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是林彪‖海青(中国)

小伙入院时
总说
我爸爸是林彪
精神病院
干了快一辈子的
老大夫
老唐
很头痛
小伙子
不伤人
不自伤
安安静静
但是治了他十年
没治好他一句话
他说
我爸爸是林彪

(选自海青15行诗歌29首)

父亲和我‖吕德安(中国)

我们并肩走着
秋雨稍歇
和前一阵雨
像隔了多年时光

我们走在雨和雨
的间歇里
肩头清晰地靠在一起
却没有一句要说的话

我们刚从屋子里出来
所以没有一句要说的话
这是长久生活在一起造成的
滴水的声音像折下一枝细枝条

像过冬的梅花
父亲的头发已经全白
但这近似于一种灵魂
会使人不禁肃然起敬

依然是熟悉的街道
熟悉的人要举手致意
父亲和我都怀着难言的恩情
安详地走着

(选自网络)

重叠之境‖姜崴荣(中国)

这天阳光炽热,我第三次坐他车
我在副驾驶的位置
嗅着他极浅蓝色衬衫散发出的清香气味
我定定看着他的脸
沧桑覆盖下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英俊面容
阳光,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
刚好复制了九年前的某天
和当天刻进我生命里的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他的气质又和那个男人如出一辙
翻折回光阴的另一面,九年前
这三者将我翻折到九年前
当爱这个字第一次颤抖着从我口腔里滑落
我的心从此就遗留了一大块漏洞来
他曾对我说,我注定错过了他的十年人生
逝去的十年该拿什么来爱
现在切换成他,眼前这个男人
离我心脏最近,他和他重叠一起
我是错过了他的二十年
和他二十年间的不同面具
我快要忍不住哭了

(选自微信来稿)

比美‖朵朵(中国)

不要说你小时候
比我漂亮
等我长大
你就老了
等我老了
你已成了灰

(选自诗锚微信公众号)

还有人‖游若昕(中国)

来到江油
西娃阿姨
来车站
接我们
她问了一句
人都到齐了吧
正要迈腿
走出去
我说
还有一个人
他们转头
疑惑地
看着我
我指着
后面
屏幕上的
李白说
是他啊

(选自诗锚微信公众号)

味道‖吕一品(中国)

夜晚
我拖着疲惫身子回到家中
刚进门就央求妈妈给我做吃的
等待途中就听到了厨房的忙碌
打蛋的声音
切菜的声音
盘子和碗快速碰撞的声音
水烧开时咕噜咕噜的声音
(以及我那不争气的胃的声音)
我早已迫不及待跑进厨房
不顾一切狼吞虎咽
果然
在这世界上
有一种味道
只有一个人做得出
只有一个人吃得出

(选自诗锚微信公众号)

原创: 鱼浪 鱼浪诗坊 7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