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道德真空是怎样造成的?——再评“与时俱进”

Share on Google+

在“‘与时俱进’,还是‘与党中央俱进’”一文里,我对江泽民提出的“与时俱进”口号进行了分析和批评。以下,我再从另一个角度谈谈这个问题。

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作者)早就发现极权主义正统教义的多变性格。他指出这种多变性不是更好而是更糟。奥威尔说:“在极权主义和过去所有正统学说之间,不论是欧洲的或东方的,都有好几个至为重要的不同点。最重要的不同是,过去的正统学说并不变化,或者至少并不很快变化。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决定你该信仰什么,但是至少它允许你从生到死保持同一信仰。它并没有叫你星期一信仰这个,星期二信仰那个。今天不论什么样的正统基督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或者伊斯兰教徒,或多或少都是这样。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他的思想是有限定范围的,但是他的一生都是在同一思想框架内度过的。他的感情不受干扰 。”

然而极权主义却不同。奥威尔指出:“在极权主义方面,情况恰恰相反。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是,它虽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不容置疑的教条,但是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条,因为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绝对服从,但它不能避免变化,因为这是权力政治的需要。”

奥威尔说得好,对当时的正统教义口头上表示奉承是容易做到的,但要在感情上跟着转弯子,说转就转,那从心理学上来说就是不可能的。由于极权统治者翻云复雨,并强迫其信徒“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是一切凭真心真情信仰的人万万难以做到的。极权主义只会使得它的信徒见风使舵,人云亦云,丧失操守,丧失原则。

结果是很清楚的。中世纪的“天不变道亦不变”的政教合一毕竟还可能给后人留下某种信仰、理念或道德的传统——西方的基督教和中国的儒家思想就是这样传下来的;而共产党的“与时俱进”的一党专制却只能造就出信仰、理念或道德的真空。

我当然不是反对变化,问题是必须要有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象中共这样,一方面其正统教义不断地“与时俱进”,另一方面却又始终禁止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这就造成最恶劣的后果。那些为中共“与时俱进”唱赞歌的人能否定我的这个论断吗?

2002年11月21日

大纪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2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