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维权律师王全璋的5岁儿子泉泉做了一个奖章,想爸爸回来时挂在他身上,但他现在开始不时问母亲李文足:“我爸爸是不是已经死了?”泉泉的疑惑,何尝不是李心中的恐惧。李曾安慰儿子“爸爸去打怪兽”,但李文足何尝不是打怪兽的人?她每星期奔走各政府部门,又曾委托德国总理默克尔寻夫,但丈夫仍然音讯全无,她在“709大抓捕”3周年前夕接受《苹果》专访不禁反问:“他是否禁不住酷刑的折磨,是否身体已经出现了状况?”李一人撕破官方虚假的依法治国,特别答谢香港,她说:“听到香港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觉得十分感恩,给予我们这么大的支持。”她强调若丈夫想重操维权工作,她会继续支持。

今年42岁的律师王全璋遭监禁前一直在北京执业,奔波各地为弱势发声,曾被当局戴黑头套、用头撞墙、用矿泉水樽打头。李纵然很想丈夫留在身边,但仍默默支持丈夫用法律维权。她说:“从前不知道他的职业及工作面临这么多风险,但基于对丈夫的信任,没有反对过他。”不料,一直强调依法治国的中共巧立“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在2015年7月10日捉走王全璋,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子制奖章盼赠爸爸

夫妻两人自此隔绝,李透露这3年来的心酸与感触:“3周年了,完全没有任何他的音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生死,这状况让人十分担忧。3周年了也让我想起很多人,譬如在之前对我们有过帮助,现却在监牢里的李昱函律师、江天勇律师等。3周年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让我们心情格外沉重及难受,因为这么多人他们的处境让我们很担忧。”

今年的父亲节是第三个爸爸不在身边的父亲节,5岁的儿子泉泉和他的小伙伴们动手做了一个奖章,他说等爸爸回来时要给他一个惊喜,要把这个奖章挂在爸爸身上。3年来,泉泉问了无数次爸爸何时回来,李文足第一年曾推说“爸爸去了打怪兽”,泉泉一开始会反问“爸爸去打怪兽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呀?是不是怪兽太多了?”李文足只好回答“是呀,所以我们要去救爸爸,帮爸爸打怪兽”。

泉泉说得对,怪兽不但太多,更是太大,各省市公安局、天津看守所、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统统都是怪兽,李几乎每星期到访“怪兽”的巢穴,结果只受当局监控、软禁、暴力对待及死亡恐吓等;前后送出300多封控告信,现时尚未能立案,连律师也无法会见。

忧夫抵受不住折磨

今年4月是王全璋失踪1,000天,李发起“千里寻夫”,由北京步行至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交代王全璋下落,结果踏入天津不久,当地国安等部门立即捉人,遣返至北京。3年过去,709律师及维权人士只剩下王全璋一人未有任何消息,生死未卜,她说:“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其实就会像用刀来扎这样的比喻一点都不过。作为妻子,我会想他是否禁不住酷刑的折磨,他是否身体已经出现了什么状况,官方一直不让律师去会见,也不让他这个案子有个处理或是身体需要恢复。他是否能够抵受酷刑的折磨?”

泉泉已经到了入学年龄,本来有幼稚园收了他,但被校方迫令退学,现时已排除万难找到幼儿园上课两个月,犹幸未被当局迫令退学。李文足伤感地说:“别人的家庭都是有爸爸妈妈陪伴的,我们家里这3年来就是缺少爸爸的,这对他(泉泉)来说,心理上肯定有影响及伤害。尤其他也是被牵连的,很多譬如说我们和警察对峙的场面?他的生活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这些对他一定有影响。他也很想念爸爸,盼望爸爸早早回家,尤其在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也大了,他在思考问题。之前我总是告诉他快回来了、快回来了,但他现在不认为这样了,他现在会开始自己思考,问我‘我爸爸是不是已经死了,所以回不来了……’”

3年多的打压,李文足既要照顾儿子,又要想尽办法拯救王全璋,她透露律师家属们的支持令她坚持下来,“因为我们都有同样的目标,丈夫都被抓,我们希望丈夫早日回家,我们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在一起也有很多共同话题。大家在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一起去努力,过程中我们会彼此陪伴,这个陪伴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重要。家属在一起互相诉说,说出大家的想法,就会从沮丧中慢慢走出来,心态也会慢慢地被改变,看待问题或者对待困难心态就会不一样,这样我们才能坚持下来”。

李文足亦特别感谢香港。李指以前香港对她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以前觉得香港这两个字很远,因为毕竟没有什么了解。709这3年来,很多香港媒体特别关注我们,也有很多香港那边的团体和机构给予我们大力的支持,对709很大的关注。所以现在我再听到香港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觉得很亲切,也十分感恩,给予我们这么大的支持。”

称国际关注很重要

李文足感谢外界声援,外界声援及国际关注对她而言十分重要。美国国务院曾经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发文标注“人权英雄”,欧盟也对王全璋无法联系家人或自行选择的律师表达关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今年5月访问中国,其间和李文足会面。李文足请默克尔总理帮她向中国官方确认:王全璋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请中国政府允许聘请的律师能够见到王全璋,并且请中国政府将案件置于法律程序中。

李文足又说:“对于媒体及外界能够表达我真实感受的,就是一句很平常的话,感谢大家,虽然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在我们心中却是沉甸甸的。这3年如果没有媒体及国际上的关注,事情一定会更糟。虽然王全璋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有很多人都已经释放回家,我觉得这都有赖大家的关注及支持。至于对全璋的盼望,就是希望他能平安地早日回家。”若王全璋释放后却欲重操故业,李文足支持吗?她说:“不管他如何选择,无论选择过另外一种生活,或是继续他原本的生活,我都会继续支持他。”

(《苹果》特约记者心语)

2018.7.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