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卫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的《西藏旅游》,其广告词是“一向致力于推介西部旅游和神秘西藏文化”,但我看了最近一期,感觉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身为藏人的主持人和记者兴奋地介绍拉萨有个“艳遇墙”,还采访了一些坐在“艳遇墙”下的汉地游客,他们表示要尊重周围磕长头的信徒。

“艳遇墙”之说,最先出现于几年前的网络,一些到过西藏的游客和久住拉萨的游客吹嘘他们的发明,张贴围聚在墙下的各种照片,继而被追求眼球效应的媒体传播,令进藏游客趋之若鹜。所谓“艳遇墙”在大昭寺的对面,本是信徒们供养数千酥油灯盏的灯房之墙,过去常有磕长头的信徒们依靠休息,但自从成了“艳遇墙”,经常被一群群寻觅“艳遇”的游客占据,而信徒们只好被挤得相互紧挨着,磕磕碰碰地磕着长头。

我多次见过那些挤靠在墙下的游客,或者依偎着,抽烟,喝啤酒,高声调笑,相互喂食,或者端着长短不一的相机,肆无忌惮地拍摄着正在磕头的信徒。有人胸前挂牌,上书寻求包养、征招伴侣等等;有人装扮乞丐,放个纸盒子或帽子在跟前,冲着朝圣的藏人喊“咕叽咕叽”;有人会突然扑到在地,嘻嘻哈哈地模仿信徒磕几个长头。一个经常来找“艳遇”的游客在网上说:“我们坐在墙角下,抽烟,嬉笑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的信仰,不知道他们追求的什么。来世?”

没有比“艳遇墙”的说法更恶俗的了。西藏从来就没有什么“艳遇墙”,大昭寺对面的灯房也是90年代中期才建,而周围遍布全藏各地的信徒成年累月地磕着长头。许多信徒都是从边远家乡出发,用身躯丈量着漫漫朝圣之路,经过无数日子才来到拉萨,就像穆斯林信徒来到麦加朝圣,天主教信徒来到梵蒂冈祈祷。但如今,他们的朝圣却被干扰了,那些出于猎艳、猎奇的心理将他们挤到一边的游客,使得这里变味了。有藏人网友说:“全世界也就是佛教徒的宽容能容忍这些人在圣地放肆,麦加的克尔白天房的旁边抽烟喝酒试试。”

如此恶俗却得到了媒体的鼓励。在网上搜索“艳遇墙”,会出现“拉萨艳遇墙”、“大昭寺艳遇墙”等词条。中国媒体如新华社、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商报等,以“八廓街的‘艳遇墙’”或“拉萨‘艳遇墙’:最容易发生艳遇的地方”为题竭尽渲染,如今又有西藏卫视在针对汉地游客的旅游节目隆重推出“艳遇墙”。几乎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众多媒体的鼓噪,这个已经诞生的旅游景点将被设计出充满诱惑的故事,而各种旅游小册子、旅游地图将会标注,旅行社、导游和大小旅店亦将以此为招牌,于是作为一块“旅游殖民地”,“艳遇墙”将与太阳岛、布达拉宫广场、龙王潭一样,成为拉萨的显见地标。

2011/5/9,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5月2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