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时,就两位藏人作家贡却才培和更嘎仓央被判重刑,我接受了德国之声的电话采访,认为这与2008年3月遍及全藏地的抗议有关。并表明,有增无减的镇压,这才是西藏的现实;恐有更多的藏人将面临黑箱操作的牢狱重灾。

前不久,国际援助西藏组织(ICT)发布题为《狂怒风暴:西藏2008年春天抗议后对藏人作家和艺术家的镇压》的报告,列举了50多位包括作家、博客作者、歌手和环保人士在内的藏人精英,以各种方式披露真相、传达心声,讨论藏人的命运和西藏的未来,遭到当局的监禁、拘捕、判刑等诸多惩罚。为此,我接受了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认为当局对藏人的打压范围已由底层民众扩大到精英阶层,人数众多,惩罚严酷,并且难以得到正常的法律援助,无法进入公正的司法程序,且从了解的事实来看,藏人精英遭受打压的实例远远超出公布的情况。

这份报告首先介绍了今年4月23日被拘捕的藏人作家、青海民族出版社藏文室编辑扎加。笔名学东的他所著述的《翻天覆地》一书是他受难的缘由。因曾经过度批评藏传佛教而在藏人中颇有争议的扎加,被2008年以僧侣为主体的抗议所震撼,在书中寄予这样的评价:“我们西藏的土鼠年和平革命要反抗的是专制主义者,途径是和平非暴力,目的是获得自由和民主,因此在践行颜色革命,当属颜色革命,与专制武装部队对抗的主力是僧侣,他们的袈裟颜色是绛红色,因此应当称之为袈裟革命或西藏绛红色革命。”

作为身在体制中的知识分子,扎加这本新书的写作十分尖锐,而他本人以及更多的藏人精英的遭遇则是书中预言的写照:“直至今日统治者仍然不了解西藏、不懂西藏,……考量目前统治者无耻无道之行径,今后治藏政策和手段只会比以往更加严厉、更加苛刻、更加高压、更加暴虐!

有些藏人精英的遭遇却是被当局有意政治化,也即是说,这些藏人的所作所为并不与政治诉求相关,而是在保护传统文化、保护生态环境的过程中,因与当地官员的贪欲发生抵牾,招致报复。各地官员深谙黑暗权术,利用镇压“分裂分子”的机会,将这些致力于公益事务的藏人与政治挂钩,置于死地。如昌都藏人仁青桑珠和他的弟弟,在家乡带领村民践行环保,却被官员怀恨下狱,而他们的另一位兄弟,藏人中最著名的商人、慈善家、收藏家、环保人士嘎玛桑珠,也含冤蒙难入狱,即便聘请到北京有名律师,仍难有转危为安的可能。

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当局对藏人精英步步紧逼的打压。我们所面临的危机不只是政治和经济上的,更大的危机在于针对我们的文明而进行的摧毁。遭受灭顶之灾的不仅仅是类似拉萨老城的古老建筑,我们这块土地上的许多具备才智、力量和智识的优秀儿女,正在被有计划、有目的地消灭着。可以预见,强权者为的是给终于溃败而不得不臣服的西藏带来精神的枯竭,这远比其他毁灭更为可怕。

然而西藏的精神绝非如此就能被枯竭,正如扎加书中所言:“2008年是藏人历史上的重大转折点,是最具历史和现实意义的转折点,从此藏民族将会步上兴起之路。”当然,这需要的是,在这块遭到重创的土地上,我们必须明晰:作为一个藏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不但要知道我是藏人,且要知道,我为什么是藏人。

2010/6/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6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