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高尔基(续5)

1918年1月1日,新的一年开始了。高尔基目睹正在“深入进行”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对俄国的未来忧心忡忡。这一天,他在《新生活报》上发表了这样一篇对时局充满忧虑和愤懑的文章:

“革命正在深入……

“那些正在`深化革命`的人的无所顾忌的蛊惑言论已经结出了果实,很显然,这些果实对于那些最有觉悟和最有文化的工人阶级社会利益的代表来说,是致命的。在工厂里,干粗活的工人对技术专业工人们的充满恶意的斗争正在逐渐地展开;干粗活的工人们开始说什么,钳工、车工、铸工等等都是`资产者`.

“革命仍然在深入,为那些用工人阶级活的身体做试验的人们增添着荣耀。

“而那些意识到时局的悲剧性的工人们却对革命的命运怀着巨大的忧虑。

“`我担心`,这些工人中的一位写信告诉我,`有朝一日群众将对布尔什维克主义不满,对最美好的未来永远失望,将永远失去社会主义信念……

“`我想,会这样的,因为布尔什维克主义不可能实现蒙昧群众的一切愿望,而且我也不知道,我们这些在这样的群众中的人为了使地球上对社会主义和美好生活的信念不至于破灭,应当怎么办。`

“‘文明程度稍高一点的工人在愚昧的群众中的处境变得非常糟糕,好像他成了自己人中的异己分子。`另一位工人这样对我说。

“这类抱怨愈来愈频繁,这预示着在工人阶级内部有大分裂的可能。可是另外一些工人在交谈和来信中却这样对我说:`同志,您应当高兴才对,无产阶级战胜了呀!`

“我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无产阶级没有战胜任何东西,没有战胜任何人。正像过去,当警察统治牢牢地卡住无产阶级的脖子时,它没有被战胜一样;现在,当无产阶级卡住资产阶级的脖子时,资产阶级也还没有被战胜。思想是无法用肉体上的暴力手段战胜的。胜利者通常是宽宏大量的,也许,这是由于疲劳的缘故;无产阶级却不是宽宏大量的,这从……一些不知何故被投入监狱的人的案件中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在监狱里还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挨饿,是的,数以万计,而且是工人和士兵。

“是的,无产阶级并不宽宏大量,而且也不公正,然而革命是本应在国内建立起可能的公正的。

“无产阶级并没有取得胜利,全国到处都在进行内讧性的屠杀,成千上万的人在互相残杀。……

“如果内讧性的战争仅仅归结于列宁抓住了米留科夫(临时政府外交部长)的小资产阶级的头发,而米留科夫则揪住了列宁那蓬松的假发(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曾戴假发化装),那么`请吧,老爷们,请打斗吧`!

“但是互相打斗的并不是老爷们,而是奴才们。没有迹象表明,这种殴斗会很快结束。当你眼看着国家的健康力量怎样在残杀中灭亡时,你是高兴不起来的。……

“银行被占领了?如果在银行里有可以喂饱孩子们的面包的话,那倒好了。但是银行里没有面包,而孩子们依然在日复一日地挨饿,他们虚弱的人数在增加,死亡率在上升。

内讧性的大屠杀彻底地破坏了铁路运输,即使农夫们交出了粮食,那也无法很快把它运出来。

“但是最令我一震惊,最使我害怕的,是革命本身并没有带来人的精神复活的征兆,没有使人们变得更加诚实,更加正直,没有提高人们的自我评价和对他们劳动的道德评价。

“……现在,对人的价值估量依然同过去一样低廉。旧的生活习惯并没有消失。`新的开端`依然像过去一样粗俗,只是外表上显得更少教养。在现在的派出所里,又是大喊大叫,又是跺脚,就像以前喊叫的一样。捞起贿赂来还像以前的官吏们一样,还把人们像牲口一样成群地往监狱里赶。一切旧的东西、丑恶的东西暂时都没有消失。

“这是一个很坏的征兆,这说明在俄国只实现了物质力量的转移,但是这种转移并没有加速精神力量的增长。

“而生活的意义和对生活中一切卑鄙东西的纠正就在于发展我们的一切精神力量和能力。

“`现在谈论这些还为时过早,我们首先应该把政权夺到自己的手里。`

“再没有比统治人的权力更卑劣的毒素了,我们应该牢记这一点,使得权力不至于毒害我们,把我们变成比那些我们终生反对并与之斗争的人更卑鄙的食人魔王。”

高尔基显然很看重法国大作家雨果的一句话:“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人道、人性的底线使得高尔基在十月革命后与布尔什维克渐行渐远,成了革命的批判者,成为一个“不合时宜的”思想家。因此,作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真理报》刊文说:“高尔基在用工人阶级敌人的语言讲话。”对此,高尔基反驳说:“这不是真的。我要对工人阶级的最有觉悟的代表们这样说:狂热分子们和轻浮的幻想家们在工人群众中唤起了在目前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实现的希望,把俄国无产阶级引向毁灭和死亡,而无产阶级的毁灭将在俄国引起长期的、黑暗的反动。”

针对《真理报》文章中“一切革命在其发展进程中都不可避免地包含着许多反面现象。这些反面现象不可避免地与旧的千年国家制度的瓦解连在一起”之说,高尔基不无揶揄地指出:

“我不能认为,像在冬宫、加特契纳宫及其他宫殿里盗窃国家财产的事实是‘不可避免的`.我不明白,毁坏莫斯科小剧院和在我们的著名女演员玛。尼。叶尔莫洛娃的化妆间里进行偷窃同’千年国家制度的瓦解`又有什么联系?

“我不想列举众所周知的毫无意义的洗劫和抢掠的行动,我要说的是,对于这种流氓们所干的耻辱之事的责任正落在显然无力消灭自己圈子里的流氓行为的无产阶级身上。

“总的来说,‘反面现象`很多,而正面现象又在哪儿呢?真看不见什么正面现象,如果不算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那些`法令`的话……

“不管政权在谁的手中,我都保留我的批判地对待它的权利。

“而且我特别怀疑地、特别不相信地对待俄国的执政者一一这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充任别人的主宰的可能性之后,就变成了最肆无忌惮的专制者。”

高尔基堪称有责任担当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对革命潮流的深刻理解和对俄国社会的独到剖析,对当时布尔什维克革命起到震聋发馈的作用。所谓“不合时宜”现在看来是非常合乎时宜的思想。

(未完待续)

一一苏联政治笑话4

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和拿破仑一起在莫斯科红场观看苏联阅兵仪式。亚历山大目不转睛地望着坦克说:“我要是有这样的战车,也许已经征服全亚洲了。”

凯撒眼馋的是导弹。“凭着这种矛矢,我没准早把世界置于我的统治之下了。”

拿破仑正在读真理报,他将目光从报纸上抬起来,大声说:“搞上一份跟这差不多的报纸,滑铁卢的事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高尔基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