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上空密布阴云,
涅瓦河的流水永不平静。
盘旋在广*场上空的鸽子自由翱翔,
在寒冷的秋风中不停地悲鸣。

参天的大树婆娑摇曳,
深邃的年轮是历史的见证。
白桦树的泪眼似睁似闭,
叙述着一段感天动地的悲情。

一百九十一年前的十二月,
呼啸的北风吹碎了冰凌。
三千青年军官列队于广场,
发出震耳欲聋的变革的强音。

这群青年军官有着辉煌的荣耀,
他们随库图佐夫打败了拿破仑。
作为胜利者他们进入了巴黎,
眼前伫立着不知是谁的凯旋门?

他们没有忙于逮捕、刑讯和杀戮,
却醉心于巴黎上流社会的万种风情。
他们情不自禁地拜倒在卢梭的脚下,
伏尔泰和孟德斯鸠俘虏了他们的心灵。

“不自*由,毋宁死”,
天赋人*权大吕洪钟人生而平等。
苦难深重的祖国为何如此蒙昧?
普罗大众还在奴隶制的重厄下呻吟。

变革,变革,彻底变革,
变革是青年贵族崇高的使命!
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退缩,
为了苦难的民族重获新生。

冬日的圣彼得堡早早降下夜幕,
肆虐的暴风雪熄灭不了赤子之心。
“权力腐蚀人”的格言再一次被证实,
沙皇最终在黑夜里祭起了罪恶的血腥。

理屈词穷的专*制者总是黔驴技穷,
血腥的弹压就是他们口中的“维稳”。
殊不知逆潮流而动者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先驱者热血浇灌出了冻土中的百花争春!

绞索、鞭笞和流放能奈我何?
无怨无悔地给后世留下追怀的悲情。
涅瓦河浩荡的寒水直入波罗的海,
冲出山重水复的芬兰湾拥抱崭新的文明!

诗魂有道

2018/07/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