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朱成:西蜀守灵人

Share on Google+

朱成,男,国家一级美术师,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成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客座教授,西南交大传媒艺术学院兼职教授。
朱成1946年出生于四川成都。1979年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专修班结业。中国雕塑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委员,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朱成石刻(私立)艺术博物馆馆长。
2017.12中国当代艺术家朱成的作品《都市村落——万户千门》及他的东方艺术家形象出现在纽约纳斯达克大屏幕上。

府河流到雍家渡放慢了脚步,
曾经的万马奔腾收捡起了野性。
流水啊,慢一些,再慢一些,
悠悠缓缓地流过青青的竹林。

一个男子在这里伫立了近三十年,
不为垂钓,不为牧鸭,只是纯粹地守灵。
无穷次的月落日升,花开花谢,
一道粗僻的窄门宠辱不惊。

从三星堆的面具到金沙的太阳神鸟,
溯流而下的羌人励志治水三过不入家门。
从司马相如卓文君到明清的风烟,
历史的黑洞犹如一口口幽秘的深井。

再深不可测的黑洞都有历史印迹,
万籁俱寂的夜晚总会溢出历史的足音。
再玄妙干枯的深井都曾有过喧嚣,
喧嚣后的寂然愈益撩拨人心。

一尊尊栩栩如生的石像欲言又止,
谁能解读他们想诉说的曾经的曾经?
一方方被风化的石碑字迹莫辨,
被它们所镌刻的时代也曾电闪雷鸣。

所有的亡灵都逸动着生命密码,
善待他们就是存续生生不息的生命。
有多少历史遗迹等待后世地破解,
静默的无言谁说没有石破天惊?

藏于收,老于守,
至死不渝地呵护历史的方寸。
历史的维度周而复始地山重水复,
同位素的锐眼寸长尺短柳暗花明?

儒释道的脉传遗留了多少智慧,
在滚滚林涛地呼啸中迷离混沌。
西蜀守灵者似已找到历史的支点,
期待一次壮怀地撬动厘清朗朗乾坤!

2018.07.13 诗魂有道

阅读次数:4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