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电视、报纸的人,一定知道大陆官方的公开口径—“依法治国”、“按法办事”等等,说得动听,经常会激起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产生幻想,也会让一些外国人盲目乐观,哄骗的作用的确不小。

看看上海警方如何对待政见不同的公民,就知道官方的说法和宣传,多是空谈,多是撒谎。

赵紫阳逝世后,上海警方没有出示或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就软禁(或曰监视居住)李国涛、戴学武、杨勤恒、沈继忠等多名良心公民。警察将警车横在他们的楼门口,不让他们出门,连买菜也不可以,切断他们的电话电脑,其中李国涛遭到的软禁最久,直到二月六日才解除软禁。

之后国涛立刻电话多方和朋友们联系,也上网给海内外朋友们拜年。但是几个小时之后,立刻遭到警方的无理干涉,又将他软禁在家中,依然是警车横在楼门口,宣布不准他接触朋友,不允许他给朋友们拜年,不让他上网,凡此种种,无不以非法侵犯人权、公民权为目的。这样的软禁,又是延续几天,直到今天(二月十日,农历大年初二)早上八点左右,我接到国涛的电话,才了解到上海警方的蛮横和违法。

责问上海警方:李国涛先生并没有犯法,你们凭借那条法律将他强行堵在家里?你们有什么权利禁止他出门给亲友拜年?假定他违法犯法了,你们为什么不办理法律手续?你们无法构造所谓的犯罪证据时候,你们为了限制一个良心公民的自由权利,就连中共国的一些程序法的基本规定,也要彻底抛弃,仅仅依靠蛮横的强权,就如此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这样不是有意给你们的老大脸上抹黑吗?

国涛在电话里非常气愤,他说:“上海警方太流氓了,一点法律依据也没有,就如此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哪里能够体现依法办事和依法治国呢?新春佳节,我们连走亲访友的权利,也不能享受。那些基层警察,也很劳苦,成了专政机关的工具,为了看管我,大冷天站在车子外面,吃盒饭,而这个时候,他们的上司在被窝里,在宴席桌上,遥控他们实施知法违法,侵犯公民。上海警方太欺侮人了。”电话里国涛为我担忧,体现了他为人忠厚,并约好,如果几个小时内,我还没有接到国涛的电话,那就是软禁他的警察又来正常“上班”,软禁又开始了。

这些基层警察也同样受到他们上司侵权,不能好好过年的同时,戴学武先生的电话来了。他说:“上海的警方一贯蛮横、无理、知法违法。以前采用栽赃陷害的办法,经常以‘打劫’、‘嫖娼’、‘寻衅滋事’等不名誉的名义,劳教良心公民。现在干脆连名义也不要了,什么理由也不说,就将你的家当作牢房,不让你出门,不让你享有通话权,而且当你索要法律手续的时候,他们就赖帐,或者回答以强盗逻辑:就要这样,你能怎么样?”学武又说:“我们真的感到自己太窝囊了,任警方随意摆布,随意侵权。虽然我们不赞成哈马斯行为,但是那种舍命献身的精神,的确是不容忽视的,引人发思。”

电话里我对学武说:“可以从两个层面看警方的侵权:一个是目前我们自己的确缺少哈马斯那样的舍命精神,而且我们必须继续忍耐、继续和平理性;一个是虽然警方经常违法侵权,但是和以前杀人如麻的中共自身相比,还是有点进步。我们必须正视普遍堕落、麻木、愚昧的中国特色,因此而不能急躁,忍辱负重是历史使命所赋予我们的必然重担,我们仍然需要继续理性,循序渐进。”

放下电话后,我想起了一个奇人的话语,以前与他火车上相遇,说完话,他就消失了,象精灵一样。他说:“一个鼠标一炸弹,专制走向全完蛋。”他的原话是:“你们太书生气了,依靠你们的和平理性,你们能够推动自由民主?比如你在森林里遇到虎狼,你呼喊仁义道德?虎狼会和你沟通交流、和平协商、平等谈判?你们是梦想啊!中国官府,从来只讲实力,不讲道理,那些当道者看上去文乎乎的,本质上都是粗人啊,就是说本质上他们崇拜暴力,相信暴力,也依靠暴力。以我这个农民的眼光,真正的道路应该是:一个鼠标一炸弹,专制走向全完蛋。”

目前我们真的不希望人民被迫使到普遍使用炸弹的地步,但是这样势头,在全国各地,已经经常发生了,几天前我故乡东部四十公里处的淮阴,就发生了一起爆炸,一个失业的工人,炸掉了厂子,造成几百人死伤。

我们强烈抗议上海警方的违法行为!要求停止知法违法的行为,停止对李国涛先生等人的无理侵权!我们也同样呼吁我们的同道,在高压面前继续保持理性和节制,先把依靠鼠标当作正路。改变中国这样深受马列主义毒化的国度和专制主义已经弥漫人心的社会,需要抛弃急躁,需要持久地忍辱负重。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2005年2月10日(初二)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