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麦秸的波浪在喉咙里呼喊
我站在最高处
一切都熟透了!籽粒在风暴的震颤中
向着死亡的房屋歌唱!乌鸦
深渊的使者,双翅闪烁铃兰的光芒
我来,我走动
我的孤独象一颗水晶
谁在贫穷中倾听我的声音
他的手伸给我,拉着我
我的悲哀是一面镜子
在人类晦涩的面孔里闪闪发亮

让我抛弃艺术,远离宗教
站在最高的地点:凝视过去
象凝视野兽憩息的深渊
象我用一生和美搏斗
幻觉的尖矛贴着我的喉咙
土地成熟,一些阴暗的预感
乌鸦从脚下
贴着我的血管向上飞来

嗷,纯粹的麦子
七对银叉刺进你的核心
风暴把你收回
遥远的、明亮的“无”
在视力到达的石头里颤动
我来。我迷失
在虚弱的‘艺术’外面,什么东西
能有效地摧毁人类亵渎灵魂的罪恶

站在最高的地点
死亡的门在秋天的水面震荡
天空叠起,象被压着的弹簧
我的心!再看一次田野吧
攥住它,象抓住吞进你的爱的
漩涡。说,你爱
那是死亡的高度
孤独人结出果实的四肢
喊吧,喊!兄弟!向着“无”
那些在粮食上盘旋的乌鸦
把叫声送进人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