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上海的赞美诗 ‖ 春树(中国)

我对生活失去信心时
来到了上海

我感觉到了爱与关怀
我没有担心交流的深度
我更没担心酒足饭饱后谁买单

早晨我们在家吃外卖的咖啡馆的早餐
中午我们吃川菜
晚上去了浦东朋友家 重哥们义气的头一次见面的贵州诗人告诉我他很喜欢上海

梧桐树 悬铃木
夜晚买的小茉莉
骑自行车时起雾了
像是台北的某条街
这里是哪里

如同纽约不是美国
中国不是北京
上海就是上海
你把豆瓣和微信的地址都改成了“上海”
你还不知道一个曾经讨厌上海的北京人是否真的能搬到上海
你不知道一个女人能不能真的挣脱束缚摆脱压迫

你想试试
上海让你再一次热爱生活
犹如那个诗人说他在嘉兴买了房
仅仅是为了和另一个嘉兴的诗人聊天

我们都需要朋友

上帝何在

天国何在

我只知道
这个地方是上海

(选自读首诗再上班微信公众号)

你再他妈的胡闹试试 ‖ 李景云属(中国)

你再他妈的胡闹试试
他不听劝告。哭泣的芸娘像是一只孱弱的白羊
我不得不窜了上去
狗日的奴性十足,一耳光打过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许多

不过,明天凌晨
他骑着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电车来到店里
我还是会把芸娘挣的钱,递到他的手里
然后看他们说笑着回家

(选自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脏 ‖ 徐江(中国)

灵魂易脏
中国人写作
老忘记这个
热爱着
写着
成为文学的敌人
腐朽环境的螺丝钉

(编辑微信约稿)

时光 ‖ 庄生(中国)

满天的蜻蜓
驮着清晨的霞光
放牛的少年
揉着惺忪的睡眼

池塘
像一面镜子
草虾
在打扮自己

父亲把胶鞋底的尘土
在进院子前
在草地上
抹去

滚烫的白粥
从锅里勺起
等我上学的小伙伴
在窗外喊
吃快点
要迟到了

(选自君儿读诗)

两把短刀的下落 ║ 尚飞鹏(中国)

05年冬天 在新疆买的两把短刀
安检的时候查出来了
扣留在送我去机场的老兵手里
从此 我与它们分居异地

我时常想起这两把刀
想起这两把刀就想起了老兵
想起了老兵就想起了新疆
这也是我留在新疆的一点牵挂

我不知道这两把刀的下落 现在刀
究竟在谁的手上 刀出鞘了没有
刀见血了没有 还是乖乖的躺在鞘里睡大觉
我都不知道 这两把刀成了我的心病

老兵肯定把这事给忘了
他就不用脑子想 我在老远的新疆
买了这两把刀容易吗
我为什么 买了这两把刀

他一定没有看出来
这两把刀的奥妙 这两把刀的美丽
这两把刀闪闪发亮 锋芒毕露
沉睡在他的身边 有多么危险

实际上他误了我的大事
在兵荒马乱的岁月 害人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不可无 它俩偌躲在我的身边啊
多么安全 老虎不吃肉名声在外 一定是利多弊少

我时常想起这两把刀 这两把刀的下落
成了我的心病 我担心它俩
在寂寞难耐的深夜 偷偷溜出去
在附近的夜市露一手 亲自拿牛肉充饥

(选自新诗典)

挂青 ║ 黄文庆(中国)

青山青青,坟头青青
被长林兄的堂弟挂好的纸幡
随风飘飞

他说,挂青就是追念
就是让人知道,坟里的祖先
还有后人

(选自邮箱来稿)

放马的小伙子一定是喝醉了 ║ 清明(中国)

她把蒙古包哈那墙边的毡子
卷起来又放下。
卷起来
草原上夜晚的风
把她燥热的身子嗖了个冰凉
放下来
蒙古包里的沉闷
又把她刚静下来的心
撩动的燥热
几次响起的马蹄声,
都消失在蒙根高勒河湾
她就像一只母狐狸
骚情在多情草地
晚霜渐浓
悄悄打湿了她柔媚的梦
星星把怜爱
挂在她的眼角
待旭日吻干
那个放马的小伙子一定是喝醉了
睡在罕乌
拉山下的草甸子上了
她把一缕曦光舀进铜壶
烧一壶乳香飘溢的奶茶
那个渴了一夜的傻狍子
会循着乳味儿的诱惑
红着脸上门

(选自邮箱来稿)

原创:鱼浪 鱼浪诗坊 7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