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继续的咫尺扫描:臆想万叶子

Share on Google+

我的这支秃笔就像一个不安份的小弟弟时不时的顶顶,轻轻触碰并微微摇晃甚至彻底刷新那颗尘封已久却不甘枯竭的女人心。
~老酒题记

那天我万一舔了万叶子就知道,这么舔下去可拍A片,而且必成网红。

有人问我和万叶子深浅几许,我说所有的暧昧都在纸上,所有的不轨都在梦里,所有的悲欢离合都在未来的路上,如果未来有路。

臆想中的万叶子舒舒展展的平躺在春风沉静的几案上,美人的每个幽幽的玄机都在轻声吟唱丹青默念都在微吐时光的隐情都在迎候不期而遇的咫尺飞流和万水千山背后的那一抹夕阳残照。

万叶子那首周璇版「葬花」像是唱给所有人听的又像唱给某一个人的更像唱给自己的。印象中的万叶子这首葬花从没唱完也无力唱完,美人的梦还没开始就已结束,或者梦早已结束,心才开始。

每一次唱罢葬花,万叶子都是内心滴泪颜色成灰,韶华欲坠,唇已生烟。

明代昆曲名旦商小娥饰演丽娘因入戏太深无以回眸,终于有一天悲情至极声息至圣的唱死在四百年前的戏台上,那一抺咤紫嫣红之人间美焕曾托起无数英雄梦诗化红颜美色劫推动万千凡尘瘦。

哪天万叶子唱绝葬花,哪天红颜虚指,哪天美人成仙,我将焚香叩拜天堂护驾,或注入活水煮沸黎明,面壁红颜百步穿杨,千里追魂,异地生辉……

这一壶老酒自作多情的可以,有酒版「临江仙」为证:

滾滾红尘东逝水,
浪花淘尽芳容。
悲欢离合转时空。
时光依旧在,
几度红颜红。

冉发诗家炊烟外,
贯看岁月情钟。
一壶老酒醉相逢。
古今风流事,
湮没云雨中。

2018-05-02
从虹桥至济南西G114次高铁上

阅读次数:1,2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