个专制系统,首先面临的任务是打破它,并且按照对民主的期待,同时需要考虑的是,打破之后建立的不能是另一个专制系统。
个人认为,一盘散沙是不可能和专制系统严密的gd斗的,而且,打破专制系统的过程,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民主土壤,用非常之法也是必要的。
【民主的最大特点在于,尊重所有人的人权,包括民主地对待对待所谓非法行为者。这意味着,民主要具有比专制系统更强大(力量意义上),是在民主机制建立后而不是建立的过程中!】
但现实的反抗运动,一个常见的问题是:开始口号是民主的团队,一旦掌握权力后,也会不自觉的演变为新的专制,因为对于一个“群体”来说,权力、利益纠缠而成的系统也是现实。【我们不可能寄希望于全体人,上几十几千万人都是严格自守的理性民主人,更无法预计几十几千万上亿人在权益博弈中会出现怎么样的演变】
所以,预先共识关于尚待建立的民主机制一些起码的原则,是不可缺少的!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1:01
回复 : 黄喝楼主 的帖子
歡迎,熱烈歡迎.

齐源理 发表于 2007-6-3 11:01
好什么呀?好就不来了。

熊仔 发表于 2007-6-3 11:01
开始

是 发表于 2007-6-3 11:01
向王军涛问好.

傻傻往前 发表于 2007-6-3 11:01
回复 : 王军涛 的帖子
王先生好。。。看看手黑不黑。。。 :)

为您呐喊 发表于 2007-6-3 11:02
好像两位站长都不在线啊11点03分在线情况

王丹 发表于 2007-6-3 11:02
回复 :王丹 的帖子
呼籲各位: 我經常上來,大家有什麼問題以後有的是機會交流.軍濤不是很經常來,大家使勁跟他交流吧.

沈龙 发表于 2007-6-3 11:02
会前打打招呼,好。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1:03
回复 : micronet 的帖子
呵呵,小人之心啊,我自从当了父亲,早就决心远离政治了,你看我平时也不写文章了,只不过碰上纪念六四才来这里。。。
何况即使以前我也是以孔明刘伯温自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普通的三脚猫角色俺根本不会感兴趣。

安魂曲 发表于 2007-6-3 11:04
回复 : micronet 的帖子
什么鬼逻辑:不高价拍卖它就消失了么?

王军涛 发表于 2007-6-3 11:05
我们现在纪念的是一个伟大的运动,人类政治史上的一座丰碑。我认为,89民主运动没有成功的最大原因是我们碰上了这个世界上当时最强硬的领导人。

(未完待续)

2018年6月1日

附:王超华在网聚中转发的一篇回忆。篇幅长,分次附于篇末:

历历在目、惊心动魄

(一)

「六四」虽然过去十几年了,我作为「六四」事件的见证人之一,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是历历在目,惊心动魄。在这里,我把看到的和听到的比较独特的情况告诉世人,使人们对这重大历史事件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

木樨地是「六四」血案一个热点

一般人认为,「六四」时惊心动魄的事件主要发生在天安门广场,这不完全符合当时的情况。当时在京的外国记者主要集中在北京饭店,因此他们对天安门广场及周围发生的情况了解的比较多,报道的也多。实际上天安门广场西边约三四公里处的木樨地是发生了许多惊天动地事情的热点地区。

向天安门广场挺进的第一梯队的军队是在木樨地首先向人民群众开枪的,木樨地是群众伤亡比较集中的地区之一;中央军委派要员乘直升机亲临部队上空命令部队向人民群众开枪是发生在木樨地;第二梯队中的一支部队是在木樨地发生哗变,对抗中央军委的命令;在木樨地被烧毁的军车最多,军队损失最大;军队向木樨地的部长楼开枪造成人员伤亡而导致老干部们的强烈反响;军队从六月四日到六日派装甲车在木樨地不断向路边群众及建筑开枪造成群众伤亡,以至在铁道部值班的铁路总调度在办公室被枪击身亡而震动中央;军队在木樨地导演了一场愚弄群众的丑剧并编制出第一部群众拥护军队「平暴」的电视新闻等等。我当时住在木樨地,亲眼目睹了上述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暴风雨即将来临

