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认为,资产阶级是倾向自由民主,倾向法治的。可是,许多朋友告诉我,当今中国出现的这批资产阶级却与众不同。他们说,中国的资产阶级支援共产党,支援当今的专制统治。

我当然不相信中国新兴的资产阶级都支援中共专制,不过我也发现在中国确有一批红色资本家,他们宁可支援专制也不支援民主。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康晓光在“未来3——5年中国大陆政治稳定性分析”(载《战略与管理》2002年第三期)谈到这一问题。康晓光断言:在中国,“经济精英支援共产党”。康晓光解释道,因为“经济精英最喜爱的东西是‘钱’,而不是‘民主’。如果集权制度能够比民主制度带来更多的利润,那么他们将毫不犹豫地选择集权”。

可是,为什么集权制度能够比民主制度带来“更多的”利润呢?这看上去绝无可能。就连最为中共经济改革唱赞歌的人也承认,中国大陆的市场机制还很不健全,有很多弊端。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发育不良的市场倒比民主制下相对健全的市场能带来更多的利润呢?

说怪也不怪。康晓光给我们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他说:“通过不断地推进市场化改革,实施鼓励经济发展的政策,禁止独立工会,资讯封锁,降低环境标准,为经济精英创造了最有利的赚钱环境。此外,通过钱权勾结和裙带关系,政治腐败还为他们创造了可观的非法获利渠道,如侵吞国有资产、偷税漏税、走私、骗汇、生产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等。”

原来如此!

上述各项,除了“推进市场化改革”和“实施鼓励经济发展的政策”两项外,其余几项,在民主制下确实要比在集权制下难办得多了。

早先在西方,有产者公开向政府提出要求:“没有代表权就不纳税。”既然你们政府靠我们纳税人养活,我们就该在政府里有发言权。现在中共偷偷地向中国的有产者作交易:“不纳税就没有代表权。”我们政府不找你们纳税,你们也就不要向我们要代表权。

当然,决不会是所有的经济精英都愿意发这种黑心财。可是,一旦腐败发展到某种程度,就会形成一股巨大的裹挟力量,谁要想洁身自好正派经营反倒难以在商场立足了。官场也是如此。你若想当清官,别人便把你视为异类,处处跟你扯皮,让你什么事都干不成。不过,即便腐败发展到相当普遍的地步,这中间依然存在着主动腐败和被动腐败的区别。这是我们需要分清的。

必须看到,政府给经济精英提供各种非法获利渠道,也有拉人下水,再反过来加以控制的阴险意图。什么时候看你不顺眼了,或者是疑心你长反骨了,或者是需要替罪羊了,随便查你个偷税漏税就够你受的了。

我不相信经济精英都愿意发黑心财因而支援专制反对民主。不过,就象康晓光提示的那样,我们倒很可以相信,那些真心支援中共专制的所谓经济精英一定都是地地道道的奸商。

2002年9月5日

大纪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