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格列佛游记》里的党争

Share on Google+

  《格列佛游记》又名《在世界几个边远国家的旅行》,表面看来似乎是一部少儿读物。作者构思奇特,作品色彩斑斓。孩子们喜欢,成年人也喜欢。主人公格列佛向读者讲述了在四次航海中的经历,而每次都要碰到极其独特的情况。全书分四卷。第一卷,他到了小人国;第二卷,他遭遇大人国;第三卷,他在飞岛国游历;第四卷,他到了慧骃国。情节自然是虚构的,但在虚构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到英国现实社会的明显印迹。

  让我颇感兴趣并产生联想的,是作者斯威夫特所描述的小人国里政党纷争,以及该国与另一国家之间的战争。这位卓越的讽刺作家展现了他的无与伦比的想像力和冷嘲热讽的功力。例如,书中说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起因,是吃煮熟的鸡蛋究竟应该从哪一头打破。在一个叫做利立普特的小人国里,两党激烈的争议居然来自对于鞋跟高度的选择。站在格列佛的手掌上,内务大臣描述了他的国家政党斗争的新动态:七十多个月来,国内两个政党一直相互争斗。一个党叫特雷姆克森,另一个党叫斯莱姆克森。区别就在于,一个党的鞋跟高,一个党的鞋跟低。事实上,据说高跟党更合古法,而国王却决意一切政府管理部门只起用低跟党人。你不可能不觉察,国王的鞋跟就特别来得低,至少比朝廷中的其他官员低一都尔[约合十四分之一英寸]。这两个政党的积怨非常深,他们从来不在一起吃喝谈话。我们估算,特雷姆克森即高跟党在人数上胜过我们,可政权在我们一边。我们担心的是,国王陛下的继承人王子殿下有点儿倾向高跟党,至少我们发现他的鞋跟一个高一个低,所以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白马译,中国戏剧出版社,2005年,页28]以鞋跟高低区分两党,实在是奇妙之想。它让孩子们看得兴致勃勃,而大人们则明白所谓的高跟鞋是暗指辉格党,低跟鞋代表的是托利党。不过,我以为这种情节的设置也许还能反映折出斯威夫特的政党观念,或者是他对于英国当时政党纷争的挖苦。从另一个角度看,假如不同政党之间的冲突来自如此琐碎的习俗,也许会将国民的注意力吸引到既有冲突却又不至于导致分裂的那些事项上,而降低那些本来让人不共戴天的事项的重要性,最终将不同阶级和族群整合为一个共同体。

  在现代典型的两党政治国家里,政党打破了族群之间的界限,二者所争者,不外乎是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程度、税收以及社会福利政策、堕胎与安乐死以及是否容许同性婚姻之类。两党之间唇枪舌剑、面红耳赤,读者看得如醉如痴,大呼过瘾。不过,我仔细想来,这种以社会政策为划分界限的政党政治成功地淡化了血缘、阶级、宗教信仰等因素在政治生活中的意义,增强了人们对于超越族群之上的国家的认同,也许可以说正是政治文明进入一个更高层次的标志。

  因此,现代党争的基础要在两个方面有所突破,一是走出那种部落血缘政治的初民社会轨道,用日常化甚至看似琐碎的事项去划分政党;另一个,与前者相关联,任何政党都要承认它不是神圣的,不是所有真理的垄断者,否则,其他政党就没有存在的任何空间,政治就不好玩也没法玩了。

  斯威夫特是个神学博士,后做过教士、牧师和副主教。想不到他留给我们的是伟大的文学创作,是一种把幻想与现实勾连在一起、把叙事和讽刺结合在一起的能力与智慧。

来源:爱思想

阅读次数:16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