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按下一长串号码
拨通远在上海的电话
听到你的声音
就好似你在我的眼前

我想
握住你的手
四只手紧紧相连
轻轻的低头吻一下
用脸颊贴住上面老人斑的记忆

我想
拥住你年迈的肩膀
撒娇地依靠着你
当一时半刻你的孩子
落几滴委屈酸咸的眼泪

我想
捧给你一束向日葵
粗枝大叶个性倔强的向日葵
娇柔昂贵的玫瑰
配不上你经历过的腥风血雨

我想
给你端一杯清茶
坐在没有人经过的木椅上
听你讲述年轻时的爱情
鸟儿歇息在枝头也会偷偷倾听

我想
和你一起成为右派
莫名其妙地惩为贱民
啃完一块限量的粑粑
然后去放养不听话的鸭子

我想
和你一起伏安在煤油灯下
忍受着饿得咕咕叫唤的肚子
给英俊的恋人书写情书
饥饿中也有爱的花蕾绽放

我想
和你一起被夜半的嚎哭惊醒
去安慰刚刚死去丈夫的妇人
哄劝衣衫褴褛的孩童
你却给不出他们需要的粮食

我想
跟随你走进这人造的炼狱
从一具一具一具死尸间走过
双眼会拍摄下饿殍遍野的图画
心灵会记录下食人者狰狞可怜的面孔

我想
和你们一起做那个诚实的孩子
不知道畏惧的喊出
天安门上的红太阳是最残暴的虎狼
贪婪地饕餮着六亿奴隶的血肉和骨髓

我想
同你一起被统治者五花大绑
仰起双鬓流出汗水的头
接受众人的唾沫 愚民的咒骂
你怜悯 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

我想
我不想 我不想想 我不想
听到恋人被处决的消息
那子弹戳穿你的心脏
他捎来一句话 好好活下去

我想
和你一起躺在无尽的黑暗里
蜷曲着营养不良的身躯
撕扯着被角撕心裂肺的哭泣
为什么杀害我亲爱的恋人 我的至爱啊

我想
我不敢想 不忍心想
一个女人十四年的岁月
从青年到中年的五千零一百一十天
你只是伟大的新中国劳动改造的罪人

我想
打开你送给我的《星火》
那纸页却疼痛得打不开
她渗透了林昭、张春元、杜映华的鲜血
嘀嗒 嘀嗒 嘀嗒

六月的第一日
我只有捧着发来消息的手机茫然无措
我按下一长串号码
拨通远在上海的电话
却怎么也听不到你一如往常的声音

你走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你说过要见面的
为什么不等等我
你说过的话 都不算数吗

你走了
那个长胡子的人说
灵魂的鸟儿完成了她的诞生
我只知道
今晚的黑夜里 那鲜血点燃的星火会照亮黑暗

你走了
那心是颤动的,血是热的,灵魂是圣洁的
那用良知、勇敢、智慧和生命点燃的“星火”
已经铭刻
此刻 我看见来自天堂的微微笑容

有一天
我们终会相聚
有一天
我们终会相聚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une 8,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