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班牙足球队获得南非世界杯冠军之前,许多人并不太知道加泰罗尼亚对于西班牙意味着什么。网上有中国球迷说:“西班牙夺冠后,普约尔和哈维等,高举加泰罗尼亚区旗,看的我一脸茫然,这是什么意思?……我估计他们也是在为他们那个地区自豪吧,谁知道他们国家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要是中国队夺冠,几名西藏球员高举西藏大旗呐喊高歌,估计他们活不过第二天了。”

我不是足球迷,只看了追求自由梦想的人们呼唤Freedom的开幕式,没有看比赛也没有看到西班牙球队的风采以及夺冠之后那激动人心的一幕。但我知道我若看到加泰罗尼亚旗被普约尔等球星举着奔跑会热泪盈眶的,我理解这样的情感。2008年底,我的关于三月西藏事件的时评集《西藏:打破沉默》,被译成加泰罗尼亚文在巴塞罗那出版;数月后,被译为西班牙文出版了。我当时纳闷过,在同一个城市,这同一本书有必要翻译成两种文字出版吗?但译者告诉我,加泰罗尼亚人现在享有名副其实的自治权,不管举办什么活动,他们都可以使用自己的语言,而非西班牙语。这在三十年前是不敢想象的,当时他们的语言被禁止使用。为了保护自己的语言不被西班牙语所吞噬,虽然西班牙语是世界上第三大语言,市场比加泰罗尼亚语大,但他们不会因此只出版西班牙文的书。

加泰罗尼亚知识分子是了解西藏境遇的。所以当我的书以两种文字在巴塞罗那出版后,专门举行了有当地政界、文化界和新闻界关注、支持西藏的众多人士参加的推介会,我也接受了加泰罗尼亚广播电台的专访。从此,我把加泰罗尼亚放在了心上。这个真正实现了自治的旧日之国使得相当多的藏人备受鼓舞,译者告诉我,尊者达赖喇嘛在2007年访问巴塞罗那时,表示他所向往和寻求的西藏享有如加泰罗尼亚一样的自治。

而在西班牙足球队里,有“小狮王”之称的普约尔(Puyol),这位被誉为球队之魂的世界卓越球星,在与尊者达赖喇嘛及在西班牙创办“西藏之屋”的喇嘛旺钦的合影上,手腕上戴着念珠,据悉他对藏传佛教深怀兴趣。而当他和队友在世界杯夺冠后拥抱欢呼时,我注意到他的左臂膀里刺青了一排藏文,其大意为:能量凝聚于内心深处,有力量的人善于忍耐。也因此,当最后的冠亚军决赛时,居住在巴塞罗那的许多藏人聚在一起,为普约尔和他的队友们加油。

从网上了解到,加泰罗尼亚人一直寻找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民族认同,保持民族文化的独立性,他们需要一种标志,这就是足球。数十年前,在西班牙政府的高压政策下,加泰罗尼亚人对足球运动进行了标志化。他们前往现场看球不再是单纯地为了欣赏比赛,而是想借机发出不屈的声音;巴塞罗那也不再是支足球队,而是成为了代表整个加泰罗尼亚民族的战斗旗帜,就像南非世界杯足球赛主题曲里唱到的:“当我长大后,我会变得更强,他们会叫我自由,就好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

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多么宝贵。对于我们这样的从未享有过真正自治权利的“少数民族”,非常渴羡加泰罗尼亚所获得的高度自治;但加泰罗尼亚人并未满足现状。当西班牙球队夺冠之时,约150万人走上巴塞罗那街头,挥舞加泰罗尼亚国旗,呼喊“我们是一个国家!”,要求享有更大的地区自治权。似乎是,西班牙政府并未对这么明显的独立诉求实行镇压。然而在西藏,2008年3月的和平抗议事件却被中国政府血腥镇压,至今仍处于军警高度管控之中。

2010/7/21,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7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