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已被澳洲政府立法承认,对中国中医来说这是国际上重大利好,但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因为立法伴随着各种规矩及条款要求,也就是说在澳洲中医混日子的年代过去了,你不合标准你就拿不到牌照,而且在澳洲你别想靠关系走旁门求索道,沒有可能。

在澳洲哪天你吃了豹子胆去贿赂官员,那么你惨了,阁下准备坐牢吧。

而且即便你领到牌可以挂牌营业,你还沒有处方权,你的处方仅限当地的中药铺,而且即便这样依然备受各路质疑,因为你的存在无法证明。

不是说华人议员可以为华人发声吗,如果你这么认为我只能说阁下是典型的狭隘型国产思维。议员的职责是服务于全体民众而非某个群体的代言人,这是常识;以为出了个华人议员就得为华人发声,这是反常识;民众选出澳洲总理,无论他何方神圣无论他出自什么人种,他必须也只能代表并维护全体澳人的利益。

中国人创造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千古名绝,但在中国更多时候水只能载舟如果要覆舟必须血流成河。通观中外古今真正做到水除了载舟还能甚至更能覆舟的恰是澳洲这类民主国家——这是一个讽刺,的确,很讽刺。

当一位悉尼女士告诉我,当年她两岁的女儿躺在悉尼的病床上,而她还在国内因签证问题不能入澳正心急如焚泪流满面的祈告上帝时,女儿的主治医生一张便条「孩子需要母亲」到她手里,她一下飞机手持便条得到的是澳洲所有关卡的一路放行,而且所到之处所见官员频频招手向她挥手致意。

那天那位悉尼女士和我说及此事竟让本人差点老泪纵横,直到落笔依然感怀满溢。哪位有泪欲奔请与我热泪同行,多少年了这世上能让人至怀肺腑的政事已经不多。她说酒大哥你说的真对,女人是要嫁个好政府。

但此刻我内心祈祷,希望一百年后,世問所有政府都能这样,如果那时还有政府的话——虽然本人还不是上帝的宠儿。

2018-02-23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