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八年出生的我,
天生就是一只流浪狗。
我走失了吊诡盛世,
我的流浪漂泊带着精神的锥痛。
世间的流浪狗忙于低头觅食,
我无助悲凉地仰望星空。

杏林和竹林不是我的归宿,
尽管那里古木参天,泉流淙淙。
脉管里的血冷了又热,继而沸腾,
黄河长江在里面澎湃汹涌。
高耸入云的昆仑山银光闪烁,
巍巍泰山挺拔苍劲的不老青松。

俗世的喧嚣红尘滚滚,
我空寂的落拓无羁地放纵。
行走在人迹罕至的荒原,
拥抱昭示一个时代的彩虹。
让等身诗作直插九霄云天,
旷世的不竭吠声响彻浩渺苍穹!

2018年6月24日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