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从安多果洛传来了一位仁波切自焚牺牲的消息。很快得知,他是42岁的索巴仁波切,在当地深孚众望。这实在是天大的事!在图伯特的传统、习俗中,仁波切是至高无上的僧侣,而一个受人敬仰的仁波切舍身自焚,将极为强烈地震撼藏人!

我立刻将所了解到的情况在博客上发帖陈述。这几年来,总是这样,日益恶化的消息频仍传来,大多关涉图伯特的人道灾难。我尽力记录,竭力述说,努力争辩,甚至到了来不及流泪的地步。我告诉王力雄竟连仁波切都自焚,他很难过,良久才说:“不能再这么自焚下去啊!”他说必须要做点什么,不能光这么听着一个接一个噩耗传来。

在这样的时候,理性的声音很重要。无论是来自藏人自己的,还是来自汉人或者其它人的声音,理性的声音需要广为人知,关于方法的讨论迫在眉睫。王力雄用了两天的时间写了不到两千字的文章,而当时共有16位境内藏人自焚。我本打算将他的文章在Twitter上分段发推,引发讨论,可是14日这天,又传来了一位阿坝藏人自焚的消息。显然,我们的写作和讨论不及燃烧藏人的火焰更为迅捷。

王力雄认为藏人不能再自焚,倒不是像有些争论着重于自焚是否符合佛教观点,或者自焚者是否具备智慧,或者对于中国而言,是怕活着的藏人还是更怕自焚殉身的亡者。王力雄的观点应该说是针对现实,提出方法。为此我想介绍他的文章:《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

首先介绍文章的第一节,他写道:

我绝对尊重自焚的藏人。虽然每个自焚者各自想象的目标不一定现实或能达到,但无论他们有无明确意识,他们综合产生的作用,在于鼓舞了一个民族的勇气。

勇气是一种宝贵资源,尤其对实体资源处下风的一方,勇气往往成为以弱胜强的关键。自焚需要最大的勇气。十六位境内藏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勇气,随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自焚达到顶点。从鼓舞民族勇气的角度,我认为至此已达成。

现在问题变成,应当用如此宝贵的勇气资源做什么?继续自焚,把勇气用火烧掉,我以为从现在开始,已经变成浪费,烈士所鼓舞的勇气,应该用于产生实效,才是先驱者的希望,也才是他们牺牲的价值所在。

一位藏学家留言:王力雄对自焚藏人表示了真正的尊重,而非“站在某个制高点上评价”或者说侮辱自焚者。赞佩王力雄从中国内部表达这一坦白的态度,明确指出:这些自焚的藏人是藏民族的烈士,鼓舞了民族的勇气。

2012/1/15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3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