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灭火器与“种族隔离”

Share on Google+

出现在拉萨老城的一个特别的景观是,满街巡逻的军警都背上了红色灭火器。这与5月27日,两位藏人在大昭寺与八廓街派出所之间自焚有关。事实上,在2009年阿坝僧人扎白自焚之后,驻扎藏地的军警就已经配备了灭火器。随着全藏地自焚人数的上升,五人一组的巡逻军警中,甚至两人背着灭火器。

这是不是表示当局悲心大发,随时准备灭火救人?恰恰相反,这倒成了莫大讽刺。如果藏地现实真的如其煌煌所言,实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幸福”,又怎会有这么多藏人前赴后继地以身浴火呢?所以灭火器充斥拉萨的景象并不是当局乐意让人见到的。很显然,它表达了这样的含义:一边毫不手软地点火,一边摆出灭火的姿势。甚而至于,是背着灭火器在点火。

两位原籍为安多的藏人在拉萨的自焚是件大事,而当局更有理由驱逐拉萨以外的藏人了。事实上,驱逐外地藏人的做法,当局早就在进行。2008年3月因为驱逐在拉萨三大寺学经的安多与康的僧人,引发当年3月10日-14日的抗议;并蔓延至全藏地。之后,当局不但继续禁止其他藏区的僧人到拉萨学习,对俗人平民也控制严格。

而现在,正如一位藏人在推特上所说:“安多藏人不管以前居住了多少年,有拉萨暂住证的或做生意的,统统不能在拉萨居住。除非有原住地公安局、县政府的担保证(极难办)。居住地每天有公安盘查,很多人已经被赶走。”

在拉萨旅游的汉人游客也在推特上透露:“某小区黑板上写,四省藏区,必须有身份证,暂住证,县公安局证明,劳动合同,外出就业许可,担保书,(如没有,必须有政府或者办事处的担保),否则一律遣返原籍。”“大的来说,划地为牢,分而治之。小小的老城已然有了‘犹太区’的味道。”

与其说拉萨状况类似于纳粹时的“犹太人隔离区”,可能更类似于南非在二十世纪时设置的“种族隔离区”。

一位藏人在新浪微博上说:“在拉萨市里没有办理暂住证的多康藏人,全部都要离开,不能住在拉萨,而汉族以及别的民族没有暂住证却可以居住,这是什么政策?”难道这不是“种族隔离”的做法吗?

另一位藏人在新浪微博上说:“藏族人士即日起入住拉萨各酒店均需通知就近派出所,警察需当面登记询问,五星级酒店也不例外,我正在等警察。对于藏族来说,西藏真是一个最不方便的地方了!真讽刺!”

一位汉人游客也在推特上说:“今儿去大昭寺,过安检的时候,藏族需要登记,汉族直接通过,当我刚准备通过的时候,被武警拉出来,非要我登记!我说我是汉族,死活不信,非要看身份证,哭。”

从这些亲历者的叙述可见,是不是“藏”或“汉”,才是检查身份证的目的。只要是“藏”,那么在拉萨就会非常不方便,而只要是“汉”,拉萨便成了好玩的游乐园。这从“藏”与“汉”跟军警之间的关系亦可看出,藏人避之不及,满怀厌憎;而汉人觉得安全,甚至可以被武警邀请到巡逻车上去兜风,甚至与维稳军警一起吃火锅喝酒一起去歌厅跳舞。

“藏”或“汉”的分别,甚至体现在拉萨的城市地理方面。基本上,拉萨的东边和西边成了藏人聚居中心和汉人聚居中心的代名词,不但从建筑、商业、语言等方面有显著区别,尤其是军警的分布程度之疏密、人们所拥有的权利遭损害的程度,都有巨大差异。

早在1970年代,联合国安理会就南非恶劣状况通过一项决议称,种族隔离政策是“对人类良心与尊严的罪行”。然而,面对整个藏地的状况,面对藏地首府——拉萨的状况,这个世界是不是忘记了曾对实行种族隔离的国家与政府所进行的抵制呢?

而当局以种族隔离的方式排查、清洗藏人,就能杜绝藏人的自焚抗议吗?事实上,今年3月30日在阿坝州马尔康县自焚的僧人曲美巴旦,曾于去年到拉萨朝圣,却因手机中保存的有尊者达赖喇嘛的法像,被军警拘押了一个多月。

2012/6/13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6月24日

阅读次数:19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