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许艳一人途步走去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现场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北京气温今天35度,我流着汗、流着泪奔波在为丈夫维权的路上。我真的很难,但我也看到很多人比我还苦,所以我会坚持、我会努力。

信息公开内容一:

1.我与余文生律师视频期间,余文生约3次提到,北京的警察对他非常不好,不折腾他就算不错了。
2.澎湃新闻所报道的视频中时间顺序前后颠倒,明显为编辑后发出,是为公众提供的虚假信息。

根据以上线索,我作为家属有合理理由认为:余文生律师在1月19日至1月27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分局限制自由期间,该局相关部门及人员对余文生实施了酷刑、虐待或其他暴力行为。

为此,家属特申请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公开以下信息:

对余文生从1月19日早上约6:30左右接触到余文生至1月27日0:00转入徐州交接时不间断、连续的、完整的、真实的全部视频资料,使家属了解到石景山分局的相关部门和人员是否对余文生实施了暴力与酷刑。

信息公开内容二: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移交余文生律师给徐州的具体时间。

石景山分局工作人员警号043459接的信息公开申请表,他没有给我书面回执,口头答复,十五个工作日内邮寄回复给我。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8.6.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