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5月26日

马仲英入寇,金树仁倒台

赫定在中国还有两大心愿未了。第一桩当然是魂牵梦绕的罗布泊,第二桩是带领一支汽车队穿过甘肃,从肃州入疆,为新疆和内地之间修建一条公路乃至铁路进行勘探,复兴古丝绸之路。中国动荡的时局令他觉得成行的可能性正越来越小,遂派霍涅尔和陈宗器绕过金树仁的边防检查,潜入新疆,务必绕开所有居民,去罗布泊进行秘密考察。

席卷整个欧美的经济大萧条很快影响到了考察队的主要赞助人本狄克斯,这位富翁已经无力再提供考察经费。但另一件事对考察队打击比经济大萧条还要严重。金树仁的倒行逆施,终于在新疆点燃了变乱之火。

1931年,哈密爆发了反对金树仁的民变,这场民变叙说起来头绪复杂,在此一笔带过,民变的起因是金树仁对维民的不公政策,让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受欺压。民变在各种复杂势力的推波助澜下,竟成为新疆变乱的开端,金树仁的统治不得人心,这些各怀目的的势力早已蠢蠢欲动,他们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民变很快演化成一场争夺东疆统治权的内战,一边是金树仁和张培元的省军,另一边是和加尼牙孜和尧乐博士的哈密军。而苏联趁机插手,想要把这场战争升级为全疆范围内维民对汉人政权的全面“革命”战争。尧乐博士原是哈密警备旅旅长,城内的实权人物,民变爆发后他本试图在省府和维民之间居中调停,发现此路不通便站到他的族人一边。他一直努力想把战争的矛头指向金树仁和他的苛政,不愿让局势演变成一场维、汉之间的民族大战。但堤岸已经崩溃,哈密附近驻军的军官大多与尧乐博士交情甚厚,对金树仁剿灭哈密军的命令阳奉阴违,故意谎称战败不肯举兵。金树仁便调集驻扎伊犁的张培元军前来镇压,这支来自伊犁的军队对与当地维民之间素无交情,他们对反叛的维民发动更大规模的报复性的仇杀,仇恨步步升级。有一个人从这场战争中渐渐掌控实权——伊犁军参谋长——盛世才。

哈密军势单力薄,尧乐博士决定到南京找中央政府陈情,他才离开新疆进入甘肃,便遇上了导致变乱全面升级的关键人物:马仲英。

马仲英身形矫健,相貌堂堂,是位英气逼人的美男子。俊美欣长的外表下包藏祸心,他胆大妄为,杀人不眨眼,和金树仁还是河州同乡。1927年,冯玉祥的国民军在河州征兵派款,过程中还触犯宗教禁忌,引发回民暴乱。于是,国民军发动“清乡”,马仲英的父亲马宝本是青海军阀马麟手下的一个营长,当时正在河州老家休养。“清乡”发动后,河州穆民们组织了一个请愿团到兰州去找冯玉祥求情,马宝亦在请愿团中。但冯玉祥却把来求情的请愿团抓起来杀了!

(俊美英武的马仲英)

马仲英正在军校里读书,听闻父亲遇害,便联合了马麟手下6名军官,私逃河州。他们袭击了一支国民军运输队,夺得大量装备,在河州召集了数万人,成立“黑虎吸冯军”,发誓为父报仇。他自封司令,时年16岁,人送外号“尕司令”。从此走上了他的巨匪生涯。这一年是1928年。

随后冯玉祥派兵追剿,马仲英的乌合之众在正面战场上不敌国民军,便在甘、宁、青一带四处流窜抢劫,把对冯玉祥的仇恨一股脑撒到所到之处的汉民头上,奸淫烧杀,无恶不作,妇孺老幼亦无幸免。不久,蒋、冯、阎、桂中原大战爆发,这支以冯玉祥为敌的流寇被南京方面收编,马仲英本人到南京去镀金。1931年,已经堂而皇之成为“国民革命新编第三十六师”师长的马仲英重回甘肃,他的部队盘踞在新、甘边境的肃州一带,也正是西北考察团入疆的必经之路。

尧乐博士本打算去南京请愿,路过马仲英地盘时,和马仲英相谈甚欢。尧乐博士心想:南京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何况谁知道蒋介石究竟会站在哪边?何不借重马仲英的力量?哈密军有大量军火、物资却缺乏军事素质,而马仲英空有野心又苦于缺人短枪,两人一拍即合。尧乐博士引狼入室,战乱很快席卷全疆。

1931年5月,马仲英诈称“奉命出关”,讨伐金树仁倒行逆施,率军开进新疆。他的部队号称3个纵队,各设司令,其实只有400战斗员,90条枪。但哈密军武器库里枪械弹药充足,马仲英四处抓兵抢粮,战争不断升级,从东疆蔓延到全疆。马仲英称新36师奉中央之令,“志在排解纠纷,挽救困局,使同胞出水火之厄”。实际上,在陷同胞于水火这方面,他比金树仁更加罪恶滔天。

乌鲁木齐的方面的权力逐渐落到张培元的参谋长盛世才手上。金、马双方的军队制造了多少针对平民的血案,至今已无法统计,但毫无疑问双方都血债累累。遭殃最深的是当地原住居民,军阀之间争权夺势的战争已经燃烧成了民族仇杀。在原住居民看来,金树仁的省军是汉人势力,而马仲英则是回族势力。有资料显示苏联在其中扮演了煽风点火的角色,他们在等待机会把新疆变成另一个外蒙。1933年,北疆和南疆的维吾尔和吉尔吉斯人联合起来发动暴乱,饱受战乱之苦的原住民们,在苏联煽动下起来“杀回灭汉”。暴乱军队包围了乌鲁木齐,使之变成一座孤城,城内人心惶惶,汉人们自觉末日将至,呼唤报应。靠着招募十月革命后流落在新疆的白俄人,总算打退了暴乱的原住民。这支被称为“归化军”的白俄部队,大多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人数不多,但战斗力远高于马仲英和盛世才的部队。金树仁事后过河拆桥,他担心归化军实力坐大,蓄意克扣他们的军饷物资,结果反而引火烧身。4月11日,一群白俄到省府找金树仁讨要说法,不仅未被接见,反被省府卫兵开枪打死数人。次日,愤怒的归化军在几个汉人官员的鼓动下哗变包围了省府,金树仁方才觉悟,原来自己只不过是个孤家寡人,城内各界几乎全都站在归化军一边。他只好仓皇逃离乌鲁木齐,随后通电下野,从苏联绕道回南京寻求蒋介石庇护。盛世才随即抓住机会笼络住归化军,被推举为“新疆边防督办”,成了乌鲁木齐的第三任主子。

金树仁后来被南京的军事法庭判处四年有期徒刑,随后又得到特赦,惩罚实在太轻。

盛世才和马仲英则继续展开你死我活的争夺,局势丝毫没有平静下去的态势。苏联在背后给同时双方输血,要让战争打得越久越好。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