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西藏”是刻在额头和心灵的印记

Share on Google+

一位藏人艺术家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他竟然悄没声息地从被严密封锁的境内藏地,冒险运出了20吨散发着家园气息的泥土。他是一位年轻的流亡藏人、29岁的丹增热珠。

我从网上的印度媒体看见他的照片时,想起去年秋天在北京举办的西藏当代艺术展“烈日西藏”就有他的作品,由他的个人肖像和布满藏文的绘画组合而成,给我的印象深刻。在展览上我与友人低语,可能不会有几个人看得出画面上的艺术家手里握着的是什么书。而我们当即从书的封面看出,那是尊者达赖喇嘛的著作,当然尊者的面容是被艺术家刻意遮住的,否则不会允准在北京参展。

时隔一年,丹增热珠以惊人的想象力和毅力创作了一个新的作品,并在流亡藏人的中心达兰萨拉,举办了以“我们的家乡、我们的人民”为题的展览。来自故乡的泥土安慰了无数流亡者的心,无论是离别家园五十多年的老者,还是翻越雪山逃出枪口的少年,还是出生在异国从未回过西藏的中年人,他们含着热泪向供奉着尊者法像、竖立着雪山狮子旗的“西藏之土”敬献哈达、跪拜顶礼,而后走在从故乡带出来的泥土上,或者双手捧着似乎可以望见故乡风貌的泥土,从而与艺术家一起完成了这一具有史诗意义的作品。

尤须铭记的是尊者达赖喇嘛的参与。举办这一展览之时,丹增热珠朝觐了尊者并敬献了故乡的泥土,而尊者当场用手指在泥土上书写了藏文的“西藏”。这是尊者阔别五十二年的土地,虽然只是装在不大的盒子里,连立足也不得,但却是充满吉祥的缘起,意味着未来他日的重返,带给六百万藏人的是与尊者重逢在西藏大地上的愿景。

自由亚洲的记者卓嘎啦在“热线节目”中采访了艺术家丹增热珠,听得我心潮难平,多次热泪盈眶。在展览中,饱受离乡之苦的流亡藏人们在故乡的泥土前倾诉衷肠。一位年轻人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他哽咽着说:“没有福报的我生在流亡之中,从未见过祖国的泥土,而今天终于见到了。”我把这句话告诉了王力雄,他则说出了另一种事实:“流亡虽然不幸,但流亡的人们还是有福报,因为可以见到达赖喇嘛,与同样是流亡者的达赖喇嘛在一起。”

这句话让我顿时看见自己的处境、境内所有藏人的处境。记得年初在成都,与几个三十岁左右的康巴长谈,他们都是公务员、教师等等,说起至今申请不到护照,实现不了见到尊者的愿望,不住叹息。后来我问,如果有一天尊者离我们而去,你们说会怎么样?我这句话不说还好,他们全都低下头,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我们已经是没有福报的人了,诸佛菩萨会体恤我们的,不应该让我们终生有憾”,“如果到那天,尊者还是回不了西藏,那我们就会起来,连我们这样的人都起来了,全藏地会燃遍藏人的怒火。”

说到底,境内外藏人因为共同蒙受的苦难,即便是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也依然不是自己土地的主人,都失去了家园。然而尊者在“西藏之土”上写下的“西藏”,是刻在我们的额头和心灵的印记;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片土地的名字,事实上叫做“西藏”。

2011/11/1,北京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并由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广播。)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11月7日

阅读次数:3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