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高尔基(续6)

高尔基对布尔什维克分子执政后对言论自由的钳制甚为不满,多次发表文章与之进行论战。1918年5月14日,高尔基在《新生活报》再次表达他对布尔什维克党人侵犯言论自由的愤懑:

“苏维埃政权又关闭了几家与它敌对的报纸。

“说这种同敌人斗争的方法是不光荣的,那毫无用处。提醒人们说,在君主制时期正派的人们一致认为查封报社是卑鄙的事,那也毫无用处。因为关于光荣不光荣的概念显然在政权的管辖范围和兴趣之外,现政权毫不理智地相信,它能够在旧的基础上,即在专横和暴力之上建立新的国家制度。

“消灭令人不快的公开性刊物不会产生政权所希望的现实后果,用这种胆怯的行动阻止不住敌视委员们和敌视革命的情绪的发展。

“因此委员先生们在消灭言论自由的同时并不能以此来为自己获取好处,反倒给革命事业带来了巨大的害处。

“他们害怕什么?畏惧什么?这些现实的政治家看起来似乎有能力正确估量创造生活的力量的意义,难道他们以为言论的力量能够被他们机械地消灭吗?他们这些富有地下活动经验的人们不会不知道,被禁止的言论会获得特殊的说服力。

说到底,难道他们对自己的信心已经丧失到这种程度,以致公开地、放声讲话的敌人都使他们害怕,所以他们就企图堵住他的嘴,那怕稍稍堵住一点也好吗?

“被迫害的思想,即使是反动的思想,也会获得某种高尚的色彩,激起人们的同情。

“给言论以自由吧,尽可能多的自由,因为当敌人说出很多话的时候,他们最终是会说出蠢话的,而这是非常有益的。”

但是布尔什维克党人却不这么认为,苏维埃政府出版事务人民委员沃洛达尔斯基声称:“苏维埃政府将同报刊作斗争,直到它把报刊改造过来并迫使它们提供善意的消息时为止。”看到了吧,高尔基同志,你只有“提供善意的消息”,才会有言论自由。那么这“善意的消息”应该是什么信息呢?在布尔什维克党人看来,最基本的与论导向应该是拥护苏维埃政府,因为它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和意志。

高尔基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对此有不同的看法。1918年2月1日,他在《新生活报》发表的文章中表达他对布尔什维克政府强奸民意的愤怒谴责:

“任何一个政府,不管它怎样称呼自己,都力求不仅要`把握`人民群众的意志,而且要根据自己的原则和目的来培养这一意志。最蛊惑人心的和最机灵的政府通常都用`我们表达人民的意志`的话来掩饰自己把握人民意志和培养这一意志的企图。

“当然,这不是真诚的话,因为归根结底政府的理智力量将压倒群众的本能,如果统治机关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就将使用武力来压制与它们的目的相敌对的人民意志。

“不管是用事先在办公室里想好的决议,还是用刺刀和子弹,反正政府总是必然力图控制群众的意志,使人民相信,政府正引导他们沿着最正确的道路走向幸福。

“这一政策是任何一个政府不可避免地必须做的,因为既然它相信自己是人民的理智,它就需要用自己的立场向人民灌输这一信念:他们拥有一个最聪明、最诚实、最真诚地忠于人民利益的政府。

“人民委员们追求的正是这一目标,他们毫不犹豫地,像任何一个政府一样毫不犹豫地枪毙、杀死和逮捕与它们意见不同的人们,毫不犹豫地对敌人肆意诋毁和造谣。”

革命成功的布尔什维克党人此时的表现就像从受气的小媳妇熬成了婆婆,转身又对自己的儿媳妇施虐了。高尔基看到了这一点,他不承认布尔什维克党人缔造了什么“人类历史的新纪元”,缘由也在于此。他指出:“所以我断言:有人在拿俄国无产阶级作试验,而无产阶级将为此付出自己的鲜血、生命并长久地对社会主义理想本身感到失望。这是最糟糕的。”

(续完)

一一苏联政治笑话(5)

一个苏联人因谈论苏联领导人是大笨蛋而被法院判处20年徒刑。他申辩说:“污蔑罪最多判5年,为什么判我20年?”法官说:“污蔑罪判你5年,另外15年是严重泄露国家机密罪。”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