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这两天贸易战又重新开启,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

今日金句:美国一直拿你当朋友,你却把人家当成敌人;现在如你所愿,美国终于拿你当敌人了,你却说人家不够朋友。

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的确是已经把中国当做敌人了。今天这篇文章几年前曾在网上流传,原作者署名申江居士?(不确定)

美国是怎么样成为我们的”敌人”的?

美国只有200来年的历史,与我们有5000多年的历史的国家不能相比。美国引起国人的注意,可能是”庚子赔款”,美国是八国联军中唯一的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而后竟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他用这个钱帮我们办教育,用这个钱资助留学生,这就是著名的”庚款留学生”。也许从那个时候起,国人开始认为美国是我们的朋友。

毛泽东称赞: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二战时期国人更是加深了”美国是我们的朋友”的印象。

美国为援助中国的抗战物质,与中国共建”驼峰航线”,500多架C-46、C-54、C-47运输机夜以继日的飞来飞去,每天运量200吨,从不中断。给中国运来战争物资,到后来的每月达到80000吨。这些物资强药品有力的支援的中国。

从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空中运输机共飞跃驼峰8万次,飞行150万小时,运送部队3万2千人,运送物资140万吨。而美国在驼峰航线上共损失运输机563架,损失率为30%。每三架飞机就有一架在飞行途中坠毁。坠毁飞机最集中的地方飞机残骸连绵一百多公里。据美国《时代》周刊1946年记载:到战争结束,在喜马拉雅山麓长520英里、宽50英里的航线上,飞机的残骸七零八落地散落遍布在陡峭的山崖下,而被人们称为”铅谷”。在晴朗的日子里,飞行员可以把这些闪闪发光的铅片作为航行的目标。战后美国官方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在3年零1个月的援华空运中,美国空军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及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

抗战期间,汽油、煤油、柴油、橡胶、汽车配件的百分之百,钢的百分之九十五,药品、棉纱、白糖、纸张的百分之九十,武器弹药的百分之八十,主要靠美方供给。平均每运进一加仑汽油要消耗两加仑汽油。飞虎队每向敌人投一颗炸弹就要有十五分的物资做保障,没有美国的援助,我们的抗战不知要困难多少。

美国在中国最困难危险的时候帮助了我们,美国在中国的土地上奉献出了几千名优秀儿女的宝贵的生命。中国几千年还有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这样帮助过我们?几十亿美圆的援助,无数的物资、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这些都是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候美国给我们的。感恩的国人深知美国是我们真正的朋友。连毛泽东那时也写文章称赞说:”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我相信,当中国人民为民主而奋斗时,美国人民会支持我们。”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哪里知道,当推翻了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还没有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的时候,美国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我们也不可能去建立已成为敌人的”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了!

这个变化虽然那些经历过抗战常怀感恩之心的老人们来说有点突然,有点难以接受,但对于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一代代新人来说,”美国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是”最凶恶的敌人”已经是我们的基本常识,在我们的印象里,美国从来就是敌人,即使后来建立了关系,但潜意识里还是敌人,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美国不是我们的朋友!

查一下历史,对美国态度的变化,与新政权的建立有关。抗战期间,作为中国的盟友,美国一度得到中共的极力称赞。1944年,美国派出军事观察组到延安,中共与美国方面出现了一个密切合作的时期。但是随着中共认为美国卷入中国内战,在调停中偏袒国民党政府,中共逐渐改变了抗战期间对美国的正面看法。1946年8月6日,毛泽东在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首次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

从此,在中共的话语中,美国从”友邦”变为”中国人民的死敌”。新政权成立后,采用”一边倒”的外交政策,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

猛烈批判美国

冷战的性质和国际环境的恶化,促使其新政权更加猛烈地批判美国。从这个时候起开始了反美教育,当时的重点,是清除知识分子的亲美、崇美情绪。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的突然爆发,改变了事情发展的进程。面对强大的外敌,统一广大民众的思想,进行广泛的政治动员,成为新政权的当务之急。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媒体对美国展开猛烈抨击,向民众宣传称美国是”阴险的””有预谋的”的”强盗”和”战争贩子”,它正在有计划地实施侵略朝鲜、侵占台湾,进而侵略整个亚洲的意图。

为了鼓舞全民士气,有效进行战争动员,新政权发动了一场全民范围的抗美援朝运动。1950年10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由毛泽东亲自审阅修改的《关于时事宣传的指示》,指出时事宣传的两个基本内容:一是美国扩大侵朝战争,直接侵略台湾,严重威胁中国安全,中国不能置之不理;二是坚决清除亲美的反动思想和恐美的错误心理,以”普遍养成对美帝国主义的仇视、鄙视、蔑视的态度”,”使亲美恐美情绪与抗日运动中的亲日恐日情绪同样不能容身”。

抗美援朝时期,新政权通过所有可能的宣传方式,以图在短时间内改变民众的美国观。

报纸和书刊是进行反美宣传的重要工具。从1951年到1954年,《人民日报》关于抗美援朝的宣传文字平均每月就达两万字左右。这时发行的相关书刊,估计在1亿册以上。新政权还利用广播、戏剧、曲艺、说书、鼓词、幻灯、壁报、文艺演出、图片展览等形式宣传抗美援朝。

与此同时,知识分子改造运动也迎来了高潮。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在1951年初便已开始。改造知识分子的美国观是思想改造的重要内容。

1952年之前,思想改造还算是和风细雨,循序渐进。之后,思想改造运动和”三反””五反”结合起来后,变成疾风骤雨之势。

几乎所有与美国有关联的知识分子都经过了一次或多次自我检讨,改变对美国的看法。梁思成、金岳霖、茅以升、周培源、葛庭燧等知名知识分子无不撰文检讨自身的亲美、崇美情绪。

1953年,《人民日报》宣布,经过抗美援朝运动的洗礼之后,中国人民坚定地统一了对美帝国主义的看法:和平的敌人、民主的敌人、文化的敌人、全世界最凶恶的敌人、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从此开始,美国成为了我们的敌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