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

三、关于布尔什维克及其策略和意识形态

布尔什维克主义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的极左派别产生于1903年,在战前年代迅速壮大,目前是一支最有影响的政治、思想和组织力量。布尔什维克主义在俄国出现和方兴未艾的客观原因是俄国无产阶级不够成熟,失去阶级特性的分子人数众多,俄国人多不识字,没有文化。主观原因我以前已经提到过。但布尔什维克主义并不是什么全新的思潮,这种思想早就萦绕于革命者的脑际。雅各宾党人、布朗基、巴枯宁以及他们的拥护者,巴黎公社的许多参加者在策略和意识形态问题上实际上就是布尔什维克。正如血腥的革命是不发达资本主义的伴生物那样,布尔什维克主义思想过去和将来始终是无产阶级不成熟、劳动者贫穷、文化落后、觉悟低下的伴生物。……布尔什维克主义是以流氓无产阶级为取向的特殊策略、特殊意识形态,这是从圣西门及无政府工团主义者那里借来的口号,是侈谈马克思主义的高调。

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策略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阶级恐怖为补充的布朗基策略。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意识形态是“充实了”以纽文胡斯为鼻祖的无政府工团主义者思想的巴枯宁意识形态。依照巴枯宁的说法,这一意识形态以“野蛮的、饥饿的无产阶级”、“肆无忌惮的干粗活的贱民”为取向。对人民的智慧、主动精神和自我组织能力估计过高,对无产阶级独立搞好生产和实行监督能力的信念,这是巴枯宁及无政府工团主义者的毛病所在。

……

布尔什维克主义有什么新东西呢?只有一个一一不受限制的全面的阶级恐怖。但是欧洲社会民主党早就否定并谴责了阶级恐怖,更不用说不受限制的阶级恐怖。阶级恐怖作为实行布尔什维克十分倾心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法包含着巨大的危险,因为在俄国现有的条件下阶级恐怖很容易变成全面的全国恐怖。我们一一不仅我们,而且还有我们的敌人一一一贯断言说,社会主义是人道的、社会公正的社会,因此依靠暴力和恐怖是建设不了社会主义的。正如在恶的基础上创造的善包含着更大的恶的幼芽一样,建立在欺骗和暴力之上的社会将带来恶、仇恨,因而也带来自我毁灭的毒药。

………布尔什维克没有实现国内和平,反而把俄国推入极其残酷的国内战争之中。布尔什维克需要一场血腥的、惨无人道的国内战争,因为他们只有通过这条道路才能保住政权,并将其巩固。……

在列宁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工人将从资本家的雇工变成国家一封建主的雇工,而通过这样或那样途径将得到土地、必然承担起国家振兴工业全部重担的农民,将变成国家一封建主的农奴。

……

布尔什维克党的党员人数近来激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有觉悟党员人数的增加,因为绝大多数入党者甚至不了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一些人相信列宁的思想和布尔什维克的许诺,将成为他们领袖意志的盲目执行者;另一些人入党是为了及时从“革命的馅饼”上捞到一块大一点儿的,他们只会投“赞成票”,此后将变成党的官僚。他们将比沙皇官吏还要可怕,因为执政党的官员将干预一切,而所干下的一切只对“党内同志”负责。

布尔什维克的所作所为雄辩地证明,智慧的痛苦不是他们的痛苦。他们的痛苦是无知的痛苦,是对列宁及其“英明的理论发现”盲目信任的痛苦。列宁把他的“理论发现”变成法令,认为无需用最起码的论据加以论证。他们对于科学社会主义没有丝毫概念,犯下了一个又一个罪行,甚至没有料到革命的暴力就是不法行为。

例如,他们所进行的剥夺是令人发指的违反法纪和践踏文明的行为,是没有监督的掠夺(如对私有银行)。这样的剥夺必然导致全面的经济混乱,养成一大帮不干活、只会“扯着嗓子喊”的人,他们依靠步枪和革命口号来动手抢走农民手中最后一只母鸡。

