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5月27日

重整旗鼓

发生在新疆的战乱使考察队蒙受了巨大损失,马仲英的部队曾把贝歇尔的营地洗劫一空。战乱造成物价飞涨,人民流离失所,新疆组的人数虽然不多,花费却如雪崩一般。安博特、霍涅尔、陈宗器等几名队员生死未卜,连试图将他们撤回也举步维艰。霍涅尔和陈宗器在战乱中仍到达了罗布泊,他们历经两年出生入死的艰险,躲在沙漠中不敢见人。原本让他们躲避居民是担心被驱逐,后来的形势,躲起来完全是为了活命。而安博特则万般侥幸逃脱战乱,翻越喀喇昆仑山退到印度,再从那里回来。这些花销在加上复制万法归一殿,财政状况陷入危机。为此他不得不再回斯德哥尔摩,向瑞典政府化缘,尽管经济大萧条冲击着欧洲各国,面对赫定50万瑞典克朗的预算申请,瑞典政府还是同意先赞助一半帮助他度过眼前的难关。

1932年,科考合同到期,队员们纷纷被召回,然后遣散各奔前程。但还有两名队员贝歇尔和包肯坎普滞留新疆未归。考察队的账目上不仅连回国的路费都没有,还欠着银行大约75000银元。他需要留在北京,想办法送队员们回国,然后再和中方分配标本,再把标本送回瑞典。日军已经侵占了热河,平津危在旦夕。中国学者对待标本分配出现了很多分歧,有一部分人想要让赫定把所有科考成果都带回瑞典去,以免毁于战争,还有一部分,当然态度坚决反对文物外流。但北平博物馆里的大量稀世珍宝都在忙着向南方转移,这些科考成果放在北平如何教人放心?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赫定仍滞留在北平,他终于把所有属于瑞方的标本都想办法运回了欧洲,正准备过几天自己也撤离中国,回国去研究考察成果。

1933年6月28日,盛、马在新疆又重燃战火。心事重重的斯文.赫定受邀参加德国使馆举办的一个宴会。宴会基本与他无关,受邀仅是一种礼节。但还想留在中国做一生的最后一搏,南京政府的外务次长刘崇杰也在宴会受邀之列。赫定便托德国使馆工作人员把自己介绍给刘崇杰,他单刀直入地对刘崇杰说:共和以来,中国已经失去东北四省、西藏和外蒙,如今新疆陷入内战,这种情况如果无法改善,不久新疆也要失去。

随后他继续抛出自己那个老生常谈的观点,苏联有好几条公路通往新疆,这些公路又和西伯利亚铁路相连,无论中国还是印度,都根本无法和苏联人竞争新疆的市场。中国政府要想保住新疆,必须让她和内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第一步是修筑和维护好连接这二者之间的公路,第二步是铺设通往新疆的铁路。

两人谈了很多,全都是关于新疆的话题。临别时,刘崇杰邀请他次日前去自己办公室详谈。刘请赫定就筑路问题起草一份备忘录,并附上一份地图,标示出预设线路。

他仅仅是怀着一种试探的心态提交了这份备忘录,并不指望能引起南京当局的重视。但出他预料,南京政府向他来电,邀他去南京详谈。行政院长汪精卫接见斯文.赫定,赫定提出修建两条通往哈密公路,起点定在西安和呼和浩特,分别与陇海线、京包线两条铁路相连的计划。

8月15日,南京政府批准了这项汽车考察计划。一份考察协议很快得到批准,大致内容如下:

成立铁道部公路考察队,斯文.赫定受聘为“铁道部特别顾问”,负责领导考察事宜。考察项目包括修筑两条公路的可行性,塔里木河下游及新罗伯的灌溉可行性。考察团员配发护照、武器,全部国内税务豁免。严守政治中立,禁止考古学研究。委托斯文.赫定博士购买汽车及一应所需设备。

后来又新加了一条内容,调查乌鲁木齐至塔城、霍尔果斯、喀什之间三条公路中的任意一条,具体视新疆内战环境而定。

在古代,从中原与西域之间有一条可以通行马车的大道,起点在中国古都洛阳,这条中国口传中的“阳关大道”,斯文.赫定的老师李希霍芬教授,称其为“丝绸之路”。楼兰古城发现之后,斯文.赫定渐渐勾勒出这条古道的概貌:古道在出敦煌后分为三条:北线走吐鲁番、哈密进入准噶尔盆地最后通往中亚大草原和古代波斯相连;南线走若羌、且末、于阗、和田、莎车通往喀什噶尔;中间一条最重要也是最繁华的线路,通过楼兰、河曲、龟兹、轮台、库车,同样通往喀什噶尔。通过喀什噶尔这个著名的商贸中转地,与通往印度和波斯的商道相连。由于塔里木河改道,罗布泊干涸,楼兰湮没,这条曾经最辉煌的商道断绝。

隋唐之后,从洛阳到阳关的这条大道,也渐渐湮没沉入历史。后人又重新开辟出一条被称为“河西走廊”的商道,从归化、包头、经酒泉、张掖一代进入新疆,这条走廊只能行走驼队而禁止马车通行,因为路面质量经不起碾压。

规划中的考察线路,便是沿河西走廊进入新疆,到达哈密后折向罗布泊,再沿古代丝绸之路返回西安。

除了与政府的协议,他还有一个属于科学本身的目标,探查出古丝绸之路的具体线路。这个课题与协议中禁止考古学研究的禁令肯定要发生冲突,尽管被绑住手脚,还是要尽最大努力,丝绸之路就躺在那里,踩着它而过却无动于衷,这不是科学家的态度,即便违反协议,他这一生不知干过多少违背禁令的事。

深入战乱地区进行科考,还有在新疆势力强大的苏联,不会对他试图恢复中国与新疆之间垂死联系的行为表示欢迎,他们一定会极力阻挠。这是他一生最后一次,也是风险最大的一次探险活动,外界认为他们最多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机会。

但是,这一生还有什么是值得去追求的呢?

全员包括:老队员赫默尔医生、乔格生瑞恒,路过张家口生瑞恒时他的弟弟艾菲生瑞恒加入、贝格曼、陈宗器。铁道部工程师龚继成和尤寅照,两名蒙古司机。还需要一些中国随员,准备到呼和浩特去招募。贝格曼因为要送家眷回国,过几天再来追赶队伍。

最后,来了一位老熟人,西北考察团第一期成员黄文弼,他受教育部安排,前往新疆调查当地学校状况。那里本就没有多少学校,再经历战火,更加无事可干。他此行的真正的目的是监视考察队。黄文弼观念偏执,把外国人都视为“为侵略张本”。他个性非常难以相处,更把考察团的中国同事视为汉奸。他的到来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包括理事会。不知这项特殊任务,究竟是黄文弼自告奋勇还是中国政府有意安排。总之,这是位非常不受欢迎的同事,并且,他不受考古禁令的约束。

无论如何,68岁的斯文.赫定找回年轻时激情,要去向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发起冲击了。所谓老夫聊发少年狂,他复活古丝绸之路的壮举,正式启动了。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