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4-10-11

山西成为反贪腐的重灾区,令政策、袁纯清一众高官落网,唯有任省长、曾在电力系统早有敛财丑闻的李鹏之子李小鹏洁身不染?奥秘何在?

山西官场,为十八大后遭整肃的省份之最。被拘押调查的省级大员,以倒时序排列,包括:八月,副省长任润厚、省委秘书长聂春玉、统战部部长白云、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七月,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杨森林;六月,副省长杜善学、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四月,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原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二月,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省纪委书记金道铭。

焦点人物令计划、袁纯清、李小鹏

其中,令政策落马,具有指标意义,其最后指向,应是其亲弟令计划,那个曾任胡锦涛的中办主任、中南海里一度炙手可热的大内高手,据传是与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联手策划政变的新“四人帮”之一,极可能沦为高层权斗的下一个祭品。

风声之下,二○一四年九月一日,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被解职,调往北京,转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不是明升暗降,乃是明降暗控,仅仅被留了一个面子,眺望牢门,仅一步之遥.半年之间,山西官场,几乎被连根刨、连锅端。

就在山西官场大幅震荡、高官纷纷落马之际,却呈现一个显眼而离奇的例外:山西省长李小鹏纹丝不动,稳坐钓鱼台.对比袁纯清,李小鹏先于袁两年,二○○八到山西任职,出任山西副省长,二○一三年已升任省长.

如今,山西大量腐败窝案曝光、大批高官被查,在问责制下,一把手袁纯清被撤职调离,而先于袁纯清到山西为官、并负责山西日常政务的二把手李小鹏,竟能置身事外、全无责任?独自安渡风波,匪夷所思。外界尽知,李小鹏是前总理李鹏的长子,而李鹏家族以极度腐败着称,李小鹏本人,早就是一身污秽的贪腐王子。如果要动李鹏家族,反腐反到山西,岂不正是良机?

李小鹏兄妹占有“半个电力部”

一九九七年,时任总理的李鹏,调亲信高严到北京,出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后兼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李小鹏则被李鹏指定为高严副手,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二○○二年,高严腐败大案曝光。就像当年安排李鹏次子李小勇外逃新加坡(因新国大非法集资案)一样,李鹏家族再次大显神通,安排高严外逃澳大利亚。此案导致国家经济损失四十五亿,但共同涉案的李小鹏却安然无恙。

李小鹏还于一九九九年从母亲朱琳手中接过华能国际集团公司董事长一职。二○○一年十一月,在李鹏的一手操办下,华能公司成为唯一能在美国、香港、大陆同时上市的中国公司,总股本达六十亿元。华能集团上市售股次日,即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由李鹏把持的国务院,当即宣佈中国证券交易印花税下调.挟公器谋私利,以权谋私,明目张胆,莫此为甚。

中国水电系统共有五大集团,李小鹏、李小琳兄妹竟能各据其一。二○○四年,李小琳的中国电力国际公司在香港上市,认购超额三百倍,资产高达百亿.李小琳珠光宝气,一身行头几万美金,在香港风光亮相。她向媒体吹嘘,她和哥哥李小鹏“奉献”中国电力事业,父亲给予极大支持;她坦承,李鹏给了他们兄妹“半个电力部”。

在商界捞得盆满钵满的李小鹏,弃商从政之后,岂能就此金盆洗手?驰骋山西这个能源大省,纵横以贪腐知名的山西官场,手握权力的李小鹏,怎可能摇身一变,出落为荷花一株,“出污泥而不染”?

最高机密:李鹏家族免查免监免死

中南海整肃山西官场,而唯独放生李小鹏,却就此泄露一个秘密,这或许也是中共最高机密之一:李鹏家族,早就获得免查金牌。原因简单而又直接:一九八九年,时任总理的李鹏,抵死抗击民主大潮。连敢拍板镇压的邓小平,都龟缩在深宫中、后又潜伏于南苑军用机场,随时准备外逃。唯李鹏,自始至终,战斗在保卫党中央的最前线,充当保党救党的“急先锋”,对中共而言,似“钢铁战士”,如“中流砥柱”。李鹏冒着掉脑袋的大险,恶斗两个月,终于挽救了党,挽救了政权。

六四屠城得手之后,邓小平等政治老人必对李鹏感激涕零,江泽民等继任者也必对李鹏感恩戴德,在中南海的共识之下,必然达成最高机密决议:对李鹏及其家族,在任何情况下,免查、免监、免死。可以印证的事实是,六四之后,李鹏家族纵情贪腐、疯狂敛财、公开炫富,几无顾忌。

李小鹏突然被中南海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选择的任命之日,刻意选定二○○八年六月四日,中南海以这种不同于民间和海外的另类方式,纪念六四十九周年,其潜台词,明白无误:升官李小鹏,就是报答李鹏保党救党之恩。

李小鹏十八大候补中委的秘密

这就能解释,山西官僚尽倒、唯李小鹏岿然不动的个中奥秘。刑不上王子、刑不上“太子党”,原本就是习近平这波大动作反腐的看点之一,更不用说身怀免查免监免死金牌的李小鹏.“太子党”人物薄熙来成为遭整肃的唯一例外,仅仅是因为,他管不住自己的野心,竟然要夺取新君习近平的权。

山西本地官员倒下一大片,一把手之位,走了一个庸官袁纯清,又来了一个庸官王儒林(今年两会期间,王儒林念稿发言,遭王岐山当面训斥),山西煤炭、能源,莫非从此尽归李鹏家族、任其通吃?或许,这又是一种报答。

在中南海的硬性安排下,李小鹏“节节高升”。然而,在二○一二年召开的“十八大”上,却出了一个不尴不尬的洋相:被内定为中央候补委员的李小鹏,在党代表的投票中,得票最少,故而在候补中央委员中,很难看地,排名包尾。(按,传说李小鹏根本没有当选,是硬贴上去的,和习近平十五大为候补中委最后一名151名一样,原定一百五十名。)这表明,有“六四屠夫”之称的李鹏及其家族,在民间不得人心,在党内也不得党员心。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10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