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果树大瀑布 ‖ 伊蕾(中国)

白岩石一样



砸碎大墙下款款的散步
砸碎“维也纳别墅”那架小床
砸碎死水河那个幽暗的夜晚……
砸碎那尊白腊的雕像
砸碎那座小岛,茅草的小岛
砸碎那段无人的走廊
砸碎古陵墓前躁动不安的欲念
砸碎重复了又重复的缠绵失望
砸碎沙地上那株深秋的苹果树
砸碎旷野里那幅水彩画
砸碎红窗帘下那把流泪的吉他
砸碎海滩上那迷茫中短暂彷徨
把我砸得粉碎粉碎吧
我灵魂不散
要去寻找那一片永恒的土壤
强盗一样去占领、占领
哪怕像这瀑布
千年万年被钉在


(选自诗人文摘微信公众号)

秦腔 ‖ 南人(中国)

在北京打工的咸阳女子说
她们村里秦腔唱得最好的
这几年全都死了
有的出车祸
有的上吊
因为他们唱的全是死人
唱的时间长了阴气缠身
到头来一个都没有剩下
现在村里再没人敢唱了

我说
是不是他们唱得太好了
人爱听
鬼也爱听

她使劲点头
并且不停地惋惜
唱得最好的那个女子
是全村最最漂亮的女子
常常听到她家里吵架
最后也给唱死了
她唱是真唱
她流泪是真的流泪

(选自今日看诗微信公众号)

耍雀 ‖ 易巧军(中国)

一只已死的雀儿
在狗的眼里
是好奇地
它谨慎靠近
前进两步
又退一步
终于
它的鼻子
触碰到了羽毛
它欢快起来
飞速地跑向远处
又跑回来
继续摆弄

这是一个下午
天空有些阴沉
我第一次感觉到
死亡也能
成为快乐的一部分

(选自今日看诗微信公众号)

废手机 ‖ 释然(中国)

我用它
写些无用的文字
看明星八卦
读不着边际的时事
玩游戏
聊天
也勾引人
听人在虚无的那端

爱我
喊我美女宝贝
现在我拿着它
下楼
换取把
剪子或者菜刀

(选自隐形飞飞飞公众号)

家史 ‖ 大友(中国)

推算了一下
我的土匪爷爷
死于井冈山时期
如果他不是死于火并
而是杀了仇人
最好是杀了个富人
然后投奔红军
就算他死了
也是烈士
那么我父亲就是革命后代
我呢也就有了红色基因
现在倒好
快一百年了
我的血液里还有
洗不净的匪气

(选自编辑约稿)

困惑 ‖ 君儿 (中国)

菩萨甲

菩萨乙
为什么我的灯
灭了

(诗人严小妖推荐)

今天加班 ‖ 燕刀三(中国)

今天活该我加班
我加班只为人民币服务
因为这个城市
已经没有人民了
我决定走小路上班
因为只为人民币服务
当然得走小路
如果碰到麻雀叫
我决定一枪打死它
对不起我心情不太好
如果碰到喜鹊叫
我决定两枪打死它
对不起我心情不太好
如果碰到人民叫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那是鹩哥在学人民叫
我知道这个城市
已经没有人民了
我决定三枪打死它
对不起我现在心情大好
既然心情大好
那就再补它两枪

(选自甲鼎文化微信公众号)

鱼浪诗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