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藏人自焚的数字为何说法不一?

Share on Google+

今年1月6日,在安多阿坝,又有两名藏人自焚。境外关于西藏问题的Phayul网站做了报道。但在叙述境内藏人连续自焚时,Phayul网站也忽略了2009年境内最早自焚的阿坝僧人扎白。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Kunleng在转播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上噶伦赤巴念诵境内自焚者的名单时,也未提及扎白。

当境内藏地连续发生了那么多次自焚事件,如果我们自己不说得清清楚楚,世界上其他人更不可能一一记得。这对我们提出了最起码的要求,当我们用数字计算和表达那些生命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漏掉和遗忘。至少一旦发现错误,必须立刻纠正,对此绝不能碍于情面或人云亦云。否则,一开始的小错,就可能变成后面难以澄清的混乱。

目前,这种混乱已经形成。在诸多国际媒体和海外网站上,关于境内藏人自焚的报道和评论,人数总是说法不一。多数从2011年说起,忽略了2009年的第一起自焚;即便是从2011年说起,也会在人数上出错。这可能跟自焚的事件多,且不断变化有关。但更是因为流亡西藏的政府、组织和媒体自己没把数字说清楚,外界才会跟着一错再错,就像是在这个话题上,所有人都不会算术了一样。而带来的结果之一是,最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对藏人自焚事件的关注时,也是从2011年说起。

为此,我不得不与这种莫名其妙的错误较真。其实事情本来可以很简单,如果一开始知道遗漏了扎白,立刻改正,后面的混乱完全可以避免。但不知为什么,似乎是领导人说错的,改正好像就成了问题,就得把错误坚持下去,以致成为导致如今混乱的根源。

在我的经历中,永远把自己说成“伟大、光荣、正确”(简称“伟光正”)的是中国共产党。很遗憾,我没有在民主社会生活过,但是以我对民主的了解,我相信民主社会应该没有“伟光正”,尤其是,民主首先该做的就是监督领导人。民选领导人随时可以被民众批评,领导人则不敢傲慢只能谦卑,媒体不是迎合领导人的,而是会用放大镜找他们的毛病……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是民主?

实话说,作为生活在专制及殖民统治下,没有尝到过民主甘露的境内藏人,我很害怕境内藏人寄予无限期望的流亡西藏的领导层中,出现我们熟悉并且厌恶的专制特征——吹捧造神、逢迎权势、打压批评等。为此,恭请境外同胞原谅,如果流亡西藏政府、组织和媒体,坚持继续省略2009年境内第一位自焚的阿坝僧人扎白,那么,我会在这个话题上持续发声,直至事实被还原。

最后,我要再讲一遍扎白的故事。自焚时年为20岁的扎白,是安多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于2009年2月27日在阿坝县城点火自焚,并高举雪山狮子旗和尊者达赖喇嘛的照片,遭军警枪击致残并被带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明。而他的率先自焚,其实影响很大。

2012/1/11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1月23日

阅读次数:16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