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广东人走上街头挺粤语,场面火爆,算是“和平”结束,作为“少数民族”的我们是看在眼里的。维吾尔在线转发多篇相关文章,藏人文化博客也有人含蓄地转发了题为《西班牙语文问题或对中国有所启发》的文章,意味深长地写到:当年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禁止加泰隆尼亚人使用自己的语言,造成难以平复的伤痕,如今世界杯足球场上出现加泰隆尼亚旗,让西班牙内部的语文争议曝光于全球,故劝谏中国引以为鉴,避免因镇压或打压方言造成国家分裂,建议中国或应“考虑将粤语、闽南话、客家话、藏语、维吾尔语等并列为中国官方语文之一,加强不同地方的人对中国的归属感。”

然而《北京晚报》的一篇文章语气强硬,称“推行普通话,应当说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这一点,不用讨论,更不必激辩……可以讨论、激辩的问题,顶多也就是粤语作为一种地方、地区方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化进程,逐渐自然消亡,还是人为加速其消亡。”“粤语”并不是“少数民族”语言,而是纯正的汉语方言之一,都会被如此咄咄逼人地对待,自命不保,更遑论藏语或其他民族语言在这个大一统国家的处境。

记得2002年,尚在体制内的我去云南参加少数民族诗歌笔会,听到一个北京官员毫不掩饰地说,多年前,万里委员长就已经讲过了,少数民族本来没有文字的就不必有文字了,少数民族当中有文字的也应该让它消失了,全都统一使用汉文。“而我,”这个官员环顾着周围的少数民族诗人,声若洪钟地说:“非常赞同他的意见。”官员的霸道令人震惊,我当时就做了记录,并且开始注意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我在拉萨采访过一位藏人老作家,他对藏语文的现状忧心忡忡,但是他说:“如果我们要强调藏语文的重要性,又会被说成是狭隘民族主义,而且官方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说法:藏文程度越高,宗教意识越浓厚,思想越反动。”具有现代化思想的藏人学者扎西次仁老先生,年轻时为报效故土,从美国学成归来却在文革中入狱,后半生从娃娃抓起,在卫藏的贫困乡村资助开办72所学校,并于2007年上书自治区人大,就藏语文所面临的危机郑重指出:“学习使用藏语文,建立藏语文教学教育体系,不仅是建设现代化人才的需要,也是藏民族的最起码的人权,是实现民族平等的根本条件。”

一位广东人撰文称中央实行文化统一的做法几十年,很多各地原来有的一些文化,也都被慢慢地磨掉了,而广东人所担心的正是这个。可是,广东人可以为粤语走上街头,而藏人呢?维吾尔人呢?蒙古人呢?广东人敢把这句话白纸黑字写出来:“我愿意说普通话,但别逼我说普通话!” 可是,身为“少数民族”的我们,眼看着拉萨小学校的门口悬挂这样的标语:“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普通话是我们的校园语言”却不敢吭声。

那么,这算不算是内外有别呢?虽然总是声称56个民族大家庭,但汉族与“少数民族”所受到的待遇还是不一样的。其实谁都渴望生活在能够自由地捍卫自己的语言如同捍卫自己家园的土地上。曾在藏地当过老师的才嘉啦在推特上讽刺说:“广州数千人集会游行挺粤语‘和平’落幕;假如在西藏,数十人游行挺藏语会立即逮捕,打入黑牢,罪名:藏独分子搞分裂。为何相同的事件会是不同的结果?因为藏区是自治地方,有特殊待遇罢了。”维吾尔在线上也有一则留言写到:在中國,如果新疆Uyghur撑维语、藏人撑藏语,恐怕又被说成“分裂活动”。

2010/7/2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8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