部队在六月三日凌晨采取轻装突袭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失败后,整个北京笼罩在十分紧张的气氛中。三日中午部队在六部口一带第一次对群众施放了催泪瓦斯。三日下午我下班回到家里,电视已开始反复播送北京戒严指挥部的通告,禁止群众晚上上街,要求大家呆在家里。我们都感到军队要采取强硬手段解决天安门广场的问题,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吃完晚饭,我怀着十分好奇的心情来到木樨地的复外大街上,想看看大街上有没有人,人们是否都呆在家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约八条车道宽的大街上挤满了人,到处在议论头天晚上和当天白天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把戒严指挥部的命令放在眼里。许多人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的命运非常掂念,担心会像一九七六年的「四五」事件那样,遭到武力镇压。有些人开始把间隔汽车道和自行车道的水泥墩横到路中间,有些人把停在路边的以及停在附近汽车总站的三二 ○ 路汽车和一一四无轨电车也推过来横在路上,以图阻挡军车。

为了能看得更清楚,我登上路边一栋高层住宅,站在十层的窗户前往下看,整个情景尽收眼底。宽约二三十米的公路上,视线所及全是人,看来这些人准备像「五二 ○ 」实施戒严那天一样,用身躯把军队挡在城外。更令人吃惊的是路边堆满了成百上千的自行车,表明许多人是骑车从其他地区赶来看热闹的,因为他们知道复兴门外的复兴路一带是军事机关的集中地,驻满了来京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而复外大街又是由城市西郊通向天安门广场的必经要道。看着这成千上万的人(我估计这时约有百万人呆在北京的主要街道上),我想他们一定和我一样,从小从教科书上学到的是只有国民党和日本军队会向手无寸铁的人民开枪,人民解放军绝不会向人民开枪,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种天真的想法将使他们付出血的代价,一个震惊世界的惨案将在他们当中发生。

军队开始强行推进

晚六点左右,数架军用直升机沿着长安街从东向西飞来,在木樨地低空盘旋了几圈后向西飞去。我分析上面坐着军队的高级将领,他们在观察形势,分析动向,向中央汇报。直升机的到来使气氛顿然紧张起来,山雨欲来风满楼,人们意识到部队要行动了。

这时,上百辆摩托车从天安门方向开过来,几乎每辆车后面都坐着一个年青的女孩子,手持一面彩旗,他们高呼着口号,呼啸而过。这是一支被称为「飞虎队」的摩托车队,在当时起到联络和鼓舞士气的作用。据说是由一批个体户和干部子弟组成的,因为在当时只有这些人具有购车能力。「六四」后他们成为公安部门的重点打击对象。摩托车的到来使群众立刻兴奋起来,人们闪开路,让他们通过,许多人向他们挥手致意。

大约在八点钟,有人开着摩托车从西过来,大声喊道:「部队已过了公主坟,那儿的群众正在奋力阻挡,快去支持!」许多人骑上自行车向西赶去,有数百人将五六辆无轨电车推到木樨地桥上,把桥上的快车道完全堵住,这时木樨地已处在十分紧张的气氛中。九点多钟,我站在高楼上,已能听到西边远处人群的呐喊声像海潮似地一波接一波地传来。天已非常暗,虽然路灯亮着,但仍看不清远处的情况,只能凭声音感到部队已挺进到离木樨地不远的地方。

这时已不断有受伤的群众被人送往木樨地的复兴医院。我一看有人受伤,立刻跑下楼去,迎面碰上一个头部受伤的小伙子,一面用手捂着淌血的头跑向复兴医院,一边大声地骂着:「真他妈地动手了,法西斯!」我非常想知道军队和群众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冲突,我不顾一切向西走去,穿过木樨地桥上的人行道,来到了桥西。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8年5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