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以来,世界都忽略、遗忘了台湾,乍看,世人甚至抛弃了这个通过自己人民勤奋建立了富裕民生、以和平手段成功步入开放民主社会的岛国。

人口不过8百万余的瑞士,每年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却能吸引世界各大国首脑蜂拥而至。而人口超过2千万的台湾,眼下几乎是笼罩在“硝烟”中,中国军机军舰频繁绕岛巡游,凸显了威胁恐吓之势,却未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发声。台湾犹如一颗小石子落入江面,溅不起几颗水珠子。

西方媒体向来很少提及台湾,提到的时候,多半是天灾人祸,地震颱风之类的。两年前的民主选举,蔡英文当选总统,西方媒体也只是简略报导结果,而没有对台湾覆杂的政局、它同中国的微妙关系和经济连体做过任何深度的分析和诠释。许多介绍全球不同地域和国家的综合性节目里,欧美和亚非拉国家的主题均霑,其中有关中国的报导频繁播出,连香港、西藏都不时会有专题报导,但是以台湾为对象的节目,少之又少。即便有,也多半带着猎奇和无关痛痒的娱乐趣味,而对于敏感的政治、历史问题,从未进入人们的视角。

有时候,电视上说到台湾,会加上一句,这是“中国声称要分裂出去的一个省”。很多欧洲人把台湾跟泰国混淆,因为英文Taiwan和Thailand听上去很接近。当有人这样迷糊时,我就说是蒋介石的台湾Tchiang Kaishek’s Taiwan,或民族中国National China而不是共产中国,他们才恍然大悟道,对啊,福尔摩沙。西方人对台湾的陌生和隔阂,近年来有增无减,因为年轻一代的人,对于蒋介石这个历史人物的名字多半闻所未闻,毕竟欧亚的时空差距太大,而世界各地发生的迫在眉睫的中东战争、伊斯兰恐怖袭击,难民压境这些问题跟他们自己有更多切身的关系,台湾不在常人的关注范围之内。

最近我们到访台湾,跟一些友人谈过这些问题,进行一些信息交流和思想碰撞,发觉许多问题有着覆杂的层面,想在此陈述釐清。古人有云“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笔者毕竟身处欧洲,作为观察者,许多看法不克周全,略有片面粗浅之嫌,望读者谅解。

被遗忘的台湾“球籍”

“球籍”的说法,是中共鼻祖毛泽东在1956年提出的:“你(中国)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球籍!”习近平在2016年,隔世阴阳报告了毛泽东:“中国已‘彻底摆脱被开除球籍的危险’”

那么台湾的“球籍”在哪儿呢?

据2018年统计,联合国共有193个会员国,却没有台湾;世界卫生大会(WHO)拦拒台湾参与;国际民航组织(ICAO)阻挠台湾参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拒绝台湾参与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台湾已深陷“球籍”的危机。

台湾其实并不那么微小,面积约3.6万平方公里,为世界第38大岛屿,人口约2,331万,曾有亚洲“四小龙”之誉,素有“宝岛”之称。台湾的国土面积在世界排名137位,台湾的人口在“世界人口列表”中排名56位,台湾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排名22位。台湾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4,577美元,列表排名介于32-33名之间,因台湾不作为国家,无排名座次,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8,643美元,排名第71位,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提供的数据。而在世界银行与联合国的统计表中,均不显示台湾数据。

早在上世纪7、80年代,铁托逝世的前后,我曾去过南斯拉夫数次,那时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滩和阳光吸引了很多观光客,但是在社会主义经济主导下,市场贫困物质缺乏,令人不敢恭维。90年代整个巴尔干半岛翻身了,原来苦命落魄的卖花姑娘现今成为富家女,优雅迷人。今年的4月和6月间,我分别去了其中的斯洛维尼亚和克罗埃西亚,这两个国家原来都隶属于前南斯拉夫,前者1991年宣布独立,脱离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很快得到了联合国的承认。后者虽然也于1991年宣告独立,并于次年得到联合国的承认,却经过5年同原南国赛尔比亚军队的浴血战争,方才脱离虎口,成为独立国,休养生息,抚平创伤。

斯洛维尼亚的国土面积是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5万,国民生产总值(GDP)排名84位。克罗埃西亚的国土面积是5.6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15万,国民生产总值(GDP)排名79位。这两个国家无论在人口规模、还是经济实力方面,都远远地落在台湾之后。但他们得到欧盟的荫庇,政治独立,经济附属,不需赡养军事国防,凭借位于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地理优势,只努力发展观光,成为富裕悠游的国家。

