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今秋召开的中共十六大之所以引人瞩目,因为它关系到最高权力的交接。

不过,从以往的经验看,党代会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会前的幕后斗争。从四九年到今天,中共召开过八次全党代表大会(从八大到十五大),在这段期间至少发生过八次重大的党内权力斗争(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可有一次内斗是在党代会上发生和解决的吗?一次也没有。

由于共产党的高度集权与高度封闭,局外人,包括党内绝大多数干部和普通党员,几乎不可能观察到高层内斗的进展过程。情况往往是这样的:当他们在斗的时候我们不知道,等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斗完了。

然而,十六大前的这场内斗却与众不同,因为我们可以发现大量的蛛丝马迹。事实上,原先的权力布局本身就埋下了内斗的根苗。在这里,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江泽民怎么办?摆在江泽民面前的选择无非三种:退,不退,半退。江泽民到底会选择哪一种?直到今天他都没有作出明确表态(其实,不表态也就是一种表态)。说来也是,对江泽民而言,这三种选择都不会轻松。

先说退。这里所说的退,当然是全退,不但让出国家主席,而且还让出总书记,让出军委主席。照说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江泽民本人愿意吗?专制权力比鸦片还厉害,吸食鸦片上了瘾,要戒掉谈何容易。更重要的是江泽民还有顾虑,有担忧,他怕接班人对他清算。胡锦涛的权力既然是邓小平给的,不是江泽民给的,胡锦涛凭什么要对你江泽民感恩戴德?人一走,茶就凉。江泽民在位期间干下过很多坏事蠢事,有些事即便站在维护共产党统治的角度上也是恶劣的或愚蠢的,胡锦涛何苦要替江泽民背黑锅,使自己永远处于江泽民的阴影之下?想到这种可能性,江泽民怎么敢放手交出全部权力?

可是,对江泽民来说,退很难,不退也很难。不退,就意味着向邓小平的权威公开挑战,向既定的接班格局公开挑战。江泽民若不肯退,明显是对胡锦涛不放心,明显是不愿意把大权交到胡锦涛手里,因此接下来江泽民势必还要进一步打压胡锦涛,废掉胡锦涛。胡锦涛不会看不到这一点。那么,胡锦涛甘心束手就擒,坐以待毙吗?如果江泽民坚持不退,坚持留任总书记留任军委主席,公然破坏先前连他也认可的党内共识,会不会引发众怒,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第三种选择是半退。如果江泽民让出国家主席和总书记,但保留军委主席,情况又会如何呢?这第三种选择也许更糟糕。首先,这会在中共内部引起很大的混乱,这就造成了两个核心,下面的人到底听谁的呢?专制政权讲究的是天无二日,只能有一个核心,不能有两个核心;有两个核心必然要互相争斗,一个吃掉另一个。有人说江泽民选择半退是为了接班顺利,大局稳定,老同志传帮带,把新同志扶上马送一程。这话没人会信。胡锦涛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在接班人位置上见习了差不多有十年,哪里还需要再传帮带?半退就是不想退,是垂帘听政,是对胡锦涛不放心,因此接下来还是要把胡锦涛这个核心废掉,换上江泽民自己属意的人选。这样看来,江泽民若是选择半退,只会导致上层权力斗争的白热化。

双核心之争是权力之争,不是路线之争。所以,你很难指望会象当年邓小平与华国锋的那场斗争,有谁会公开提出一种类似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正面主张以争取人心。另外在这次内斗中,除了很少一批人外,绝大多数党员和干部也没有比较明确的派别认同,不关心斗争结果——何况他们也没有参与的正当方式。这就决定了这场内斗更不透明,更扑朔迷离,而且,其结果更不确定。

2002年3月17日

大纪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