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启明:史杰鹏事件—不服从者不得食

Share on Google+

2017-08-04

哈耶克有句名言:“在极权社会,不是不劳动者不得食,而是不服从者不得食”。一般从事体力劳动或者技术工作的人对这句话可能不会有较深的感触,但是对于从事文化、学术、艺术、新闻、法律等方面工作的人,大多应该有强烈的共鸣。

极权社会的必然逻辑是集体主义,尤其是思想的大一统,是与最高领袖的“主义”、“思想”、“理论”等保持高度的一致,任何个人的观点、想法都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身处极权体制内的人,如果有“不和谐”的声音,那是极其危险的,是需要彻底杜绝的。要么被清理门户,从体制中踢出去,失去生活来源;严重的则被限制自由,甚至消灭生命。

微薄、微信大V“梁惠王”,也就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史杰鹏先生长期以来孜孜不倦的发表普世价值和公民社会方面的言论,在被警告过一次之后,他依然“初心不改”,于今不出意料的被他的单位开除了。我为他的这个遭遇深感愤慨,但同时也觉得他与体制的“决裂”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无论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我一向认为,只有以身作则彻底决裂,才能让更多人认清这个体制的本性,才能让更多人有勇气走出“圈养”,寻找野生的活路,最终才有可能获得自由。

其实我关注史杰鹏先生有一段时间了。他与我都是江西人,而他所研究的古文字学和训诂学也是我所感兴趣的。训诂学是很冷门的一个学问,主要是注解、阐释古文字,通过文字的音、形、义等进行互训、反训、形训等,从而准确的解释古文的本义,过去曾经与音韵学等被视作为“小学”或“朴学”。研究这门学问的人大多沉浸在故纸堆里,所谓“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但史杰鹏先生没有一味的囿于古文字学、训诂学,而是游刃有余的出入于古籍。他首先从本专业上解析一些古籍,搞清楚古籍的本义,而不是像于丹那样随心随意的歪解古籍,闹出层出不穷的笑话。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解读时刻带着现代文明理念,让人们能够彻底认清中华传统文化的痼疾之所在、弊病之所在。

于是他被那些装模作样的“国学大师”批评为“反中华”,被充满“正能量”的粉红们批评为“诋毁爱国主义和国家英雄”、“反party、侮辱mao”,且“情形恶劣”,“不配为人师表”。我以为,那些责骂史杰鹏先生的人,心中未必不认同他的观点,只不过责骂是他们的工作而已,或者是他们向这个体制所纳的投名状,当然不排除部分“深红们”是在较真。

史杰鹏先生一路走来,都从未脱离体制,所谓“名门正派”是也。而我所走过的,则完全是“野生”的道路。从中学时候起,我就本能性的恶心这个教育体制,虽然当时我并不懂“不服从者不得食”。但是凭着少年的一股蛮劲,我退学了,此后一直自学了将近八年。依稀记得,当初自学古文字学和训诂学的时候,我找不到老师,便以章太炎先生为私淑。如果我循着教育体制设置的道路走下去,如今大概也会面临着史杰鹏先生一样的处境。

“野生”的道路异常艰险,经常会有“断炊之虞”,但却非常能锻炼人的独立性,摆脱依附性。自学了八年之后,我出来寻找“食物”,便开始做商业策划咨询工作,这一做便是十年。这期间我不断炒老板的鱿鱼或者被炒鱿鱼,直到我做到策划总监位置,算是彻底摸清了“野生”的路数。当然,此后我不再全职做策划咨询了,是因为我的重心已经转移了。

章太炎先生临终的时候,留下遗言:“设有异族入主中华,世代勿食其禄”,太炎先生的民族情结值得商榷,但是他的“野生”精神却是值得欣赏的。将来我死之年,如果这个party依然统治这国,我也会叮嘱我的后代:“只要这个party继续统治中华,就不可为得食而服从之”。

来源:叶公问酒博客

史杰鹏事件:不服从者不得食

阅读次数:7,2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