抛开上述的两个小国,即便是苏东分崩离析之时的90年代初期,趁乱脱离了苏联帝国的波罗的海三小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早就得到联合国的承认,也是欧盟成员,并进入世界各种货币和防御安全性国际组织。看看这些“新近”独立的国家,台湾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呢?其实,从历史和本身的经济、国防条件来说,台湾即便与长期立国、安定富裕的其他欧洲国家,诸如比利时、葡萄牙、荷兰、瑞典、奥地利、瑞士、丹麦等并列,也并不逊色。

台湾1987年结束了威权统治,未经流血和战争,和平过渡到民主体制,创造了经济奇迹,跻身于发达国家之列。然而30年过去,它在国际上的地位依然是“妾身未明”,原因在哪里?只是“大国崛起”的中国的横加干预吗?这虽是主要原因,却未必是唯一的原因。有些病灶是在自己本身。

台湾的病症在哪儿

非洲有俗语道:别忘记热水是由冷水烧成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上世纪60年代当中国在“自作虐”式、发烧发热地推动文革,红卫兵打砸抢破坏文物,对街坊邻居、校长老师、机关领导批斗抄家,知识份子被当作牛鬼蛇神,关进牛棚之际,台湾社会却按步就班蓬勃发展。进入70年代,虽然联合国的地位被共产中国取而代之,但是“处惊不变”的台湾,人民同仇敌忾,努力打拼,成就了经济起飞,台湾人民的本土意识觉醒。待蒋老先生去世,蒋经国接任之后,台湾社会更趋成熟。党外人士努力争抗,许多人身陷囹圄,依然不屈不挠,民心所向,最终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近40年的戒严终告解除,台湾正式进入一个有自由选举的民主国家行列。

台湾在1971年被挤出联合国的时刻,蒋介石囿于个人的恩怨情结,依然不放弃“反攻中国”的国策,坚持中华民国正统,没有把握时机,犯下历史性的错误。如果当时随即以台湾的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与中国并存,并非没有可能性,据说彼时日本、英国、法国都尚希望“中华民国”能留在联合国。将近半世纪过去,中国如今成为经济政治大国,任谁都不愿与之为敌,造成台湾现在在国际上的尴尬处境,身份未定,莫衷一是。再看看近30年来,台湾的发展重心与中心在哪儿?似乎是围绕着“名份”在折腾,在弯弯绕。强邻压境,蓝绿阵营却依旧各自在争地盘,不顾大局,其险境正如鹬蚌相争而不自知。

联合国没有接纳台湾,但台湾自己也没重视自己的国家主权地位,从主客观上来说,台湾至今不知道自己是谁?是什么身份?一个民族与国家处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却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这日子再好也难过,特别对于青年一代,造成他们对于个人和国家前途无所适从,丧失追求和信心。

台湾陷入了复杂的境况:现实的争执中,有说是国家,中华民国;有说是地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九二共识)。就前景的追求:有以文化、民族等立国,建立台湾国;有维持原状,维系“一中各表”状态;也有迎合中国政府干脆两岸统一。

不论亲中的蓝营还是主独的绿营都犯了逻辑思维的错误,两边都忽视了台湾本身既有的主权国地位,自毁长城,单单陷入“争名份”的漩涡里。双方主要论点不外乎下面两种:

1. 提出“公投”的思路,要建立新国家——台湾国,这种思路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它等于是一种自我否定,等于通告世界:“台湾以往不是主权国家,现在要独立,要成为主权国”。台湾退出了联合国,也就是个名份、名称的改变问题而已,它依然还是原先那个从1945年摆脱了日本殖民地身份,1949年以后就拥有独立经济、国防和外交的主权国,既没有被联合国接管,也没有被共产中国占领,一切都毫发无伤。中华民国改为台湾国,只需走宪法程序变更国号即可,不影响现有的主权国地位,争取民意是对的,大家公投选一个新的国名——台湾、台湾国、台湾共和国、中华台湾共和国、民主台湾、台湾公国、福尔摩沙,选项很多,但是已经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并不需要公投,再“独立”一次。

2. 接受“九二共识,一中各表”,这就更是玩弄文字游戏,不敢面对事实真相的模糊式太极拳法。明明是一中一台,却只取前半部的一中,台湾难不成应当沈入海底永远消逝?同文同种、血浓于水又如何?君不见爱尔兰早就脱英,苏格兰也要脱,连大不列颠都要脱欧,也没人大惊小怪。脱、离、分、割是现代人类自由意志的一种表现,是当代的潮流。欧洲经过两三百年分分合合的战乱打斗,最终到了二十世纪人们才逐渐觉醒,任何分与合的事,只要是双方和平理性地协商,都可以解决。最下策,也是犯罪的行为,就是启用战争手段来解决问题。

台湾宪法中的“与中国统一”概念,只是表述未来目标与追求,并不成为台湾主权国家的羁绊,也不影响与中国的全面合作与交往。

民报【欧洲之声】2018-07-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