列宁实现了政变,把它宣布为社会主义革命,把俄国历史引向错误的死胡同。俄国的发展将因此落后许多年,也许几十年。……我不止一次警告过布尔什维克以及迷恋于他们的空话和错误口号的人,在革命行动中不要仓猝行事,不要犯冒险主义。我过去和现在都说:俄国就其生产力发展水平、无产阶级人数以及群众的文化程度和自觉程度而言还没有作好社会主义革命的准备,因此列宁设想的社会实验必然要失败。拥护列宁的人会问我:“不错,但是难道不能在无产阶级政权的条件下消灭文盲,提高劳动者的文化和自觉程度,迅速增加工人的人数和发展生产力吗?”我回答说:不,不能!首先,不能破坏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因为这样做不会不受惩罚。其次,群众的文化和自觉程度是社会因素,完全取决于生产力的发达程度,当然也存在反馈作用。第三,列宁宣布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后,把生产力远远抛在后面,从而造成了相反的革命形势。只有现在的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社会才不会有对抗性矛盾。而类似的不适应产生了新的、前所未见的矛盾,其冲突的激烈程度不比当代资本主义的矛盾小,甚至还要大。第四,俄国历史的现阶段政权不可能属于也不会属于无产阶级。1917年十月积极支持列宁的人不超过俄国人的百分之一,因此,每一个了解布朗基策略的人都会承认十月革命是布朗基式的政变。按照恩格斯的说法,这样的政变要求其组织者实行必然的专政,而任何一种专政都与政治自由权利和公民自由权利不相容。我不想充当未卜先知者,但我仍要说,布尔什维克政权将演变如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演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的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开始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因为他们一实施民主和自由,马上就会丧失政权。列宁很清楚这一点。既然如此,布尔什维克除了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就别无道路可走。但是通过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能否迅速发展生产力和建成公正的社会呢?当然不能!这只有在民主的条件下,在自由的、自觉的和结合个人利益的劳动的基础上才能做到。但布尔什维克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查封的报纸杂志比沙皇当局在整个罗曼诺夫皇朝时代查封的还要多,还有什么民主可言呢?实行了“粮食专卖”,提出了义务劳动制和劳动军的问题,还有什么劳动自由和结合个人利益可言呢?

布尔什维克力图进行激进的变革,不负责任地加速事变的进程,急剧地向左转,但是他们沿着封闭的政治圈子走,必然要走向右面,变成反动的消极力量。人们很少从各种可能的后果来全面评价自己的行动。列宁通过其活动已经给俄国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我担心在布尔什维克执政的某一阶段这一危害将达到危机的程度。如果列宁及其追随者能长期维持其政权,那么俄国的未来将是悲惨的,等待它的将是印加帝国的命运。……而他们对社会主义的“创造性态度”则是对社会主义声誉的破坏。列宁关于社会主义革命能在单独一个像俄国那样落后的国家里取得胜利的论断,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态度,而是对它的背离。列宁得出这一结论决非偶然,因为他需要这个结论来鼓舞布尔什维克。

列宁指望西方无产阶级会响应俄国的革命,这一指望是错误的。欧洲不可能出现什么重大事件,因为西方无产阶级今天几乎如马克思时代那样远离社会主义革命。

布尔什维克的道路不管怎么样,是短还是长,不可避免地因篡改历史、犯罪、撒谎、蛊惑人心和行为不光彩而令人印象深刻。刨根问底的人现在就可以从布尔什维克短缺的执政史中找出不少引人深思的疑点。……关于布尔什维克所说的一切一一他们的策略、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对剥夺的态度、他们不受限制的恐怖一一都使我很有把握地断定:布尔什维克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布尔什维克指望的恐怖是刺刀的力量。但众所周知,坐在刺刀上是不舒服的。20世纪是伟大发现的世纪,启蒙和急剧人道化的世纪,将推翻并谴责布尔什维克主义。我设想列宁依靠全面恐怖将取得他执着追求的国内战争的胜利。在这种情况下布尔什维克的俄国将处于政治经济的孤立状态,不可避免地变成一个军营,在那里将用帝国主义来吓唬公民,给他们开各种空头支票。但迟早有一天人人都将清楚列宁思想的谬误,到那时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将像纸牌搭的小房子那样坍塌。我为俄国人的命运而痛苦,但我要像车尔尼雪夫斯基那样说:“让要来的都来吧,我们的大街上也会有节庆的日子!”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