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悉尼鱼市场越來越成上海城隍廟了,不同的是鱼市场已被中国游客占领,上海城隍廟则全是外省人。曾有网传悉尼鱼市场海鲜不鲜并狂斩游客,那天我和大美丽去到一看便知谣言而且別有用心。其实悉尼人都知道在澳洲任何一家店只要出现食品问题,只一个举报电话经查只要属实,那么这家店将面临沒完沒了的停业整顿全面盘查甚至拖累邻家店铺直至千夫所指万劫不复。

那天让悉尼鱼市场依然纯洁的澳洲龙虾新西兰甜虾还有帝王巨蟹一个个一排排一浪浪全然是新鲜欲滴千娇百媚姹紫嫣红,这世上如果真有人间极品我相信这里就是,我还相信只要你来到悉尼,只要你走进悉尼鱼市场,这一生你就沒白活。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曾有美女问我上海的城隍小吃是不是好吃,我说建议美女换一个问法,上海哪里的小吃最难吃,那么我会告诉妳,上海城隍廟的小吃最难吃。

说到这一定会有人说你这老葫芦酒又在美化他国给我伟大的祖囯抹黑古人云儿不嫌母丑妻不嫌夫陋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一类道德浑话。那么我想请问阁下,如果有母亲心理变态儿也要跟着变态吗,如果这夫内心阴暗妻也要夫唱妇随一同阴暗吗?

曾有人问我为何不支持国货,我说如果你知道同一双鞋在上海的专卖店卖1000人民币而且自称品牌不打折,但在香港却卖300港元在美国卖30美金,请告诉我这样的国货你还会支持吗?

当某奶总对着港媒公开说他们给香港的奶是不一样的,当澳洲华人超市出售的国內某牌醬油瓶面上出现“专供澳新市场”一行字样,我相信依然会有人高举儿不嫌母丑大旗忘情的高调不干不净吃了沒病:雾霾来了我深呼吸,毒牛奶我全家喝,地沟油我照单全收。管它明月有还是沒有星星眨不眨眼晴太阳害不害臊牙缝关不关情,我就是那条披星戴月含情脉脉的中华自干五我怕谁!

2018-02-17悉尼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