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假疫苗事件,又一次惹得民怨沸腾。霏霏阴雨中,我想了余秋雨。

2008年四川汶川5.12地震中,许多中小学生被垮蹋的“豆腐渣”校舍夺去了生命。为此,悲愤欲绝的学生家长向有关当局“讨一个说法”;一些英勇的良心律师和良心记者冒着极大的风险站出来为这些“全中国最痛苦的父母”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国人也以各自的嗓音向这些“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语”的“哀哭者”表达同情、安慰与声援。

此时,作为“郭沫若”继承人的文化明星余秋雨拨开“庸众”,力排“妄议”,大声疾呼,含泪告诫遇难孩子的家长:要顾全大局,不要再为恶毒攻击我们党和国家的国内外敌对势力提供炮弹。

当时,闻听此言,我七窍生烟,悲愤交加,羞愧难当!当即,便写下了这样一些文字:“余秋雨,你就是无耻与虚伪的别名!余秋雨,你哪里是在顾全大局,你分明是在顾全当局!”

“当局”与“大局”,实在是需要厘清的概念。一些野心家,一些既得利益者和特殊利益集团,总是把他们一己的私利,说成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把关系到他们“当局”的私事,说成是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大局”的大事,屡试不爽、一如既往地干着“以人民的名义剥夺人民”的罪恶勾当!而一些被他们豢养的帮忙与帮闲的“文人”,也总是舞文弄墨、摇唇鼓舌,故意混淆“当局”与“大局”的界限,以便将公众的脑袋“洗残”,以便将这些“脑残”的“蘸人血馒头”的“看客”绑在野心家、既得利益者和特殊利益集团的战车上,充当他们的炮灰和殉葬品。

这,就是千百年来那些被权力豢养的“文人”的唯一使命与事业!“郭沫若”、“余秋雨”们的肩头,就扛着这样的使命与事业。

为此,他们绝对不谴责朱明王朝为巩固自己的统治而明令“片帆不得下海”的罪恶,而极力丑化为生计、为“走私贸易”而不得已“以武犯禁”的“海上民兵”;为此,他们把爱新觉罗家族统治下的中国历史上最严酷的“文字狱”、主体民族万马齐喑的时期,美化为中国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康乾盛世”(谁的盛世?);为此,他们把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饥荒”,描画为“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为此,他们把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文化大革命”,歌颂为“人民群众的盛大节日”。

如此“老调”,一弹再弹,不绝如缕。在这种不绝如缕的“老调”中,天地昏昏,家国沉沦,罪恶登宝座,真理上断头台,民族精神日益“乡愿化”、“犬儒化”、“侏儒化”、“费拉化”。

如今,余秋雨老了,那篇“臭名昭著”的“顾全大局”的“含泪忠告”也与时俱进地换上了新的“马夹”。然而,正如没有了“薄督”,“薄督”的路线仍在变本加厉地畅行一样,“余秋雨”没有死,一个个以“于丹”、“周小平”为新“行头”的“余秋雨”走马灯似地粉墨登场,继续演出将“当局”装扮成“大局”的长篇连续剧。不过,一幕幕闹剧也都在始终如一地证实这样一句话:“始于作伪,终于无耻”,如此而已,岂有它哉。

而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上帝总是在地狱中为袖手旁观者预留一个位置。茫茫人海中,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们要“与哀哭者同哀哭,与被捆绑者同捆绑”。“秉烛隧中”的我们,要以过河小卒的精神,不停歇地消蚀那造成“假疫苗”、“毒奶粉”、“地沟油”等等罪恶的体制。

也曾遭遇人生困境的美丽的奥黛丽。赫本告诉我们:“在隧道那一头,总有一盏灯。”

听雨者2018年7月24日记于戴河岸边“瓦尔登湖”淅沥沥的雨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